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海疆纵横视点 裴图龙云:为啥网络女权中出现了叫已婚妇女婚驴的部分现象?

裴图龙云:为啥网络女权中出现了叫已婚妇女婚驴的部分现象?

@裴图龙云:为啥网络女权中出现了叫已婚妇女婚驴的部分现象?

以下,只是个人看法,我也懒得多查资料,属于一知半解胡说八道,您要是觉得我说得不对,提前当我是个屁放了就行,别和我较真来劲儿,谢谢您嘞:

以我个人的观察,我国网络的女权主义,呈现了:女权主义中的 激进主义+后现代主义的综合特征。也就是说——激进主义中的“只有消灭男权制才能达到女性运动的目标” 以及,后现代主义中的“话语即权力的理论”,在我国互联网女权主流思潮中进行了一个结合。

那么,在说这个之前,我先请大家百度一下,我不详细解释主义和流派了。只说一点:激进主义的目标,是推翻男权制,而男权制中——父系姓氏为基础的婚姻形成的宗族传统思想和相应的婚姻体制,这是根源之一; 后现代主义女权,则基于后现代主义思想者的一套:话语就是一切;文本就是一切;主体已经死去;所谓历史就是一套基要主义的话语 (foundationalist discourse)——这个哲学概念,提出了“重塑话语权”的重要性。

也就是说:当 消灭男权制 和 重塑话语权,以直觉的方式相遇和交叉时,那么,一些女性就会选择——重构 话语鄙视链——而在这个鄙视链中,是以 拒绝男权婚姻为荣,乐于陷入男权婚姻为耻的。就好像男权社会的鄙视链,则是正好相反:以结婚多子多福为荣,以单身断子绝孙为耻。

所以,你不能割裂得去看:婚驴这个词的构建,你要把这个词语的构建,放入整个反向语言鄙视链的构建环境里。是啊,女的是婚驴,男的是大鼎;是“蛆”,是“蝈楠”,是“老蚣”,是“繁殖癌”。这是话语权鄙视链的一套反转。

就好像,过去——不结婚女的是“没人要”是“挑剩的”是“老处女”是“饥渴症患者”,而男的不结婚,则是“光棍儿”“鲁瑟”“没女人要”“屌丝”。

我当然不认为这种玩法能够玩转,反而容易激怒大多数普通人[允悲]。但是我知道她们想构建什么,以及,为什么网络女权会出现 激进主义+后现代文本主义 的一个结合。

同时,网络女权主义崇尚的选择自由,体现在——我已经尽力宣传婚姻的坏处了,假若选择结婚的女性,是在明知道:自己会被压榨的情况下,还走入婚姻并且坚决不离婚的。那么,你被压迫,就是你的自由选择。我不应该为此负责。(这多少或许体现了一些天真和何不食肉糜的特点)

另外,再加一段:事实上,传统男权社会的文本主义现象是很严重的。男性鄙视链是很常见的:男权社会的男权者,对“对异性试图讨好”的男人的羞辱词语是花样百出的——

所谓:“舔狗地精接盘侠”,“软饭娘炮耙耳朵”。

唯一不同的是:男权社会的男性,往往对这类话语权并没有什么绝对的反抗意识。反而自认自己是“舔狗或哥布林”,加大战略性“舔”的目的,而一旦舔不到,则很容易把怨念撒到追求的异性身上。

基本是这么个逻辑,先说这么多。

微博截图:

1

网友评论:

@忱小法爱绿:我今天跟男朋友解释的可能和您说的有点相似吧,不知道理解的对不对——新兴思潮出现想要得到承认或者更多的话语权,就要抢占高地,不怕在最初以激进的态度面对。话说的越难听,后路越多。高喊男人都得死的背后依然是平等的原始女权诉求。这种开头非常激进的方法在后期一旦“温和”起来就更容易普及

@北树有熊_LLAP:在这个事件中,我最不明白的是驴做错了什么。是驴比狗低贱吗?单身狗单身狗,也不是骂人啊。那如果把婚驴改成婚狗呢?这样会不会好接受一点?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20/0513/206366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