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海疆综合科教 文坛公案烂尾,文人讳疾忌医?

文坛公案烂尾,文人讳疾忌医?

随着“陕西省作协副主席阎安被指用文物行贿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而获鲁迅文学奖”的消息在网上发酵,陕西文坛乃至全社会都对这一尚待证实的事件予以关注。对此,中国作协官网发布消息称:“中国作协始终坚持文学评奖的公平公正……对于近日对有关高洪波和阎安的反映,中国作协高度重视,正在进行认真的调查了解”。(7月6日《中国青年报》)

中国作协的这个表态看起来是蛮认真的。不过,这桩文坛公案,中国作协最终能否有一个令人信服的、公允的结论,暂时还真不好说。因为涉嫌“贿选”的两位当事人,都是作协的自家人:高洪波贵为中国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奖评委会主任,阎安贵则是陕西省作协副主席,两位都是作协圈子里的重量级人物,中国作协自己人查自己人,能否抹得开这个面子,动一回真格,还真是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之所以这么没信心,其实是有原因的。梳理一下近年来发生的几起文坛公案,最终都不了了之。最近的一起,是湖北省作协主席、作家方方在微博上发表《我的质疑书》,质疑“T诗人违规晋升”。被方方推定为“T诗人”的作家田禾迅速反击,反过来质疑方方工资收入等问题。如今,两个多月过去了,湖北省作协、湖北省人事厅都保持沉默。

去年,同样是方方,曾经发微博质疑湖北诗人柳忠秧到处活动跑鲁迅文学奖,称柳忠秧的作品入围“很丢湖北作协的脸。”再后来,鲁迅文学奖揭晓,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周啸天凭诗词选《将进茶》获奖。方方再次发声称“真是个笑话。”

回到阎安涉嫌贿选事件,有如在山西文坛投下一颗炸弹。有作家认为,该事件“把陕西文坛几代人塑造的形象给毁了。”据报道,2011年7月,陕西省作协中层以上领导都曾收到举报阎安的匿名信,信中指出阎安“用钱开路,鬼推磨般进入省作协大院抓到实权”。甚至还提到其“籍贯根据需要不断更改”,甚至反映他有虚改年龄等问题。这封举报信也没有影响到阎安,举报风波不了了之。

以上几桩文坛公案都曾引发舆论声讨。有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包括鲁奖在内的多个官方文艺奖项公信力低,屡被诟病。评奖过程中夹杂着大量非文学、非道德、非公正的因素,没有用真正的文学标准看待作品。”

耐人寻味的是,上述文坛公案几乎都牵扯到“鲁迅文学奖”贿选,看来,业内人士质疑鲁迅文学奖评选的公正性是有道理的。更何况,作家方方乃是文坛大腕,其作品水准为读者公认。方方的质疑,应该是有一定道理的。作为鲁迅文学奖主办方,不能装聋作哑,应当给公众一个合理的解释。文坛公案总是烂尾,难道文人讳疾忌医?

好在,文化部艺术司司长诸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5月,文化部党组发布了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明确指出,除大幅压缩全国性文艺评奖外,要进一步严肃评奖纪律,坚决杜绝各种不正之风。”看来,问题是明摆着的。诸迪司长也强调:“问题一旦查实,我们会严肃处理。”诸司长的话掷地有声,不过,文化部最终会不会“严肃处理”,公众还要多一点耐心,等调查结果出来再做评判。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5/0707/23933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