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论坛推荐 马克龙批“脑死亡”后,北约秘书长今访美

马克龙批“脑死亡”后,北约秘书长今访美

11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在白宫接待来访的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这次访问背景特殊:它是斯托尔滕贝格继今年4月后第二次美国行;也是下月北约成立70周年纪念峰会前的一次预热;就在访问前夕,法国总统马克龙抨击北约“脑死亡”,引发舆论热议。外界很关心,这次北约秘书长与北约“盟主”之间的会晤是否会对马克龙的言论做出回应?双方将讨论哪些话题?又将传递哪些关乎北约未来发展的信号?

“预热”下月峰会

今年是《北大西洋公约》签署70周年。北约即将于下月3日在伦敦举行峰会,庆祝这个军事联盟成立70周年。欧美领导人届时将齐聚伦敦,抚今追昔。因此,斯托尔滕贝格此访可以说是为下月峰会“打前站”。

对于特朗普任内的白宫来说,斯托尔滕贝格并不是陌生的客人。4月初,他曾受邀访问华盛顿,并在国会山发表演讲。有评论称,美国国会之所以给他如此高规格的礼遇,旨在修补特朗普政府在北约身上划下的伤痕,向欧洲展示大西洋两岸依旧牢固的纽带关系。

特朗普自2016年以来一再批评北约盟国“搭便车”,认为美国对北约的付出比其他28个成员国大得多。但按照法新社的说法,近年来特朗普与北约的关系时好时坏。他在竞选期间曾称其“过时”,一度扬言让美国退出;不过在担任总统期间,他更多地承认了北约的价值。

北约是冷战的产物。1949年4月4日,美国、加拿大和主要欧洲国家在华盛顿签署《北大西洋公约》,决定成立北约组织。同年8月,各国完成审批手续,北约正式成立。1955年,苏联和一些东欧国家签署了《华沙条约》。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和以苏联为首的华约在全世界展开冷战。

在斯托尔滕贝格看来,特朗普并没有贬低北约的价值。他今年1月表示,特朗普呼吁盟国增加国防开支是在“帮助北约适应现代外部威胁”;北约盟国已清楚地听到总统的声音,它们正在加紧行动。4月访美期间,他再度“附和”特朗普,呼吁成员国(特别是德国)增加军费开支,达到GDP2%的门槛。

北约真已“脑死亡”?

不过,并不是所有北约盟国都像秘书长这般“善解人意”。就在斯托尔滕贝格再次访美前夕,马克龙抛出“唱衰”北约的响亮观点。他在接受英国《经济学人》杂志采访时指出,由于欧美缺乏战略协调以及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单方面侵略行动,北约正处于“脑死亡”状态;他警告欧洲,再也不能依靠美国来保护北约盟友,需要重新思考自己的战略定位。当被问及是否依然相信《北大西洋公约》第五条时,马克龙回答:“我不知道。”《北大西洋公约》第五条就是“集体防御”原则,即对任何缔约国的攻击都被视为对所有成员国的攻击,结盟国家有义务互相给予军事帮助。有评论称,马克龙如果连这项“基石”条款都怀疑,北约在他眼里基本毫无意义。

北约真的像马克龙所说的处于“脑死亡”状态?

复旦大学教授、上海美国学会副会长沈丁立认为,北约确实处于“脑死亡”,因为美国不想继续当“大脑”。美国眼下正从国际主义的开放状态逐步走到一个孤立主义的状态。美国国防开支占GDP的3.5%,承担了整个北约三分之二的军费开支。它要求其他北约盟国在2024年实现防务开支占GDP2%的目标。但到目前为止,欧洲20多个国家都不及格,只有4个国家勉强及格。特朗普不想继续花冤枉钱,让其他国家继续占美国便宜。

法国为何扔“臭弹”?

法国总统的“煞风景”言论并没有得到欧洲盟友的响应,反倒引发激烈批评。当时正在柏林访问的斯托尔滕贝格回应称,北约依然牢固,任何疏远欧洲与美国关系的做法不仅有削弱跨大西洋纽带的风险,还可能分裂欧洲。德国总理默克尔同样持反对立场。她认为,北约这一持续70年的军事联盟“不可或缺”,虽然存在一些问题,但“符合我们的利益”;马克龙用词“太激烈”,不符合她对北约内部状况的见解。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把北约称作“有史以来最重要、最关键、最具历史意义的战略伙伴关系之一”。德国外长马斯回应称,“不相信北约脑死亡”。

欧美媒体普遍对马克龙的言论予以指责。《纽约时报》称,马克龙的言论是在12月北约峰会前扔出“最大的臭弹”,将使峰会黯然失色。英国广播公司称,马克龙的表态让人联想起特朗普的“北约过时论”。也有观点认为,欧美领导人之所以匆忙反驳马克龙,是因为他戳破了北约看似团结的“皇帝新衣”。

法国为何对北约心灰意冷?其他欧洲国家又为何批评法国?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冯仲平指出,法国在北约国家中的情况比较特殊。它虽然是1949年就加入的创始成员国,但1966年后曾经退出北约,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重返组织。因此,它一直主张对北约保留一定的独立性,一直推动建立欧洲自己的防卫能力。马克龙之所以提出北约“脑死亡”,主要还是对持“美国优先”立场的特朗普政府表达不满:其一,他认为美欧在这个军事联盟内缺乏战略协调;其二,他怀疑一旦遇到危险,美国是否真的会出面保护欧洲。此外,也不排除马克龙希望借此引起话题,让美国更多地担负起责任的可能性。至于默克尔等人批评法国,可能因为在他们看来,特朗普的态度不等于美国的态度。

沈丁立认为,马克龙对美国的做法表示不满,希望得到更大的自主性。但在默克尔看来,欧洲安全离不开美国,北约遇到的问题责任不能都怪在美国头上。因此,她对马克龙的说法提出批评,重申北约的重要性,对美国做出让步和安抚。

美仍“牵挂”涨军费

马克龙说北约“脑死亡”,其实不仅批评北约内部的离心和失序,也表达出欧洲改变战略观念、提升自身地位的迫切愿望。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认为,马克龙此次表态除了对特朗普决策随意性的批评之外,也凸显出70年后的今天,欧洲国家领导人正意识到依靠美国为整个欧洲提供安全保障的旧北约模式恐将难以为继。

有评论称,上述不太和谐的“画风”为斯托尔滕贝格的二次访美增添变数。特朗普会和他谈些什么?他会不会像默克尔那样连握手都被特朗普忽视?

按照白宫发布的消息,特朗普将在14日与斯托尔滕贝格举行工作会议,双方将讨论北约盟国“在增加国防开支、确保更公平分担责任方面取得的进展”。美媒预计,反恐、5G网络、网络安全和保护关键基础设施等也将成为会晤议题。按照北约方面的说法,斯托尔滕贝格在华盛顿期间还将会晤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美国国会议员。他将参加一个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全球联盟部长级会议,讨论叙利亚东北部局势等问题。

冯仲平认为,特朗普与斯托尔滕贝格的会面更多只是象征意义。总体而言,特朗普并不重视北约,在“美国优先”的理念下,他没有多少通过多边军事机构保护欧洲的意愿。但他身边的团队、庞大政府机构会告诉他北约的重要性,他也会跟着他们说些场面上的话。

沈丁立认为,特朗普会继续重申让北约盟国提高军费开支,不仅是2024年实现占GDP2%的目标,还会继续建议各国将军费提升到GDP的4%;斯托尔滕贝格则会拉拢美国,附和特朗普的要求,呼吁北约盟国增加军费开支。因为欧洲内部力量不平衡,在防务领域离不开美国。实力最强的是德国,但英国对它心存芥蒂,永远不会跟这个大陆国家合作,它需要与一个离岸的海洋国家——美国展开合作,此其一。其二,法国对德国也有心理上的不服气,但体量上德国比法国更占优势。因此,欧洲最主要的三国谁也不服谁,需要美国来维系它们之间的平衡。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9/1114/203995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