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论坛推荐 孙海潮:英国脱欧前景仍不明朗

孙海潮:英国脱欧前景仍不明朗

从6月7日起,特蕾莎·梅首相领导的英国政府便成为“看守政府”,待新首相产生后便会向女王提出总辞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英国议会将会上演一幕幕令人惊心动魄且扣人心弦、目不暇接的活报剧。

5月26日欧洲议会选举结果表明,成立仅4个月的英国“脱欧党”,既无健全的组织机构又无政纲,只以“脱欧”为竞选口号,竟然获票31.6%,横空出世为英国第一大党。执政的保守党仅获票9%,为1832年以来近200年最差记录,由第一大党退居第五,为在脱欧进程中的无能付出沉重代价。亲欧的自民党获票20.3%,工党14.1%,绿党12.5%。工党总结选举失利主因是脱欧态度不明,工党领袖科尔宾随后提出二次公投的主张。“脱欧党”领导人拉法奇已提出要参与脱欧谈判,若10月31日还没有脱欧,“下届立法选举将会重现今天的结果”。

英国加入欧盟46年来,在贸易金融、人员服务、商品制造、军事情报等只要是能够数得过来的领域,双方都互为最重要伙伴,光互相在对方的数百万移民的地位问题如何解决就难如上青天。脱欧后双方人员往来需要签证,边境货物检查,英吉利海峡海底隧道也将关闭,届时的混乱不可想象。不论有无协议脱欧,都将对彼此造成极大损害。欧盟方面说已做好最坏准备,法国与英国的边境检查设施已在加紧建设。英国商界已在做最坏推算,为可能出现的日常消费品甚至药品食物蔬菜水果短缺加紧囤积。跨国银行和金融机构已将上万职员和逾万亿美元资产转移至欧洲大陆。拖累经济和抑制投资的局面也已形成。英国还可能陷入全面混乱甚至骚乱。英政府已制定紧急情况下动用军队维稳的方案,甚至把王室从伦敦转移到安全地方以“保护国家最高象征”的预案。

IMF预测,英国脱欧可能使欧盟整体经济损失降低1%,而欧盟作为一个整体,是名义上的世界最大经济体,经济下滑势必拖累世界经济。英国是世界第五大经济体,无协议脱欧将使英镑大跌,外贸崩盘,机场和边境拥挤不动甚至瘫痪。

脱欧问题上,英国议会已没有严格的反对党与执政党概念,而分成了泾渭分明的脱欧与拥欧两大阵营。1月15日议会否决梅首相苦心经营的脱欧协议,两派都声称自己获胜。脱欧派宣称成功地阻止了“软脱欧”,顶住了梅强迫通过其方案的压力,捍卫了国家利益;留欧派宣称是他们的反对票冻结了脱欧进程,更好地捍卫了国家利益。保守党前首相梅杰告诫梅首相,不要被保守党内强硬脱欧派所绑架,不要再提什么不再留在单一市场和限制难民等“红线”了,应提出多种方案供议员们选择,征求意见后将折中方案提交议会通过。

3月中下旬以来,英国议会下院几乎天天都在就脱欧问题进行辩论和投票。3月27日,议会否决了梅首相脱欧协议的8项替代方案:英国无协议脱欧的最迟日期应是4月12日;英国将以挪威模式加入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机制;英国将继续留在比欧盟更为松散的欧洲经济区,同时加入欧洲自贸协定;脱欧后与欧盟谈判签署长期与全面关税协议;与欧盟单一市场建立紧密联系关系;引用欧盟宪法条约第50条,既然英国议会不同意无协议脱欧,索性取消脱欧决定;就脱欧协议举行公投;既然脱欧协议无法通过,干脆无协议脱欧。议员们提出要重新掌握脱欧日程。可议会否决的8项内容把一切可能性都排除在外了。这也不干,那也不干。进也不行,退也不行。议会投票结果是把一切脱欧和留欧的可能性都否决掉了,把一切通路都堵死了。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愤怒”地持续向英国议员发问:“你们不要什么外界都知道了,但你们到底想要什么也应该让外界知道呀!”

特蕾莎·梅首相已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梅首相去年12月已说过将不会领导2022年的立法选举,3月27日则明确向执政的保守党议员团以请求的口吻郑重说出“我已准备好提前离职,只要对国家和对党有利就行”,“只要脱欧协议能够获得通过,我宁愿辞职”,“我将不会成为障碍”。事实证明,梅首相确实再也无力苦撑危局了。

3月29日,本是英欧商定的双方“协议解除婚约”之日,英国议会却在进行第三次纠结。梅首相接受了前两次失败的教训,以及下院议长约翰·伯考的有关要求,只就脱欧协议中的北爱边界、英国移居欧盟居民地位和权利、向欧盟支付预算和赔偿等问题将由议会讨论,英国与欧盟未来关系的政治声明则容后再议,前外交大臣约翰逊等人担心脱不了欧改投赞成票,结果仍以344 :286的比率遭到否决。梅首相以辞职换取议员通过脱欧协议的努力仍然归于失败。脱欧出现两种前景:一是4月12日无协议脱欧,二是长期拖下去。脱欧前景更加模糊,政府只能尽力避免使国家陷入混乱。工党再次要求梅首相辞职。数千名强硬派民众在议会外面集会,坚决要求立即脱欧。舆论称备受责难的梅首相又受到沉重一击,而且走上了被告席。既不脱欧,又不留欧,脱欧难决使国家分裂,社会撕裂,“历史的讽刺”意味太过深厚了。英镑汇率在国际金融市场应声下跌。

议会连续三次否决脱欧协议,使脱欧前景更加模糊,政府只能尽力避免使国家陷入混乱。工党再次要求梅首相辞职。数千名强硬派民众在议会外面集会,坚决要求立即脱欧。数十万英国人在伦敦游行反对脱欧并要求二次公投。数百万人在议会网站移置请愿书,要求进行二次公投。

4月1日,英国议会再次进行“指示性投票”,维持与欧盟关税同盟、建立共同市场2.0、二次公投、达不成协议索性取消脱欧等4个选项均遭否决。议员们又一次展示说“不”的能力。

4月5日,梅首相提议把脱欧日期推迟到6月30日。法国外长勒德里昂称,英国应该尽快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是停止在脱欧问题上混乱状态的时候了。“欧盟不能永远生活在英国脱欧的过程之中。不能因英国内政的无穷变化而永远消耗下去。”“欧盟已经筋疲力尽了。”

4月10日,欧盟讨论英国脱欧问题的特别峰会在布鲁塞尔举行。最后同意将脱欧时限后延至10月31日。双方都认识到无协议脱欧对英欧都是一场经济、政治与战略灾难。欧盟各国领导人都同意延期脱欧,只是就脱欧的时限和条件进行彻夜讨论。马克龙要求对英强硬,使英国不能再成为欧洲建设的阻碍性力量甚至“特洛伊木马”。默克尔则愿给予一段“恢复理智的时间”,以便让英国政府和反对派工党协调立场,有序脱欧。

5月22日,特蕾莎·梅首相宣布将于6月7日辞职。虽然她为出任英国历史上第二位女首相深感荣幸,已尽最大努力为国家服务,但因无力补天而失尽颜面,处处荆棘。“脱欧首相”殚精竭虑仍无法脱欧,只能另请高明。梅首相泣不成声的画面感动了全世界,却感动不了英国人。欧洲议会选举后,推动脱欧和领导脱欧的保守党已沦落为无足轻重的小党,虽然现已有12个人在觊觎或称将竞争首相职位,而且脱欧派代表人物、前外相约翰逊呼声最高,但能否领导英国脱欧仍是极大的未知数。5月29日,网传称约翰逊因在脱欧公投过程中“误导民众”遭法庭传唤。原因是约翰逊大肆宣扬英国每周要向欧盟支付3.5万英镑(合4万欧元),英国入欧数十年来吃了大亏,激起民众恐慌和对欧盟仇恨。大批人受误导后投票赞成脱欧。若果真如此,约翰逊“谎言政客”的嘴脸将会遭到彻底唾弃。

5月28日晚,欧洲议会选举两天之后,欧盟28国领导人齐聚布鲁塞尔,举行特别峰会,讨论欧盟今后5年的领导班子组成问题。最紧要的是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情绪低落”地与会,因为她已是“辞职首相”,英国也已被脱欧拖累的寸步难行,且不知路在何方。

5月31日,在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前两天,特朗普接受《太阳报》采访时称,在特蕾莎·梅的12位潜在继任者中,“约翰逊将是一个优秀首相,会干好自己的工作”。特朗普在竞选和就任后曾反复强调英国脱欧是好事,其他欧盟国家应该效仿,甚至当面劝说马克龙率领法国退出欧盟。他并不在乎访英前应该制造友好气氛,而是要继续打击和贬低虽已宣布辞职但还将接待他的特蕾莎·梅首相,继续唱衰欧盟。这就是特朗普。特朗普还要求英国选派脱欧党主席法拉奇与欧盟谈判,不应向欧盟支付“分手费”,应该尽快无协议脱欧。美国将与英国签署自贸协议,以弥补英国脱欧所受损失。特朗普公然干涉英国内政,英国媒体怒斥为“可耻”。

英国脱欧是在政客“天下本无事”的情况下,“庸人自扰之”而导演的一场闹剧,演变为欧盟和英国的双重历史性危机。英国已被脱欧全面绑架,英格兰与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处于对立状态,民众则分裂为两大阵营。苏格兰已要求再次举行独立公投。

英国当前的最大问题是弥合分歧和显示团结,而议会几个月来的表现证明,“民主”恰巧成为扩大分歧和破坏团结的“利器”。执政的保守党通过“民主”方式组织公投通过脱欧议题,却无法经由“民主”实现脱欧目标,更在“民主”面前溃不成军,已笃定在下届立法选举中丧失政权。“民主”又催生了一个“脱欧党”,除了“乱上加乱”之外,别无其他解释。

英国“脱欧党”虽已成为第一政治力量,但英国脱欧前景仍然扑朔迷离。协议脱欧与远远协议脱欧,脱欧与反脱欧的斗争不会止息,还将更加激烈。10月31日的脱欧期限恐怕还要后延,英国还将在困境中挣扎。

英国是西方代议制民主诞生之地。“民主之母”反被“民主所害”,陷入历史窘境。英国的困局折射出社会和众生万象,不同的人会得出不同的结论。(作者为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前驻外大使)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9/0612/202339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