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红色记忆风云人物 彭德怀一生与书的故事

彭德怀一生与书的故事

本文节选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原标题:彭德怀元帅一生与书的不解情缘

朱德和彭德怀下棋

朱德和彭德怀下棋

《彭德怀传》一书中曾记述:

彭德怀的“母亲眼看着彭得华(注:是彭德怀的原来的名字)长大起来,圆圆的脸上,一双大眼,透着稚气,却很懂事。她把未来寄托在彭得华身上,同丈夫商量,再苦再累也要送彭得华上学。

彭得华6岁了,母亲送他到山杉里姨父的私塾去读书。母亲平日愁苦的目光里闪现出喜悦,她这天的笑脸,给彭得华留下难忘的印象。

姨父肖云樵在乡间行医兼开私塾,为人善良宽厚,见彭家困难,免收学费。彭得华入学后,为了酬谢姨父,常常早起上山砍一捆柴,背到姨父家,再去读书。到农忙季节,要帮助母亲干活,只能在雨天去上学。他聪颖好学,深得姨父喜爱。姨母见他经常不带午饭,也常给他一点吃的。这样断断续续读了两年,读完《三字经》、《百家姓》、《庄农杂字》、《幼学故事琼林》和四书中的3部:《中庸》、《论语》和《孟子》。

好景不常,母亲在第四个儿子出生后不久,患了痢疾,一病不起。彭得华守在母亲榻前,为她端屎端尿,洗涮衣裤。”(《彭德怀传》,当代中国出版社1993年4月版,第4页。)

我比对过有关资料,并认真进行求证,发现斯诺《红星照耀中国》中的写法是有违史实的。

另外,1922年8月,彭得华改名彭德怀,考入湖南陆军讲武堂,11月正式入学,并在学校学习了整整10个月,所以,彭德怀一生接受的学校教育应该是2年零10个月。

书籍陪伴着他走完了他的一生

彭德怀一生虽然只接受了2年零10个月的正规学校教育,但却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以后的几十年里,彭德怀不论是在炮火连天的年代,还是在和平建设时期,他与书的感情可谓是如胶似漆、密不可分。

彭德怀一生可谓是从书中获得了无穷的乐趣,他在读书时,一旦看到自己称心满意的作品时,就会将书本举在空中,迈着轻盈的步伐,口中还不停地吟诵着书中的句子,完全陶醉在书中,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最后,他会合上书本,情不自禁地喊道:“好呀!好呀!对极了,我拥护!”随后,他还会将书中的内容介绍给他身边的同志,介绍时,他还要绘声绘色地讲上一番。当然,当他读到一些自己不中意的书时,或者对书里面不能苟同的地方时,他会毫不客气地边读边嘟囔道:“不对!不对!乱扯瞎说!”“歪曲!纯粹是歪曲!”“简直是误人子弟!”有时为了弄清书中的错误所在,他还会不厌其烦地查阅资料,刨根问底,甚至专程去请教专家,大有不澄清是非,决不罢休的劲头。

1927年,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随后汪精卫在武汉发动了七一五政变,大批中国共产党人及革命群众惨遭屠杀。1928年1月,时任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一团团长的彭德怀,在共产党人形势危急的情况下,却提出要加入中国共产党,4月,彭德怀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他领导的一团也秘密成立了党委,彭德怀亲自任党委书记。7月22日,彭德怀率部发动平江起义,随后,他领导的部队被改编为红五军。12月,彭德怀率红五军与毛泽东、朱德红四军在井冈山会师。

井冈山时期,任红五军军长的彭德怀尽管有许多事要做,但他只要能搜罗到军事和政治书籍,都会随身带着,并挤出时间精心阅读,即便在战斗间隙也要拿出来翻翻。

有一天,彭德怀在井冈山驻地后山坡的一棵桂花树下看书。忽然,天色变暗,继而下起了雨点,这时,背上背着个防雨大斗笠的彭德怀依然全神贯注的在读书,对下雨全然不知,他右手拿着书,左手和袖子机械地遮住雨,仍专心致志的看书。

他的警卫员站在一边等了一会,确实不忍心打扰彭德怀读书的雅兴,但又怕雨水淋湿了彭德怀的衣服,就轻声向彭德怀说:“报告军长,天下雨了。”

警卫员一连喊了几声,彭德怀才慢慢答道:“天要下雨,我又不能给老天爷下命令不许它下,下就下呗。”警卫员又说:“那你为什么不戴斗笠?”

彭德怀又说:“噢,没有斗笠。哦,我命令你赶快跑回去给我拿一个来。”

警卫员忙说:“你背上不是背着嘛!”

经警卫员一提醒,彭德怀这时才回过神来说:“嗨!看我这脑壳,真健忘。”于是,他不好意思地把背上的斗笠挪到头上。

彭德怀曾对他的通信员张洪远说:“没有文化干什么都难,等于睁眼瞎。我们天天打仗,不懂的事问不到先生,只有想办法多读些书,不懂就问书本。”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条件好了,彭德怀更加广为收集好书,于是,他的书就越来越多了。这些书有买来的,有借来的,有的是人送的,还有的是他向别人要的。在他的桌子上、床上、柜子里、箱子里,到处都是书,到过他家去的人都说,他的居室就是一个“图书馆”。他常对人说:“学文化不是为了学几个字记豆腐账,而是为了学一门本事为人民担责任,学出一个好脑袋,为人民多想点问题。”

解放后,彭德怀不仅自己喜爱书,爱读书,他还鼓励别人也去读书、爱书。他时常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有的人只爱惜他的生命,却不爱惜时间,时间都白白地过去了,他那条命除了用来吃饭屙尿,还有什么用咧。”语言通俗易懂,很具有说服力。彭德怀每次外出参加会议或者是巡视工作,临行前总是提醒工作人员说:“出去要带书报。我去办事,你就在汽车上学习。”

1959年,彭德怀因在庐山会议上直言“大跃进”,被罢了官,1959年9月30日,彭德怀从中南海移居京郊西北挂甲屯吴家花园,在搬家时,他吩咐工作人员将他的元帅礼服、狐皮大衣、地毯、名家字画等统统上交。并对工作人员说:“凡是当老百姓用不着的,我都不要。但书一本也不能丢!”结果,他的各种书籍整整装了20多箱。

1965年11月28日,彭德怀出任三线建设副总指挥,被派往西南领导大三线建设,谁知好景不长,1966年7月,“文革”开始了,彭德怀首当其冲,又一次受到了冲击,12月27日,彭德怀被人从成都“揪”回北京进行批斗。临行前,工作人员悄悄问彭德怀还有什么嘱咐时,彭德怀无不伤感地说:“别的都没用了,我就是惦记我那些书……”

此后,一直到1974年11月29日含冤去世,在狱中关押的彭德怀一直坚持看书,在狱中,他还常常给侄女彭梅魁写信,让她代购一些书籍。

是书籍陪伴着彭德怀走完了的一生。

(作者单位:广东海洋大学)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5/0428/22200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