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海疆纵横视点 456万美元和巴菲特共进午餐值不值

456万美元和巴菲特共进午餐值不值

一顿饭到底有多贵,这事儿似乎一直是被巴菲特定义的。“巴菲特午餐”竞拍每年刷新纪录,今年被来自中国的孙宇晨夺得,45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153万元),创下拍卖纪录。竞拍收入全部捐赠给慈善机构格莱德基金会。

对于这顿饭来说,盘子里装的东西本身并不算贵,竞拍成功者可以带7位朋友到巴菲特“御用”餐厅史密斯·沃伦斯基牛排餐馆用餐,菜单上有59美元的冷水龙虾,也有49美元的牛排。古有韩信一饭千金,今有巴菲特一饭数百万元美金。无论是饭桌上坐着的人还是我等看热闹之人,都心照不宣地知道,这顿饭吃的绝对不是饭本身。

早期竞拍巴菲特午餐的大多是“巴菲特迷”。2007年竞拍成功的加州投资基金公司经理莫尼什·帕伯莱早在1997年就给巴菲特写过私人信件,表达了想要为巴菲特免费工作的意愿。

新加坡华裔商人杰森·秋2005年成功和巴菲特约了一顿饭。午餐两年后,他在接受采访时坦言,自己在投资早期,早已熟读巴菲特的书籍。在和偶像吃饭时,他沒有花很多时间来谈论投资,因为他认为从书中就可以了解到相关内容,为此他事后还受到了亲朋的批评。而至于咨询巴菲特的部分,看起来只是安慰剂:“他的建议证实我们做的是正确的,而且我们没有错误解读书中所有关于他及其投资哲理的内容。”这也许对这位“铁杆粉丝”而言已足够。

从中国商人下场搏斗开始,巴菲特午餐见证的,更像是一场从“粉丝经济”到“网红经济”的华丽转身。

每年巴菲特午餐拍卖都能自然集聚目光——巴菲特在中国“封神”时,就连还是个中学生的我,都慕名买了两本《卡内基成功学》《巴菲特投资学》。每顿巴菲特午餐的竞拍都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还有什么比得上这块“天然广告牌”。

2006年,创办了小霸王和步步高的段永平拍下下一年的巴菲特午餐。他为了这次会面,一直在与巴菲特通电子邮件,同时苦练英语。巴菲特也没辜负他的用心良苦,把会餐时间足足拖了3个小时,才结束这顿在当时号称天价的午餐。

相比于段永平,号称中国“私募教父”的赵丹阳早已准备好3份“套路”——送给巴菲特东阿阿胶和贵州茅台、拿出十几本《滚雪球:巴菲特和他的财富人生》请他签名、还拿出自己当时持流通股最多的物美商业年报请老人家过目。

巴菲特在饭桌上开什么灵丹妙药,都不及巴菲特本人这剂药方有用。赵丹阳吃完这顿饭,不出半个月,手头持有的股票就涨了1.5亿元。不过这也让巴菲特不得不再立下一个规矩:午餐期间不得讨论个股。

老爷子划定的禁区,并没有削弱这顿饭的价值。赵丹阳在吃过那顿饭后模仿巴菲特每年给股东们写一封信。与巴菲特吃完第二顿饭后,事业小有成就的吉姆·霍尔柏林在8年后也搞起了自己的慈善午餐。基金经理盖伊·斯皮尔写起了个人的成功励志学《与巴菲特午餐时,我顿悟到的5个真理》。在回忆起这个“空气都为之震颤”的时刻,他深受启发:“这不是一个公平的世界,你和谁混在一起,比你自己是谁更重要”,据说他还为此把自己的住所从华尔街搬到瑞士。

这是一顿共赢的午餐,竞拍者获得名气、基金会获得捐赠。就连餐厅也不例外,他们为此每年要向格莱德基金会捐款1万美元,并为午餐会免费提供食物,而收获远超于此。

与国外民众单纯看看热闹相比,拍下巴菲特午餐的中国商人从一开始便开启了骂声与名声“齐飞”的新模式。13年前,段永平活生生把竞拍价格拉高了一倍,被怀疑中了“中国溢价”的套路、捐赠流向国外“罔顾同胞”,他只能尴尬地解释在这个年龄自己比巴菲特捐得多。等到2年后,赵丹阳再出高价时,已少有人质疑他的一掷千金,只是怀疑他在赴宴前所持股票价格涨落之诡异,像是设好了一个局。2015年朱晔凭新出的“天价”让旗下公司在股市上昙花一现,如今更是因巨额亏损面临着证监会的调查问询。

争议成了巴菲特午餐中不可或缺的调味料。拍出超越20年前第一顿午餐价格182倍价格的孙宇晨,招来的争议比之前的中国商人更甚。

这名90后币圈“红人”自然深谙网红经济的吸睛大法。如今,演艺圈零演技明星靠着流量就能获得主角之位,远赴戛纳蹭红毯的网红“戏精”也能拥有姓名,早就证明“黑红”也是一种红。至于能不能在饭桌上施展口才、说服对方,孙宇晨自然在午餐后有他自己的一套说法。

每年水涨船高的价格,都能让前一年的竞拍者心有余悸地拍拍胸膛:我们拍的午餐还不算最贵的。最值得偷着乐的,恐怕还是在竞拍开始的第二和第三年,仅花了4.5万美元就获得与巴菲特两次共进午餐资格的吉姆·霍尔柏林和斯科特·蒂尔森。不过即使在当时,他们也被人吐槽太过疯狂,如今他们在媒体上骄傲地说:“毫无疑问这是我们所有人花得最聪明的钱。”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9/0612/202344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