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论坛推荐 周兵:当前网络舆论热点事件的部分新特征

周兵:当前网络舆论热点事件的部分新特征

1437104647186.jpg

当前,意识形态领域各种思潮暗涛汹涌、斗争激烈,网络逐渐成为关乎意识形态安全的主战场。国内外敌对势力不断利用网络平台挑起事端,制造舆论热点,觊觎舆论制高点,其遮遮掩掩的背后本质还是争夺政权问题。种种迹象表明,随着国内外环境的变化,境外势力加紧插手我国国内问题,不断在民生、宗教、环境、人权、教育等领域进行渗透、破坏、颠覆活动,手段趋于隐蔽和多样,造成的危害和后果也更加严重。

互联网已经成为错误思想观点滋生、传播和蔓延的技术条件和重要手段。今年先后发生的“毕福剑辱骂毛主席”、“作业本侮辱邱少云”、“候聚森爱国被殴打”等几起网络舆论热点事件比较有代表性。这些事件即具有网络舆论热点事件的基本特征,又有新的发展、变化、特点。其中一些新特征的出现,不能不引起我们警惕。

移动互联网成为网络舆论传播重要渠道

首先,网络舆论平台开始形成传统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并重模式,移动互联网用户超越传统互联网用户。据《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报告2015》(蓝皮书)显示,截至2015年1月,我国使用手机上网的用户达8.39亿人,手机网民数量从2014年开始超过传统PC端网民数量。①一种新的传播技术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往往会改变一个社会,无论从上网终端、用户规模、发展趋势来看,移动互联网都已成为与传统互联网同等重要的舆论传播渠道,从而深刻的改变了人们接收资讯的方式。

以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为代表的移动终端在信息传播上更加具有时效性、空间性、互动性,移动终端在网络舆论传播上所起的重要作用日益凸显。“毕福剑辱骂毛主席”和“优衣库不雅视频”等今年多起网络舆论热点的传播,主要途径都是通过移动终端搭载的移动互联网。

其次,信息传播进入读秒投送与全方位覆盖的时代。当前,舆论热点在网上生成、发酵、扩散的周期日渐缩短,已经进入读秒传播时代,传统媒体的舆论引导能力明显过于滞后。网络舆论热点传播省略了传统媒体的印刷、制作、运输、发行等中间环节,发布的信息不受地点、时间限制,能在全天候24小时内瞬间传递给受众,信息内容能同时融合报纸、广播、电视等传统传播的优势,将文字、图片、声音、图像综合为一体,同时发布者与受众之间会有很强的交流、互动性。

社会知觉效应中有一种形式成为“首因现象”或者“首位现象”,指在人际知觉过程中最初形成的印象起着重要的影响作用,亦即“先入为主”带来的效果。虽然这些第一印象并非总是正确的,但却是最鲜明、最牢固的。在一些舆论热点出现时,负面思潮乘虚而入,常常以虚假内容、快速传播造成“首位现象”,使受众得出错误的判断。香港“占中”运动期间,“占中”行为被Instagram、Twitter、facebook为主的国外社交媒体快速包装成为“民主运动”,导致部分民众不明真相,失去抢占舆论制高点的先机。

3801213fb80e7bec7c4e61032f2eb9389a506bbf.jpg

热点事件背后有各种势力黑手

第一、国内外敌对势力加紧勾结,组织日益严密,向线下化、团伙化发展。当前,国内外敌对势力利用各种机会,使用各种手段,大力推销新自由主义、历史虚无主义、“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军队国家化”等错误思潮,诋毁和削弱党的执政地位,动摇党的理论基础,质疑社会主义道路。一小撮人在互联网制造突发事件,在线下进行渗透和颠覆活动,煽动群体性事件,图谋推翻社会主义制度。还有极少数人打着改革开放的幌子,大肆宣扬西方负面思潮,蓄意传播政治谣言,否定党的领导权威,谁若质疑,就立刻扣上“左”、“文革余孽”的帽子,打击、报复敢于维护党的威信的共产党员。

这部分人的构成已经由境外反华势力、异见份子开始向体制内党员、干部甚至高级干部渗透。境外反华势力打着“自由、民主、人权”等旗号,把商业公司、民间机构、跨国NGO组织等变成搞颠覆的渠道,并且改变以前单纯污蔑大陆人权状况、民族宗教政策的策略,开始向环境保护、食品安全、高等教育等众多涉及民生的领域发展。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曾数次点到中国,对中国互联网管理横加指责,其用意不言自明。一些党员干部忽视政治纪律,动摇理想信念,仅仅追求经济发展上的“政绩”,放松意识形态领域安全的警惕性,出卖国家机密,最终被敌对势力所拉拢、策反,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今年5月发生了兰州日报编辑部编辑赵文在腾讯微博和新浪微博侮辱毛泽东及警察言论。6月发生了博认证为“陕西省汉中汉台团区委干部@爱笑的眼镜LT”在微博发表反政府、反军言论。这些都说明当前体制内人员意识形态管理逐渐弱化,以至吃党的饭砸党的锅的现象时有发生。

第二、国内外敌对势力开始向与黑恶势力结合,政治主张借助暴力手段,出现爆恐化倾向。“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国家发展、事关广大人民群众工作生活的重大战略问题。“候聚森爱国被殴打”事件背后的百度“纳吧”黑恶势力成员除了利用互联网大量发布攻击国家、民族、政府的信息外,竟然通过非法手段获取并肆意曝光近千名青少年家庭地址、电话、户籍信息等在内的大量个人隐私信息,并以此作要挟,威胁青少年公开写下“保证书”放弃发布“爱国言论”,并遵守他们定下的规矩。这说明“网络黑恶势力”由单纯的网上造谣、谩骂、污蔑转变为网下煽动、策划使用暴力手段对爱国青年搞“定点清除”,其用意就是“杀鸡骇猴”,恐吓其他的爱国群众。北京大学张颐武教授认为,“纳吧”宣扬很多极端思想的思路和ISIS宣传劝诱青少年的路径有很多相似。这些国际极端组织惯用的手法如果本土化,将极其危险。②

这种爆恐化倾向已经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在官方微博指出,类似于“纳吧”的网上黑恶势力的实质是教唆青少年成为西方反华势力颜色革命的马前卒。意识形态领域的网络颠覆活动绝非一般性治安事件,社会各界要高度警惕,以必胜的信心与其进行长期性斗争,将依法治国落实到深层次和方方面面。③

第三,负面思潮通过互联网和线下互动向青少年渗透。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指出,“我国网民有近六亿人,手机网民有四亿六千万人,其中微博用户达到三亿多人。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基本不看主流媒体,大部分信息都从网上获取。必须正视这个事实,加大力量投入,尽快掌握这个舆论场的主动权,不能被边缘化了。”青年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关系到国家的前途、民族的命运。当前负面思潮通过互联网、和线下互动把目标对准90后、00后,试图动摇当代青少年的理想信仰。网络成为影响青年、争夺青年的重要战场和阵地。前苏联对青少年放弃了共产主义思想教育,将学校中马列主义课程取消后,许多以青年为领袖的非正式组织和青年组织成为西方敌对势力争取前苏联、东欧国家青少年的载体,最终成功演变为消解马克思主义的主导地位和瓦解前苏联政权的工具④。

西方国家对我国青少年意识形态渗透的步伐开始逐步提速,并已经撕去伪装。在香港“占中”事件中,美国驻港总领馆官员丹·盖瑞特说,“华盛顿要求继续在香港推动民间、社会力量争取民主诉求运动,尤其是推动青少年在社运扮演先锋角色”。 ⑤随着互联网的日益普及,西方国家的价值观、消费观念、大众文化等可以非常便捷的通过网络传播给广大青少年。在此其中,西方敌对组织能轻易散布、传播各种诋毁、颠覆国家政权的信息,大量煽动性、破坏性言论和谣言混淆视听,蒙蔽不知实情的青年,降低他们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冲击他们对主流意识形态的认同。同时,西方敌对势力积极推广青年非政府组织,设立花样繁多的各类“基金会”,用来培养“异见领袖”和组织人员。1983年美国国会设立民主基金会(NED),并每年定期拨巨额美元用来执行意识形态输出战略。美国亚洲基金会、美洲研究基金等机构经常针对各国的优秀大学生等精英群体举办各种各样的多边论坛、研讨会等活动。在原苏东地区的政变过程中,通过这种国际交流项目建立起的青年反对派组织网络发挥了经验分享、国际声援的重要作用,这些组织通过网络保持联系,组织领导人经常见面,乌克兰的“是时候了”组织、格鲁吉亚的“克马拉”组织等均从中获取了大量的与政府周旋并颠覆政府的经验。⑥

关于当前网络舆论引导的几点思考

第一,打造网络主旋律舆论生态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小组第四次会议上强调,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形成立体多样、融合发展的现代传播体系。目前,传统媒体纷纷与网络接轨,以人民网、求是理论网、新华网、央视网为代表的主流媒体在引导网络热点、澄清事件真相、传播正能量方面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必须依托传统媒体的资源优势,不断创新网络舆论平台,打造网络主旋律舆论生态圈,积极引导社会舆论,抵制西方文化中有害信息的渗透与入侵,培养公众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时代精神。

加快建立健全互联网法律法规,对于违法犯罪者要与普通刑事案件区别,加大惩治力度,杜绝危害负面思潮与恐爆行为向互渗透的现象。2015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初次审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草案)》,7月6日,中国人大网公布了该草案全文,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⑦《网络安全法》的制定将对营造积极、健康、向上的网络舆论生态环境起到极大促进和保障作用。

第二,新闻媒体行业要加强领导。当前新闻媒体行业良莠不齐、乱象丛生,尤其是部分从业人员“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把理想信念、党性修养抛到一边,这些问题都必须认真对待。习近平同志强调,“宣传思想工作就是要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必须把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牢牢掌握在手中,任何时候都不能旁落,否则就要犯无可挽回的历史性错误。”要建设好意识形态领域的红色地带,新闻媒体行业必须高度重视意识形态工作,把政治纪律作为领导干部、业务骨干考核的第一要务,构建全面、科学、客观的政绩评价体系,严格实行政治责任考核一票否决制,把意识形态工作同领导干部政绩相挂钩,加大思想道德和精神文明建设目标责任制,激发领导干部对意识形态工作的主动性与积极性,使党员干部在头脑中时常绷紧意识形态领域安全这条主线。

落实好意识形态审核制,就要从党内抓起,依靠严肃党的政治纪律来保证,特别是在意识形态原则问题上不能姑息迁就。对于那些无视党的根本原则,迎合错误思潮,散布有损于党的权威言论,甚至怂恿和参与闹事,在群众中造成极为恶劣影响的少数党员,要敢于较真碰硬、严肃党纪,形成强大的震慑和警示效应。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毕福剑恶毒侮辱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在网络曝光后,激起全国人民的愤怒,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高度重视,认定这不是一般的违纪问题,而是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的行为,责成中央电视台严肃处理,并在全局开展警示教育。⑧

第三,创新移动互联网管理手段。在网络资源上:强化互联网战略资源地位,对各类舆论信息发布施行准入制,各级主管机关要严格把关、堵塞漏洞。涉及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的企业必须由国家管控,严防被西方资本渗透;在技术上控制上:增大“网安警务室”覆盖率,加强网络警察的政治教育培训。重视网络舆情引导员队伍建设,落实领导责任制,加大网络舆论引导的政策支持。 (<<中华魂>>2015年11期)

【参考文献】

①官建文主编:《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报告2015》(蓝皮书),第3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年版。
②雷希颖:《别让青少年身处“人人自危”的网络环境》,《中国青年报》,2015月7月31日。
③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官方微博,2015年8月3日。
④邓希泉:《以青少年为重点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10年第1期,第36-40页
⑤《香港“占中”十问》,中国新闻网,2014年10月03日
⑥石国亮:《西方国家对青年和青年组织意识形态渗透的手段研究》,《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07年第6期,第39-44页
⑦周頔:《专家建议网络安全法草案有待完善》,《民主与法制时报》,2015年8月7日。
⑧刘庆:《做政治上的“明白人”——中直机关严明党的政治纪律政治规矩综述》,《中国纪检监察报》,2015年8月9日。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5/1109/26620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