打印页面

首页 > 红色记忆年代记忆 那些年那些事冰场上的记忆

那些年那些事冰场上的记忆

在化肥厂生涯中,还有这么一段难以忘却的记忆。

记不清哪年,我们男生楼后出现了溜冰场。冬天到了,顺应天时地利,在浩良河这地方弄个冰场并不难。一开始并不显眼,冰面也不平,只是有人在那玩儿。到后来发现冰场越来越正规,并且晚上有专人泼水养护,渐渐的人越来越多都是来过瘾的。这下发现了新大陆,屋里几个人跃跃欲试,都想痛快玩儿上一气。正愁没有冰鞋呢,也不知是小关还是谁及时弄来了两双冰鞋,据说是从厂里哪部门借的,不是团委就是宣传科。真是如愿以偿,撒开了玩儿去吧。打这儿起这冰鞋就没闲着过。  

因为我们住一楼,推开窗户就是冰场,多方便呀,如果从这儿出去连楼道都省的走了。可是人家老常守着窗户住,而且不爱好滑冰运动,对于我们这点儿心眼儿早已心知肚明,就是不吭声,总也不离开方寸之地,毫无办法,只得拿了冰鞋到现场换去。因为以前不会滑,在冰面上如幼儿学步,蹒跚而行。大马趴、仰巴脚子没少来,只可惜一双皮手套上面尽是小口子。有时看到白天人多,干脆晚上再出来,到晚上人还多,那就再等等,顶多是抬头看看窗外的事。后来发现与我们同样想法的人多了,居然半夜也有人在那儿摔。每当看到有女生在那儿滑,那一定都在看,一旦摔趴下,那当然也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笑就怎么笑,当然只是隔着窗户品头论足。真让你也上冰场上去凑热闹,那还真不一定敢去。这就是当年男女生之间的心理距离意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哪比得了现在美女、帅哥张囗就来,一点儿都不矜持。  

说到男生楼外滑冰场,那一定会认识姚洪泽,他那独特的冰上技能,力压全场。通常只要他一上场,别人就都站旁边看去了。他那双跑刀都快成外一字了,也不知叫什么式,侧滑在冰场上迅疾驰骋,目空一切,出尽风头。围观的人很多,不时有掌声、口哨声、呐喊助威。那段日子经常是汇集在冰场上,看着冰上高手们展示风采。还有热电的马国孝也经常出现在冰场上,他只是表演循规蹈矩的压步,技术娴熟,但是在冰上的身姿绝对夺人眼球,让我们大家羡慕不已。遇到这番表演时,大多数人都不滑了,只是欣赏,等别的时间自己再单练。  

回忆起这些来,不能不说当年化肥厂的娱乐活动搞得好。丰富的业余活动还引出各类人才展示的机会,其乐融融,丰富多彩。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6/0412/92052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