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论坛推荐 “台独”扫帚是民进党魔幻现实主义的笑话

“台独”扫帚是民进党魔幻现实主义的笑话

近日,岛内统派人士给台行政部门负责人苏贞昌送去了一口棺材。当然,这并不是要恭贺苏“升官发财”,而是对其“拿扫帚抵抗武统”的义和团式挑衅言论的辛辣讽刺,是要让不惜将台海拖入战争风险的激进“台独”分子能“求仁得仁,死得其所”,表达台湾民众不愿被愚弄,也不愿做炮灰的心声。

民进党叫嚣战争,拒绝和平的戏码演给谁看?

苏贞昌的战争谬论并非一时兴起,而是民进党当局近期一系列针对两岸和平发展与和平统一的舆论,而针锋相对展开的战争威胁和悲情攻势。苏不但要拿扫帚“抵抗解放军”,还自比丘吉尔,用台湾自比二战时期的英国,用其蹩脚生疏的幕僚资料引经据典地描绘出一幅两岸战争狂想曲,及其负隅顽抗的演绎画面。苏此举是为了配合其上司蔡英文日前对美媒讲出“中国是全球最大威胁,台湾站在抗中前线”,要求各国联合抗中,表态台湾愿意做承受大陆“第一波攻击”的“矿坑中麻雀”,为西方抗中飞蛾扑火的“战争宣言”。随后,英系民代罗致政出面反驳柯文哲“台湾撑不过(解放军攻台)2天”说法;军方则将希望寄托在美日驰援之上。

民进党刻意歪曲大陆力求和平统一的两岸政策,渲染两岸战争和大陆“军事威胁”的虚拟危机,无疑是将恐怖情绪和由此激发的舆论肾上腺素当做“选举春药”。这是民进党一贯的政治伎俩,在岛内扭曲的政治和社会生态中有其特定效用。今年是选举年,民进党一切动作都是围绕选举展开。

近几个月来,蔡英文熬过了去年“九合一”惨败时的低谷,通过政治手腕摆平派系,基本解决了党内出线权危机,在其两岸、经济、民生和社会治理等各项政策依然没有起色,对结构性问题束手无策的情况下,只能选择巩固绿营基本盘的极端保守选举策略。

对于大陆的和平统一政策,国民党大佬吴敦义、王金平等近期重申签订“两岸和平协议”主张,蔡当局不但故意混淆“一国两制”和“九二共识”,攻击国民党对和平的诉求是“投降协议”,最近更加码散播其“恐中迷幻药”,不但拒绝理性共识和两岸和平,更展现出好战赴死姿态。但这并不是真的抱着玉石俱焚的战争意志与牺牲精神要做“屠龙”的堂吉诃德,而只是要向特定的国际和岛内听众表达愈发顽固的“抗中”立场,投靠收买国际和岛内的“反中、恐中”势力和绿营的基本教义信徒。

民进党执迷不悟,盲人瞎马将继续祸乱两岸

不过,在当前形势下,民进党这种看似一抓就灵却实则老旧过时的套路不但未必奏效,反而有可能变成一个危险的自我实现预言。

首先,蔡英文错估了“恐中牌”的边际效应,或将使其重蹈“九合一”惨败覆辙。虽然蔡英文暂时稳住了党内各方,但仍处于蓝绿白角力的被动地位,在当前主流民调中无论如何排列组合都是垫底。蔡的考量大抵是,政治上拿不到泛蓝的票,经济民生上也很难取悦中间,只能走保守极端路线来尽量稳固深绿,扩大泛绿,压缩蓝白的总份额。

一方面,搞乱岛内,乱中求胜。蔡当局不断开辟和清理战场,通过“劳基法”挑起劳资对抗,通过“东西厂”追杀国民党深化政治对抗,通过多个“改革”激起世代、职业对抗,近期又利用“同婚”等操作族群、价值对抗。

另一方面,祸乱两岸,火中取栗。反对和平统一,破坏两岸和平发展局面和限缩两岸交流,营造两岸紧张、对立甚至不时制造危机,通过恐慌来敦促选民向绿营方向移动。蔡当局的“反中”不只是停留在口头上,其对两岸交流、政治协商的“三道防护网”等制度性、法律性限制正在加速具体化,启用了叶国兴等“鹰派”进入“安全委员会”,拟推动“反中决议文”,对“独派”推动“法理台独”留有“公投绑大选”的策应后手,更在地缘战略、经济利益和意识形态上不遗余力地服务美西方“对华遏制”。

但吊诡的是,2020选举形势颇类去年台北市的蓝绿白三方大战,当时姚文智也为险中求胜而剑走激进路线偏锋,表面上咄咄逼人、战力十足,终因两岸政策的狭隘将自己逼到死角,惨遭淘汰。台北是全台民意结构的风向标,蔡英文这种自掘坟墓的战法极有可能复制姚文智灰头土脸的“末位败选”结局。2018年选举已经预示,两岸议题必然成为左右2020选举的重要因素,而激进、对抗、挑衅的孤立主义与分离主义倾向并不符合两岸民众特别是岛内民众的预期。狭隘的对抗思维终将导致民进党从失败走向失败。

其次,蔡英文不但高估了台湾的抵抗意志,更误判了美国对台海战事的立场。从民调到台军自己的言行都证明,台湾民众并不热衷战争并对台军缺乏信心,台军自己也没有做“台独”炮灰的意愿;台湾民众心知肚明,不断演练逃生的蔡英文等人不会为台湾“战死”,这是民进党“抗中”策略边际效益递减的另一个原因。

不过,民进党这种玩火自焚的政治操作的大前提并不是基于台湾负隅顽抗的意志和能力,而是自认为获得了美日协防的“承诺”或默契。然而,美方从无任何官方文本承诺“协防台湾”,对于推动“法理台独”的陈水扁,美方是将其下狱的幕后推手;对于愈发嚣张的“独派”,美官方再次寄出厉声警告,行政部门甚至还要调查操作蔡英文访美的“肇事者”。美国的利益在于维持一个“模糊的现状”而非“为台独而战”。从特朗普政府来看,不但曾怀疑“协防”台湾是亏本买卖,对台湾的军事支持多为履行前任谈好的军售而无新的指标意义项目,所谓的“以台制华”更是将台湾利益公开摆上了中美谈判桌。

目前,我们看不到美国涉两岸的政策有结构性变迁的实质可能。但蔡当局总是误判其可以作为“执棋者”,从中美关系中选边、投机、渔利,甚至导致默契与规则的重构,但在中美全面博弈错终复杂的当下和大国竞合数十年的此起彼伏的常态中,这种不切实际的对美预期难免沦为一厢情愿、一叶障目的幻想。

不过应当看到,政治操作确有可能导致切实的擦枪走火风险。在注定不会平凡的2019年,在地缘政治态势复杂多变,中美关系和两岸关系都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的当下,考虑到台湾特定政治势力对大陆存在“逢喜必闹”的劣迹和惯性,在政治投机的引诱和生存危机的恐慌驱使下,一个愈发躁动、顽固且非理性的民进党和蔡当局,其“义和团”式的赌博与盲动未必不会真的让台湾沦为一百年前的萨拉热窝,到时候,民进党人能否骑着“台独”扫帚逃出生天,亦或是能用它玩出什么魔法,不妨拭目以待。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9/0303/201328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