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论坛推荐 伊朗外长“意外”现身G7峰会有何玄机

伊朗外长“意外”现身G7峰会有何玄机

法国比亚里茨G7峰会进入第二天时,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不期而至:伊朗外长扎里夫在25日“空降”峰会现场。这令G7其他成员国大吃一惊。按照伊朗的说法,扎里夫是应法国方面的邀请来到比亚里茨的。一方邀约,一方应约,其他人却仿佛被蒙在鼓里,如此戏剧性场景让今年的G7峰会又多了一个看点。法国与伊朗之间的“互动”背后是否暗藏伊朗危机“破局”的转机?

法方希望扮演调解人

据一名欧洲高级官员的说法,扎里夫的突然到访似乎是被法国总统马克龙秘密安排的,其他G7成员国领导人事先并不知悉。

从参会各方的反应看,扎里夫的突然出现确实“惊”到了G7伙伴。白宫表示,这让特朗普总统感到意外。一些成员国代表团说,他们在最后一分钟才得到通知。

对此,爱丽舍宫的解释是,法方已经尽可能快地通知到各方,只是一切发生得太快。“这一切都是在很短时间内安排的……发生在几个小时之内。”一名爱丽舍宫官员说。按照一名法国高级官员的说法,马克龙亲自向美国总统特朗普通报了邀请扎里夫参加会谈的消息。

马克龙连作为峰会成果的联合公报都舍得放弃,就是为了不想暴露G7内部分歧,给峰会制造“意外”。但是在邀请扎里夫一事上,却为何又精心准备了一场“意外”?

据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研究院院长李绍先透露,扎里夫的法国之行有一段“前情”。马克龙原先计划是邀请伊朗总统鲁哈尼出席G7峰会,并就此事与伊朗、美国沟通。但是,这一想法遭到美伊拒绝。伊朗认为,在没把握的情况下赴会有点屈辱。美国则不满法国的“胆大妄为”。于是,马克龙只能退而求其次,在G7开幕前一天邀请扎里夫访问巴黎。

自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对伊朗全面恢复制裁后,美伊紧张关系、海湾动荡局势已濒临一触即发的险境。“马克龙希望借此推动美伊紧张关系降温,并找到缓解当前危机的途径。”李绍先说,一来想要保住命悬一线的伊核协议,二来打破欧洲目前被伊朗施压的被动局面,三来也是体现法国的大国地位。

“这次G7峰会的一个鲜明特色是,马克龙在践行法国的所谓大国外交。在伊朗问题上,欧洲与美国一直有不同看法,马克龙这次能把伊朗外长请来峰会,应该说是法国外交的一个重要决策。这一举动很有胆量,但能取得多大成效却有待观察。”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田德文如此认为。

外媒视为“高风险赌博”

至于扎里夫能接受法方邀请“赏光”也有伊朗的考虑。在李绍先看来,伊朗对于马克龙提出的一些具有建设性的提议,以及法国的积极态度表示认同。

就在G7峰会召开前夕,马克龙在巴黎接待了来访的扎里夫。路透社报道,双方讨论了缓解危机的途径,包括美国放松对伊朗的一些制裁,或者为伊朗提供经济补偿机制,以弥补美国制裁造成的石油收入损失。

李绍先认为,从外媒报道的内容看,马克龙提出的是新建议,是具体路径,不同于此前欧洲建立的绕过美国与伊朗结算的INSTEX机制。而且这些措施和路径也是此前的调解者——日本、瑞士、阿曼等从未提出过的。伊朗能接受邀请参加G7峰会说明对法国的建议表示肯定。

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指出,扎里夫之所以应邀,一是迫于当前美国的制裁压力,制裁已成为伊朗难以承受之重。德黑兰寄希望于扎里夫此行能取得一点突破,促使欧洲国家能说服美国解除对伊朗出口石油的全面封杀,扎里夫移步峰会也是伊朗作出的一个主动积极姿态。二是伊朗7月设定的60天期限即将到来,伊朗曾警告,如果欧洲仍未采取实质行动,伊朗将继续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内容。“这是给欧洲施压的一个筹码,但是伊朗也不想与欧洲关系搞僵。既然马克龙和法国正在积极调解,伊朗不妨采取折中办法,接受法国邀请,配合法国和欧洲去做美国工作。”

不过,美联社对马克龙出此“奇招”的评论是,“出人意料地向伊朗外长扎里夫发出邀请是一场高风险赌博”。G7研究小组副主任特里斯滕·奈勒称,“法国总统面临相当大的风险。他很可能会引起美国总统非常强烈和消极的反应——从当面谴责到直接说没什么可谈的,然后坐上飞机走人。”

所幸,扎里夫离开后,特朗普并未表现出不开心。在准备领导人合影时,他仍与马克龙友好互动。

在李绍先看来,法国向伊朗外长发出邀请,扎里夫也接受邀请参加G7会议,并与马克龙见面,这是具有积极意义的,意在为目前的紧张局势降温。眼下,伊核协议危在旦夕、波斯湾局势因“油轮风波”日益紧张,危机若持续下去将会变得非常危险,这已引起各方特别是欧洲国家的深刻担忧。尽管美国与伊朗在G7峰会期间没有接触,双方似乎还端着架子,不愿示弱,但是事实上双方都需要有人出面调解,为彼此找到能继续谈判的台阶。如果没有美伊双方的默认以及G7其他成员的支持,马克龙这次不可能把扎里夫请到峰会现场。

美维持制裁态度未变

马克龙一直想在伊朗问题上有所建树,作为今年峰会东道主,他自然不愿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如今,他又出“奇招”,闪电邀请扎里夫“光临”G7峰会。“马克龙带头挽救伊核协议,避免中东爆发更深层次的危机。”路透社如此评价马克龙。但是,马克龙的一番努力能否得到回报却被打上问号。

美国的态度还是比较强硬。据路透社报道,在比亚里茨,扎里夫与马克龙以及法国、德国和英国的外交官进行了会面,相关会谈持续了三个多小时。但是,美国方面没有官员与扎里夫接触。特朗普对法国的斡旋努力也不以为意。他说,虽然很高兴看到马克龙与德黑兰接触,化解紧张局势,但美国将继续坚持自己的做法。

路透社称,美国似乎也没有如马克龙所愿在放松石油制裁方面做出让步。一名欧洲外交官表示,G7其他成员领导人在峰会首日的晚宴上未能说服特朗普对一些进口伊朗石油的国家给予制裁豁免。

马克龙向伊朗提出的建议可行性有多大也受到质疑。外媒称,目前不清楚马克龙希望向伊朗提供什么样的经济补偿机制。拟议中的与伊朗进行人道主义和粮食交流的贸易渠道迄今仍未开通。华黎明认为,马克龙提出的方案应该是一个临时性方案,旨在缓解眼下的紧张局面。他的思路是不纠缠于退不退出核协议的问题,对美国不要求其重返核协议,而是希望其能允许伊朗出口一定数量的石油。对伊朗也不苛刻要求其完全彻底执行核协议,而是希望伊朗的核计划核活动不要再往前走。

据路透社报道,伊朗已就法国的提议作出回应。伊朗官员表示,如果西方想与伊朗谈判挽救伊核协议,那么希望能满足伊朗的要求,即提高石油出口,每天至少出口70万桶,最高出口150万桶,并获得现金支付;但是在导弹项目上不会谈判。华黎明指出,面对法方提出的方案,美国与伊朗各自能让步多少还是未知数。

“喜欢扮演桥梁角色是法国的外交特点,但是马克龙是否有这种国际影响力?以法国现在的国力来说,对国际重大外交态势进行干预其实已超出它的能力。”田德文说。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9/0827/203129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