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论坛国际纵横 萨卡什维利开启“乌克兰岁月2.0”

萨卡什维利开启“乌克兰岁月2.0”

5月30日,萨卡什维利抵达基辅的鲍里斯波尔机场,他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发布了支持者用象征乌克兰最高欢迎礼仪的面包和盐热情迎接他的视频,并配以文字“我萨卡什维利又回来了!”

无国籍人士萨卡什维利终于又拿回了乌克兰国籍。据乌克兰国家通讯社报道,5月28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下令归还萨卡什维利的乌克兰国籍。但几乎就在4年前的同一天,当他第一次被授予乌克兰国籍时,萨卡什维利怎么也想不到,短短4年时间,他的“乌克兰岁月”会过得如此戏剧化、如此跌宕。

2015年5月29日,时任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授予萨卡什维利乌克兰国籍,并于次日任命他为乌南部城市敖德萨州州长。当时波罗申科对敖德萨人民这样介绍萨氏:“这位亲爱的朋友是你们的新任州长,乌克兰人萨卡什维利。”这是萨氏在乌克兰最风光的时刻,而鲜为人知的是,萨、波两人曾是多年老友,后者还是萨氏在基辅大学读书时的校长。

然而萨卡什维利极度亲西方的立场并不能团结以俄族居民占多数的敖德萨州,反而激化了当地的民族分裂。同时小小的敖德萨州州长也满足不了萨氏的政治野心,他的不安分最终也造成了与波罗申科的决裂。2016年11月,萨卡什维利辞去州长职务,并组建“新力量运动党”。之后,他多次指责波罗申科贪腐,任人唯亲,并和前总理季莫申科一道发动民众组织大规模抗议,要求波罗申科下台。

作为回击,2017年7月26日,波罗申科签署命令,剥夺萨氏的乌克兰国籍,理由是后者为获得该国国籍向乌移民机关提供虚假的个人信息。

从2017年7月被剥夺国籍至2018年2月被驱逐出境,这半年可谓萨卡什维利在乌克兰的“至暗时刻”:他曾以威胁跳楼拒捕,也曾绝食数日抗议。

据报道,被驱离乌克兰的一年间,萨氏在荷兰担任讲师,但这样平淡的日子显然难以让他获得满足感,“经常感到寂寞无聊”,萨卡什维利在社交网站上说。

他在等待机会。这个机会就是2019年的乌克兰大选,这一次萨卡什维利将宝都押在了泽连斯基身上。在第一轮大选投票之前,萨卡什维利就称自己与泽连斯基“英雄相惜”,称这个带来新气象的总统候选人不像传统的乌克兰政治家那般死气沉沉。在泽连斯基胜选之后,他告诉这位新总统,如何对付“狡猾”的波罗申科和“难缠”的普京。

对于已然翻脸的老友波罗申科,萨氏的建议是集中力量进行打击,为此短短两个月里,他爆出许多猛料。在离大选投票不到20天的时候,萨氏接受采访时说,波罗申科犯有叛国罪。2014年,他曾希望以克里米亚做交易,来换取乌克兰加入北约和欧盟的资格。萨氏言之凿凿称,当时作为心腹,这是波罗申科与自己的“私房话”。如今这番“私聊”也成为清算波罗申科的重要罪证。

而对于普京,萨卡什维利建议泽连斯基采取拖延术,不要着急与他见面。萨氏认为双方现在在比拼耐力,谁沉不住气谁就输了。如今看来泽连斯基听了他的“忠告”。

面对萨卡什维利的推心置腹,泽连斯基也大有“投桃报李”之意:4月1日完成首轮投票后,泽连斯基就对媒体盛赞萨氏,称他是“乌克兰民主”的坚定捍卫者,并且是一位高水平的顾问,“应该回来,也欢迎他回来”。

对于泽连斯基来说,恢复萨卡什维利国籍不是因为其对民主信仰多么坚定,而在于萨氏具有实用价值。5月20日,泽连斯基在就职典礼上出人意料地冒着违宪风险宣布解散最高拉达(议会),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萨卡什维利曾提醒过他,拉达中有大批波罗申科的人马,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给这个根基未稳的新总统“使绊子”。据乌克兰电视台112频道“纳什·马克西”节目透露,萨氏告诫泽连斯基,若不扫清拉达这个障碍,泽连斯基的下场可能比前总统尤先科还要惨。尤先科当年也面临弱总统强议会的局面,难以施展抱负,并于2010年以全球在任总统连任竞选得票率最低纪录黯然下台。

“泽连斯基需要萨卡什维利的支持。”《基辅邮报》评论称,“萨氏在乌克兰有很深的政治根基,反波罗申科就是他的王牌。”

“我萨卡什维利又回来了!”在如此耳熟的声音中,萨氏开启了“乌克兰岁月2.0”。但不知道“回归”于他、于泽连斯基、于乌克兰又会意味着什么。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9/0531/202240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