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论坛推荐 龃龉不断,美俄关系不容乐观

龃龉不断,美俄关系不容乐观

■美国和俄罗斯地缘政治博弈仍将持续,其主要焦点地区依然是叙利亚和乌克兰。

■美国威胁退出《中导条约》并为此设定时间表,双方矛盾升级可能引发新一轮军备竞赛,为全球战略稳定增添新变数。

■美俄关系因诸多深层次矛盾恐难实现实质性改善,但两国也在有意识管控分歧,防范发生正面、直接冲突。

美俄关系是最受外界关注的大国关系之一。过去一年,从叙利亚局势到乌克兰危机,从美国对俄罗斯实施多轮制裁到威胁退出《中导条约》等事件可以看出,美俄关系跌跌撞撞。新年伊始,俄罗斯正式指控在俄被捕的美国人保罗·惠兰涉嫌从事间谍活动。“间谍”事件给本已紧张的美俄关系又蒙上一层阴影。舆论认为,“间谍”事件只是美俄博弈加剧的冰山一角,美俄两国关系因诸多深层次矛盾恐难实现实质性改善,但两国也在有意识管控分歧,防范发生正面、直接冲突。

地缘政治博弈仍将持续

美国和俄罗斯地缘政治博弈仍将持续,其主要焦点地区依然是叙利亚和乌克兰。

在叙利亚问题上,美俄的地缘政治较量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8年末抛出的撤军消息和新年伊始做出前后矛盾的表态,使地区局势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迫于美国国内和盟友压力,本月2日,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为此前作出的撤军决定进行辩护,表示美军将缓慢撤出叙利亚,但没有给出具体的时间表。据悉,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将于1月8日开始的一周内访问中东8个国家。与此同时,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也已前往以色列和土耳其,就地区安全协调问题进行磋商。

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高级研究员彼得·布鲁克斯并不担心撤军会给叙利亚留下权力真空。他表示,目前叙利亚局势复杂,各方利益交织,美国不会坐视北约盟国利益不管,同时还要关照以色列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残余势力的担忧,美军在中东地区将继续保有强大的军事存在。

有分析指出,受制于美国国内和盟友的利益诉求,美国撤军议题变得异常敏感,未来将进一步搅动叙利亚局势。但不论美方最终撤军与否,包括美俄在内的利益相关国势必在叙利亚展开一番新的较量。

在乌克兰问题上,俄乌去年11月在刻赤海峡附近发生冲突后,美方要求俄方立即归还乌方船只和人员,并保持刻赤海峡和亚速海航道畅通。美国国务院去年12月下旬宣布将向乌克兰额外提供1000万美元军事援助,以帮助乌方增强海军实力。尽管如此,美国军方对刻赤海峡事件“不回应、也不采取行动”的态度表明,美方并不打算与俄罗斯发生正面对抗。俄罗斯副外长卡拉辛也表示,俄罗斯无意扩大在亚速海军事力量。

美国詹姆斯敦基金会高级研究员、俄罗斯防务分析专家帕维尔·费根豪尔分析认为,刻赤海峡仍将是美俄之间纷争的另一个触发点。2019年,美军“航行自由行动”可能扩展至鄂霍次克海、黑海,甚至亚速海或刻赤海峡。而俄罗斯对这种挑衅的反应可能会越来越强烈。

军备竞赛风险不断增大

尽管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去年7月在芬兰赫尔辛基实现首次正式会晤,但其后计划的11月巴黎会晤和12月布宜诺斯艾利斯会晤均因各种原因告吹。受到美俄国内因素制约以及美国内“通俄门”调查等影响,美俄元首外交取得的成果十分有限。未来两位领导人为维护各自国家利益,也难以向对方做出更多妥协,很难给两国关系带来实质性的推动。

眼下迫在眉睫的事件是美国威胁退出《中导条约》。去年12月4日,蓬佩奥向莫斯科下了“最后通牒”,称除非俄罗斯恢复全面履行《中导条约》,否则美国将在60天后暂停履行该条约义务。俄方在呼吁保留条约的同时也毫不示弱,强调将采取应对措施。

舆论分析指出,美俄相互指责对方违反《中导条约》,美国威胁退出条约并为此设定时间表,双方矛盾升级可能引发新一轮军备竞赛,为全球战略稳定增添新变数。

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近日表示,如果美国在欧洲部署中程导弹,俄罗斯将采取回应措施。在谈及俄美关系时,拉夫罗夫表示,美国将俄罗斯看作争夺所谓世界政治领先地位的竞争者,俄罗斯始终处在其压制之下。

俄国防部近日还公布了试射成功的“先锋”高超音速导弹的电视画面。该洲际导弹系统是一种新型战略武器,可绕过敌方的导弹防御系统。据估算,该导弹可在15分钟内抵达美国本土,可能于今年投入俄军战略导弹部队使用。目前,尚无其他国家拥有该型高超音速武器。为应对这一新局面,美国政府在最新的国防预算中划拨专款发展高超音速武器。

美俄针锋相对,让世界担心双方将滑向军备竞赛。有分析指出,“后中导时代”一旦来临,不仅将扰动欧洲安全格局,更将危及国际军备控制和战略稳定。

两国关系难有实质改善

整体而言,当前美俄关系仍维持在“可控的对立”中。去年美俄关系走向基本符合美国政府公布的《国防战略》报告的思路。美国国防部代理部长沙纳汉在上任后称,将持续推进这一战略,为美俄关系在新一年的发展定下基调,即美国将俄罗斯视为主要竞争对手。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涅边贾在2018年年末甚至发出了“俄美关系改善的可能性已不复存在”的悲观论调。涅边贾认为,俄美两国需要共同商讨全球问题,包括战略稳定、恐怖主义、禁毒合作和地区冲突等议题,但两国关系在短期内出现改善的前景不容乐观,“这对两国和世界都是不利的”。

俄罗斯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指出,当前俄美关系已经跌入谷底,“尽管情况很复杂,但我们不应该停止与美国方面的接触,俄美两国未来应进一步开展对话和沟通”。

费根豪尔也认为,除了内政因素,美俄之间缺乏根本战略互信,在许多问题上存在分歧,新一年里,两国在一些实质性问题上难有“惊喜”,而通过元首外交调整美俄关系也愈发不现实。但至少截至目前,美俄双方都成功避免了两军之间的任何直接冲突。

为了避免摩擦不断升级,俄罗斯方面也在寻找与美国方面“坐下来”的机会。拉夫罗夫近日在回应普京向特朗普发出的新年贺词时对媒体表示,当华盛顿方面准备好的时候,俄方可以同美方举行“建立在平等、互相尊重、考虑双方利益基础上”的会谈。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9/0107/200776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