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论坛推荐 “特普会”秀出美俄无共识尴尬

“特普会”秀出美俄无共识尴尬

在刚结束的G20大阪峰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了一个半小时的双边会晤,这是一场时隔一年再演的“政治秀”。

在这次引人注目的会晤中,两人的外交团队都有参加,双方谈到了战略稳定和地区冲突问题,包括叙利亚、伊朗、乌克兰和委内瑞拉局势。但正如外界所预计的那样,在当前的背景下,双方几乎在所有重要问题上都没有达成共识。

冷战结束以来最严重对峙

6月上旬以来,美国国务院不断释放特朗普将在G20峰会期间与普京会晤的强烈信号。特朗普本人也数次宣布,要同普京会面交谈。对于自认为擅长交易的特朗普而言,显然是想故伎重演,拿会晤来施压普京,进而在棘手的伊朗及委内瑞拉等问题上牟利,为自己已经开始的选战造势。

对此,普京明确表示,俄罗斯在一些重要问题上不存在让步的可能,不管是一对一会晤还是其他形式。他说:“没有人能够在任何事情上逼迫我们。他们必须明白,这种可能性很小。”显然,去年年底原计划在阿根廷G20峰会上举行的“特普会”,被特朗普以刻赤海峡冲突为由而紧急取消后,普京一直憋着一口气。自今年6月初的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开始,普京连续抨击美国的单边主义行径。随后,普京又对俄美关系做出了“越来越坏”的评价,并表示坚决反对贸易战和国际贸易中的“无规则竞争”。在6月20日的“直播连线”中,普京认为美国将继续遏制俄罗斯。另一方面,普京也一直没有关闭与美国接触的大门,称愿意与美国对话,但这完全取决于美国。

2018年至今,乌克兰问题、前间谍中毒事件、“通俄门”、伊核协议及《中导条约》存废等问题使美俄关系继续螺旋式下降,形成冷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对峙。

今年以来,美俄围绕干预选举、《中导条约》及地区热点问题而展开的制裁与反制裁、威慑与反威慑仍不断强化。特朗普签署命令,把因乌克兰问题所实施的对俄制裁在3月6日到期后再延长一年;3月11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对莫斯科的一家委内瑞拉和俄罗斯合资银行进行制裁;5月21日,美国宣布将3家与防空系统相关的俄罗斯实体纳入制裁名单,再次扩大对俄制裁。

相应的,俄罗斯在宣布延长对美国的反制裁措施的同时,批评美方制裁违反国际法,意在阻止俄罗斯帮助叙利亚加强防空建设;同时,美国还以经济制裁和停止F-35飞机项目相威胁,压迫土耳其和印度取消购买俄罗斯S-400导弹项目。在战略稳定问题上,针对美国暂停《中导条约》,6月26日俄罗斯联邦委员会通过了暂停履行《中导条约》法案。

不仅如此,美俄双方在地区问题,如乌克兰东部、叙利亚、伊朗、朝鲜及委内瑞拉问题上也意见相左。普京批评正是美国的“政权更迭”行动造成这些国家的秩序混乱,进而导致恐怖主义崛起,现在又把目标对准了委内瑞拉。

俄罗斯还面对来自北约的挑战。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北约国家商定了在俄罗斯退出《中导条约》后采取的政治军事措施;俄罗斯方面则称,如果北约对此采取行动,莫斯科将不得不采取对等的军事措施。

北约和俄罗斯的军演对峙也日趋激烈。自4月以来,北约在黑海、北极及波罗的海方向先后举行了“海上盾牌-2019”“挑战北极2019”和“波罗的海行动-2019”等多场大型海上联合军事演习,从三个方向对俄罗斯实施强大的军事压力,试图将其拖入多线作战的困境。面对北约的挑衅,俄罗斯做出了积极回应:黑海舰队发射“口径”导弹在黑海进行了射击演练,对北约进行警告;波罗的海舰队派出战机、舰艇正面应对,通过海上军事演习和空中拦截打压北约的气焰。

双方关系短期内难以转圜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与美国未能建立起全面平等伙伴关系,“回归欧洲”的愿望也化为泡影。在这种背景下,俄罗斯精英开始从自身文化和历史传统中寻找社会稳定和发展的良方。

新世纪以来,普京整治寡头干政、加强中央权威和国家对经济的控制,并提出了“可控民主”“主权民主”等理念。普京的一系列举措使俄罗斯走出了混乱局面,但却被西方指责为“专制和倒退”,成为双方关系不睦的原因之一。普京主张回归东正教传统价值,强调俄罗斯历史的重要意义,得到了俄罗斯民众的积极回应。在对外政策上,俄罗斯坚决反对北约东扩,同时忧心于欧盟的扩大,特别是把触角伸向前苏联地区。对此,美欧态度强硬地给予回绝,表示莫斯科无权干预。最终,北约在完成对中东欧和波罗的海国家的扩张后,乌克兰就成为下一步扩张的首要目标,最终引发了乌克兰危机,导致欧洲安全恶化和美俄关系的严重倒退。

考虑到克里米亚地位已经难以逆转且乌克兰坚决要加入北约,以及华盛顿反俄政治正确的政治现实,决定了美俄关系短期内难以转圜。可以断言,即使2020年(或2024年)美国新总统当选,以及俄罗斯实现权力交接,美俄关系也难以出现大的转变。

尽管在大阪会晤中特朗普和普京都认为改善关系符合两国的共同利益,也符合世界的利益,但双方对利益的认知显然是不同的。原因在于,要么俄罗斯承认失败,同意继续按照美国制定的规则行事,要么美国承认俄罗斯有权促进和保护自己在世界上的利益和权力,而这些都不是两国所能接受的。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俄罗斯东欧中亚学院教授、中亚研究中心主任)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9/0702/202568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