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论坛海疆观察 美方与这2个国家谈好了交易,导致一个盟友不得不“投敌”?

美方与这2个国家谈好了交易,导致一个盟友不得不“投敌”?

时间又到了年底,地中海东岸的形势愈发明朗。叙利亚反对派和ISIS受到重创,大部分有生力量被歼灭。既然美国都准备在60到100天内就从叙利亚撤出大约2000名驻军,等于委婉地承认在这一地区的失败,因此墙头草们也不再犹豫。推翻阿萨德已经毫无可能,经过7年的混乱,巴沙尔总统在俄罗斯和伊朗等国的帮助下重新恢复了秩序,这是一场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只有胜利才能赢得尊严。从2012年开始陷入外交孤立的叙利亚顺势打破了封锁。

事实上早在2018年10月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就宣布与多个国家达成“重大谅解”。曾经在2011年11月暂停叙利亚成员国资格并对叙利亚进行经济制裁的“阿盟”回心转意。近日,22个阿盟国家里的大多数都同意重新接纳大马士革当局,只有几个国家对驱逐叙利亚反对派还留有疑虑。叙利亚与约旦的边境重新开放。阿联酋在12月27日正式抛弃了叙利亚反对派,重新恢复了关闭7年多的驻大马士革使馆。意大利、科威特、巴林等国也跟着排队。此前,由于美国在中东依然保持强大的军事存在,很多国家都要依靠美军的保护,因此并不敢表示出过多的倾向。登高踩底、见风使舵本来就是国际社会的常态,探客对此并不意外。

而意外的是,曾经与大马士革为敌的库尔德人意识到再一次遭到美国的背叛,迅速投靠了叙利亚和俄罗斯。探客认为,这种心酸的生存本能只有拥有多次被出卖的经验才能养成。12月28日,面临土耳其军事压力的库尔德武装交出了北部城市曼比季,将其移交给大马士革派来的军队。在撤离之前,库尔德武装对外发表声明:巴沙尔总统有义务保护叙利亚全境免遭外敌(显然是指土耳其)入侵,希望当局能够保护曼比季。而叙利亚军方已经进驻该城,升起了叙利亚国旗,还保证会击败所有入侵者。

库尔德武装的“投敌”实属无奈。在此之前,他们已经遭到西方的3次辜负。作为中东地区排名第4位的民族,库尔德人口超过3000万,分布在4个国家,在每个地方都沦为少数。争取域外大国的支持、实现独立建国的梦想是库尔德人追求了100多年的愿望。一战后饱受奥斯曼土耳其压迫的亚美尼亚因为站到协约国一边而获得了独立建国的报酬,这令库尔德人深受激励。可却在巴黎和会上与东方古国受到了相同的待遇——任人宰割。时任美国总统威尔逊的《十四点和平原则》提出了“民族自决”和“维护世界和平”等主张,让受压迫的弱小民族看到了曙光。但威尔逊的理想主义理念与帝国主义的美利坚格格不入,从而成了一纸空文。而截然不同的,库尔德人在100年后还对美国寄予厚望,结果下场依然是“用过即扔”,而中华民族在1919年识破了西方的伪善之后,奋发图强,如今成为两强之一。

其实库尔德人比东方古国幸运,他们本来还有另外的指望。一心要彻底制服土耳其的英法在《色佛尔条约》中规定:“库尔地人可以在幼发拉底河以东、亚美尼亚以南、叙利亚和伊拉克以北的聚居区成立自治实体,如果多数民众同意则可以建国”,但在苏俄支持下,凯末尔战胜了协约国的干涉军,英法于是又出卖了库尔德人的利益,与土耳其签订《洛桑条约》,重新划分在两河流域的势力范围。库尔德人聚居区被西方列强分为三个部分和4个国家。

错过了这个最好的时机,库尔德人开始了苦难的历程。二战时在苏联扶持下在伊朗西北部建立的马哈巴德共和国很快就覆灭。到了1900年,库尔德人为了建国选择支持美国,萨达姆随即对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展开报复。2003年,库尔德人再次支持小布什的“第二次伊拉克战争”,但美国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仅仅给予其半独立的自治地位。

作为“战斗民族”的库尔德人一直处于前线。当ISIS在伊拉克北部闹事之后,真正与其进行血战的是库尔德人,因为这一区域是库尔德人的祖居之地,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牺牲。这与当年贫弱的大国孤独地抵御日军侵略何其相似。而当ISIS滋生到叙利亚之后,美军开始介入,才再次给予库尔德人帮助。

如今,白宫与沙特和土耳其谈好了交易,大言不惭地宣布对ISIS的战事取得了胜利,无耻地抽身而去,丝毫不管盟友的死活。心领神会的土耳其派出了优势兵力,借反恐的名义增兵,携“自由军”气势汹汹地向前推进到曼比季附近,准备清剿库尔德武装。,目标就是将叙利亚库尔德人与土耳其库尔德人隔离开来,防止库尔德势力连成一片。

或许是感到内疚,西方媒体12月29日报道称,美军在接到撤出命令后,计划把包括反坦克导弹、装甲车和迫击炮在内的武器装备都留给库尔德武装,这一建议有望获得白宫的批准。五角大楼一直反对从叙利亚撤军,因为这将令美方背上“抛弃盟友”的恶名。美国并非不知道自己的北约盟友土耳其一直把库尔德武装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可特朗普与100年前满口仁义道德的威尔逊一样,还是把库尔德人当成了炮灰。只不过这一次美国人已经不屑再伪装高尚。无论如何,俄罗斯伊朗与土耳其的博弈上升为这一地区的主要矛盾。而库尔德人明知早晚会遭到出卖,却仍然不得不在一个怪圈中徘徊。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8/1231/200716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