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论坛推荐 不满美撤军“没谱”,土耳其再度“示强”

不满美撤军“没谱”,土耳其再度“示强”

1月10日,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表示,土耳其将在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打击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这与美国是否撤军没有关联。恰武什奥卢还称,美军撤军前,土耳其就决定进军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之所以推迟军事行动,是为避免美国撤军期间局势复杂化。有分析指出,土耳其再次提及军事行动是表达对美国撤军叙利亚反复无常的强烈不满,本已缓和的土美关系再现裂痕。自美国宣布撤军以来,叙局势再次洗牌,土耳其军事行动或面临更多阻力,也将进一步推进地区力量消长和格局变化。

撤军背后有“猫腻”

特朗普作出撤军决定前,于上月14日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话,背后的潜台词是要把该地区的主导权交予土耳其。从白宫起初的口吻来看,撤军仿佛是“迫切的”,且有消息称美军将在60至100天内撤离。因此从上月26日开始,土耳其向其南部与叙利亚接壤地区增派部队,待美军撤离后,直接接管叙北部重镇曼比季。但不久,美国改变了原先的基调。有媒体称,特朗普放弃了“仓促”撤军的想法,给予五角大楼4个月的准备时间。1月2日,特朗普在内阁会议上又否认了4个月的撤离时间表,强调撤军行动将在“一段时间内缓慢进行”,并拒绝透露美军还将在叙利亚驻扎多久。

反复变卦的不仅是撤军时间,特朗普对原先“极端组织已被基本消灭”的撤军理由也进行模糊化处理。由于撤军决定在美国国内遭遇诸多非议,包括前国防部长马蒂斯在内多名高官的辞职给特朗普带来极大的政治压力,特朗普不得不进行必要的政策“回调”。加之撤军对地区盟友关系造成冲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和国务卿蓬佩奥于近期开启密集的“中东之行”协调政策、安抚盟友。1月6日,博尔顿在以色列阐述美国撤军的3个预设前提,即“伊斯兰国”不能死灰复燃;遏制伊朗势力拓展;土耳其保证不打击库尔德武装。

特朗普曾表示,美国不需要叙利亚,那里没有财富,只有沙子和死亡。至于美最后如何撤军,目前已显露端倪。上月26日,特朗普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访伊拉克,表示伊拉克将成为美军在叙军事行动的前沿阵地。上月30日,美军将叙东北部哈塞克地区的50名美军及部分武器从叙利亚撤至伊拉克。另外,美国在伊拉克安巴尔省临近伊叙边境一带新修建两个军事基地。驻叙美军虽然计划撤离,但没有离开中东地区,只是从一线撤至二线,并以伊拉克为桥头堡调整兵力部署,一旦叙境内出现任何风吹草动,美军能在最短时间内重新介入叙利亚。

土美关系再次“紧绷”

特朗普宣布撤军前后一段时间,土美两国高层沟通密切,就叙利亚问题的政策和立场协调明显加强,两国关系有缓和趋势。美军的撤离将推动去年5月份初步敲定的“曼比季路线图”真正落实,在一定程度上扫除土耳其占领曼比季、摧毁叙北联邦、最终在土叙边境地区建立隔离带的障碍。土耳其认为,叙库尔德武装主体“人民保护部队”是其境内恐怖组织“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利亚的分支。土耳其寄希望于通过打破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组织形态,解决国内的恐怖主义问题。

在西方看来,库尔德武装是国际联盟打击叙境内极端组织最为倚重的力量,也是未来牵制叙政府的重要“抓手”,在一定程度上可为西方的战略诉求代言。美国抛弃库尔德武装的行为遭到国内外广泛谴责,严重影响信誉,加之库尔德武装以释放1000多名关押的“伊斯兰国”成员相威胁,更让美国如芒刺在背。因此美国将原先一走了之的“硬撤军”调整为预设条件的“软撤军”,这种调整令土耳其颇为不满。

访问以色列后,博尔顿率领的美国代表团于1月8日继续访问土耳其,却遭到土方前所未有的“冷遇和慢待”。“不接受,也咽不下”博尔顿在以色列提出的撤军条件,埃尔多安打破惯例,以“公务繁忙”为由拒绝会见博尔顿,指派总统顾问兼发言人卡林与其会面。双方会谈话不投机,火药味甚浓,最后尴尬收场。土耳其强烈驳斥了有关“屠杀库尔德人的言论”,表示“土方的军事行动无需征得美国同意”,并呼吁美国将叙境内22个美军基地移交给土耳其或将其摧毁。双方会谈后的新闻发布会也被取消。

地区势力争相“插足”

美国撤军牵一发而动全身,叙局势极其快速地发生转变,并呈现出多极化趋势。未来潜在的权力真空引发地区主要国家新一轮博弈,各方势力分化重组,不确定性因素纷纷涌现。土耳其若发动军事行动不仅需要处理好美国问题,还要顾及其他地区势力的感受。因此,有分析指出,土耳其的“战争宣言”政治考量居多,具体到操作层面将面临诸多“束缚”。

美国撤军后,法国将成为国际联盟的代言人。据报道,法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大约部署有1100名士兵,在叙东北部至少9个地点留有军事存在,主要任务是同美军一道为库尔德武装提供训练及后勤方面的保障,战时为其提供炮兵和空中支援。上月21日,库尔德武装代表同法国总统顾问进行会谈,随即取得法国支持库尔德武装反恐行动的许诺。对于法国的表态,土耳其方面多次警告法国不要庇护库尔德武装,否则“对谁都没好处”。虽然法国在叙军事力量比较薄弱,但作为西方特别是欧洲立场的代表,其话语权仍有一定分量。土法这对北约盟友如何处理彼此关系将是双方的重要关切。

面临严峻生存问题的库尔德武装正多管齐下寻求外援。除继续做美国和西方的工作外,库尔德武装还不顾美国反对,积极同叙政府和俄罗斯接触。上月28日,叙政府发表声明称,叙政府军已进入曼比季,保护该地区免受土耳其袭击。本月5日,库尔德武装表示同叙政府达成协议是“不可避免”的。另据沙特媒体报道,“人民保护部队”最高指挥官近日到访俄罗斯驻叙利亚赫梅明姆空军基地,之后走访大马士革,计划同俄叙达成“秘密协议”,核心内容为“以土地换自治”,即在俄罗斯的担保下,库尔德武装把北部边境地区交予叙政府,换得叙政府与俄罗斯对其设立自治政权的支持。8日,俄罗斯军警宣布开始在曼比季周边巡逻,潜台词就是为库尔德武装“站台”。这种情况下,土耳其如若发动军事行动将挑战叙利亚主权,危及同俄罗斯的利益组合,进而影响叙和平进程的走势。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9/0116/200878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