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论坛推荐 G20大阪峰会:能否给不确定世界带来确定性

G20大阪峰会:能否给不确定世界带来确定性

6月28日,一年一度的G20峰会将在日本大阪开幕。这是日本首次以东道主的身份,亮相这一全球经济治理的首要平台。日本媒体称,在美国推行单边主义、市场波动性日益加大的背景下,本次峰会可能成为多边贸易体系最重要的时刻之一,可能对未来几十年的经济格局产生重要影响。它能否给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带去确定性,备受外界关注。

今年的热点和挑战

不知不觉,G20峰会已走过11年历程。如今,G20峰会已成为观察国际政治经济格局演变的重要窗口,以及主要国家围绕全球热点问题展开协商和博弈的最高级平台。

那么今年,摆在各位“大佬”面前的,都有哪些全球经济的热点和挑战?有观点称,与半年多前的G20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相似,世界范围内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势头不减,朝鲜、伊朗、英国“脱欧”等热点问题依然难解,美国政府到处挥舞贸易大棒的做派丝毫没有收敛,G20其他成员国已遭受不同程度的影响。

与当时情形不同的是,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发生了诸多变化:全球经济增长乏力,引发全球央行“降息潮”;全球贸易动力不足,增长预期被下调;美国经济由顺风逐渐进入逆风状态,下行风险增加;美国总统换届选举拉开帷幕。

欧洲分析人士指出,其实,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前,世界主要经济体就已表现出保护主义的倾向,但特朗普使这个问题达到了沸点:他让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全球发动关税攻势,让过去70年来、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系岌岌可危。据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现阶段贸易摩擦可能会在2020年将全球GDP水平拉低0.5%,造成数千亿美元的损失。

专家普遍认为,美国极具破坏性的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已成为当下全球经济遇到的最大挑战。日媒指出,在大阪峰会来临之际,多边主义和全球集体主义正面临巨大阻力,尤其是在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支柱领域:贸易。

此外,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全球治理室主任任琳认为,在全球经济治理过程中,各国还面临其他两个难题。其一如何提高关键大国之间的向心力和凝聚力:只有它们达成默契,才能有效发挥合作机制的功效,提供全球公共产品,维持世界经济的稳定和增长。其二急需解决一个“现代化”的问题,以跟上科技和经济的发展脚步:目前,一些经贸规则和标准缺乏国际共识,一些新生事物

(如“数字经济”、电子商务等)又缺乏统一规则,才导致一些贸易摩擦的产生。这也是诸如WTO等国际机构亟待改革的原因所在。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吴正龙指出,从历史上看,大阪峰会将是2008年各国首脑协调应对金融危机以来,具有重要意义的一届,多边主义贸易体系正处于关键节点。《日本时代》称,大阪峰会可能对未来几十年的经济格局产生影响。

19对1可能再次上演

面对上述挑战,各国首脑如何展开协调,又将会给出怎样的方案?

G20大阪峰会的官网罗列出即将聚焦的八大领域,分别是世界经济、贸易与投资、创新、环境与能源、就业、女性权利、可持续发展以及健康。专家认为,本次峰会的看点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降低贸易摩擦、推动WTO改革、“数字经济”、双边和三边会晤等。

首先,降低贸易摩擦、推动经济增长,将是峰会的一大核心议题。外界预计,美国很可能会继续表现出保护主义的放纵倾向,但其他G20国家应明确支持自由贸易。日经新闻称,各国领导人能否在联合声明中凝聚共识、释放对抗保护主义的明确信号,已成为最大的关注点之一。去年G20峰会上,正是由于特朗普的固执态度,联合声明中第一次没有包含关于“反对保护主义”的誓言。

吴正龙认为,G20峰会需要进一步重申多边自由贸易体制的重要性。从此前部长会的决议看,最后的宣言预计还是会放弃“反对保护主义”这项重要承诺,以保全特朗普政府的“面子”,但可能会提到“努力实现自由、公平、非歧视、透明、可预测和稳定的贸易和投资环境,以保持我们的市场开放”。

就贸易摩擦而言,“最受关注的就是中美领导人的会晤”,任琳指出。

6月1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约与特朗普通电话。特朗普表示,期待着同习近平主席在大阪峰会期间再次会晤。习近平指出,愿意同特朗普在大阪峰会期间举行会晤,就事关中美关系发展的根本性问题交换意见。但在经贸问题上,双方应通过平等对话解决问题,关键是要照顾彼此的合理关切。

“外界普遍期待,通过这次会晤能为此前的经贸摩擦降温,为充满诸多不确定因素的世界经济注入一点确定性因素。”任琳指出,毕竟,中美两个世界第一、第二大经济体之间的经贸关系,直接或间接地牵动世界各国的经济,也牵动全球市场的稳定运行。

有美媒指出,虽然会晤前景难料,但美方挑动贸易纷争的做法越来越受到质疑。24日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举行的听证会上,反对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声音再次响成一片。也有美国分析人士警告,若不尽快与中国达成协议,特朗普的连任之路将面临“严重危险”。

其次,WTO改革也是峰会一大看点。这是去年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上确定的议题,直接关系到G20峰会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作用。

就此前部长会的决议看,吴正龙指出,各方似乎已就WTO上诉机制的改革取得共识。此前,个别发达国家曾对上诉机制的改革进行阻挠,甚至造成上诉机制几乎陷入瘫痪。落实改革后的上诉机制,应该能在处理贸易争端方面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任琳认为,WTO本身面临诸多问题,包括机构、架构等系统性问题,也包括一些争议性的规则以及一些新生规则和标准的制定等。而在推进WTO改革方面,G20峰会具有特殊的优越性。其一,作为全球经济治理的重要协调机制,它的规格高于普通论坛,能迅速及时地对一些问题作出反应。其二,它齐聚世界主要经济体国家,但规模又比“大多边”小,与一些既成的国际组织相比,更具灵活性和协调力。因此,G20峰会有望构画WTO改革的“路线图”,分步推进,规避冲突,让世界重新回归基于规则的经济和贸易秩序。

双多边会晤受关注

再者,中俄印三方会谈颇受外界关注。不难发现,这三个国家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金砖国家、新兴经济体的国家、世界经济排名前十位的国家;都受到美国单边主义的冲击和威胁。如今,它们坐到一起,商讨共识,有助于应对世界经济的不确定因素。

任琳认为,这三个国家间本身就有成熟的对话机制和合作模式(金砖平台、上合平台)。在美国单边主义已经对世界经济构成威胁的背景下,中俄印进一步协调立场、寻求共识,发出支持和维护多边主义、保持世界市场稳定、改革全球治理体系的更强音,具有重要的意义。

有观点认为,三国可在能源、科技等领域加强合作,扩大共同利益。有分析人士称,中俄印早有在G20峰会期间举行会晤的惯例,再加上日美印也将在峰会期间举行三边会晤,而两者的“交集”印度正是此次会晤的发起者。因此,这或许也是印度一贯奉行的“平衡外交”的表现。

最后,外媒也对另一场可能的双边会晤给予关注:美俄首脑会。最近一段时间,美方想促成“特普会”的信号似乎很强烈。6月11日,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表示,特朗普将在G20大阪峰会期间与普京举行会晤。然而半个月过去了,美国政府官员的会晤表述仍然含糊。克里姆林宫称,白宫尚未正式提出外交请求。

有评论称,特朗普确实想改善美俄关系,并以此撬动其他国际关系。他对普京本人也一直充满好感,哪怕美俄关系交恶、峰会在最后时刻告吹,两人也从没有真正“撕破脸”。但是,美国国内对俄罗斯的敌意以及两党斗争,限制了特朗普的腾挪空间。到目前为止,特朗普和普京只有过两次正式会晤——2017年汉堡峰会、2018年赫尔辛基峰会。然而,两次会晤都没有给美俄关系带来起色。这次,“特普会”又将以怎样的形式呈现,不久就会有答案。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9/0627/202494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