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论坛推荐 伊拉克经历“黑色周末”

伊拉克经历“黑色周末”

继本月初爆发大规模示威抗议后,伊拉克经历了近两周的短暂平静。然而,上周末,第二波抗议浪潮汹涌来袭,人们继续对政府腐败、缺少公共服务及高失业率表达不满,并呼吁推进改革。10月25日至26日,持续两天的示威活动已造成63人死亡,以致本月因抗议活动而死亡的人数累计达200多人。如果这是伊拉克版“黄背心”运动,这场抗议运动是否也会循环上演?它会把这个饱受战乱、近两年才渐趋安稳的国家推向何方?

底色复杂

对伊拉克来说,刚刚过去的又是一个黑色周末。在首都巴格达和一些中南部省份,成百上千人走上街头抗议示威,高呼反对政府的口号,要求总理阿迪勒·阿卜杜勒-迈赫迪辞职。外界分析认为,抗议之所以回潮,一个原因是政府本月早些时候对示威活动的强力镇压为新一轮抗议埋下伏笔。另一个因素是,迈赫迪政府的改革措施未能满足抗议者的诉求。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孙德刚认为,伊拉克之所以掀起第二波抗议活动,主要是因为伊拉克迈赫迪政府受国内各派别利益分歧的掣肘,改革缺乏共识,迟迟未能出台回应民众痛点的改革措施,民众对现政府不作为,以及打击腐败、改善就业、提高政府服务能力不足表示不满。

一个月时间不到,伊拉克已爆发两轮抗议示威,且滑向暴力冲突,造成严重伤亡。在一些分析看来,伊拉克可能面临自“后萨达姆时代”民选政府成立以来最严重的内部危机。

同样是内部危机,在分析人士看来,伊拉克版“黄背心”运动与法国版“黄背心”运动既有相似处,但又呈现出更复杂的底色。

孙德刚表示,今年以来,从法国到西班牙,从北非阿尔及利亚到苏丹,从埃及到黎巴嫩,均发生了民众上街游行示威、抗议政府的行为。伊拉克与其他国家的“黄背心”运动有相似之处,都是底层民众对政府在民生改善方面不满,要求政府提高就业、打击腐败、改善经济,都是因为经济增长乏力、民生治理不足而演变为一场政治危机。

不过,也有分析认为,伊拉克本次异常激烈的抗议不仅仅是对经济民生不满,也是对不公与低效的体制发出怒吼。

这点或许可以从伊拉克此次抗议者的构成中发现线索。用《华盛顿邮报》的说法,抗议者可以被称为“伊战一代”。该报指出,在很大程度上,抗议者是在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阴影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在抗议者眼中,“后萨达姆时代”的体制辜负了他们。英国广播公司(BBC)此前分析指出,推翻萨达姆政权后,在美国主导下,伊拉克建立了配额制体系,将总统、总理、议会及内阁职位按比例分配给什叶派、逊尼派、库尔德人和其他少数民族,而不是根据功绩。当地人认为,这种制度使得各派力量滥用公共资金,掠夺国家财富,让自己和追随者受益,而对大多数民众几无好处。

在孙德刚看来,2003年入侵伊拉克后,美国未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而是坚持“政治挂帅”,急于把伊拉克打造成“中东民主的样板”,试图通过自上而下的民主化来促进经济繁荣。事实证明,美国嫁接的这一发展模式在伊拉克“水土不服”,未能满足伊拉克基层民众对恢复经济、改善民生的诉求。尤其是美国力推的选举政治打开了“潘多拉魔盒”,造成社会群体分裂和集团政治对抗,削弱了伊拉克的国家认同。

变革时刻?

从目前来看,抗议者似乎有打“持久战”的准备。雪上加霜的是,由什叶派神职人员萨德尔领导的“行走者联盟”上周六宣布将成为反对派,直到抗议者的合法要求得到满足。这对迈赫迪的总理职位又是一大打击。“行走者联盟”在伊拉克议会329席中占有54席,领先其他政党联盟。

孙德刚指出,迈赫迪属于无党派人士,试图超越伊拉克教派和族群分歧,走一条“不要美国”“不要伊朗”的民族主义复兴道路;新政府执政一年来未能像竞选之初所承诺的那样“打击腐败”和“改善经济”。伊拉克各政治派别尤其是什叶派力量要求迈赫迪辞职,对政府冲击较大。迈赫迪政府急需在伊拉克各党派之间开展对话与协调,提出经济改革和民生改善路线图,否则伊拉克经济问题将上升为一场政治危机,考验迈赫迪政府的执政能力。

不过,英国查塔姆研究所伊拉克项目研究主任曼苏尔在BBC上撰文指出,尽管抗议和强势回应暗示着一个变革时刻的到来,但是,这些抗议活动群龙无首,缺乏任何组织结构,因此不太可能导致系统性的变化或革命。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认为,伊拉克内部各种政治力量可能会利用眼下的不稳定因素来打击乃至推翻竞争势力,并扩大自身的影响力,再加上外部势力的干预,伊拉克何时能归于平静尚难判断。

“大多数时候,最大的受益者不是抗议者,而是任何有能力操纵他们达到自己目的的人。”华盛顿研究机构大西洋理事会的高级研究员阿巴斯·卡迪姆说。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9/1028/203779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