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论坛海疆观察 串联右翼应者寥寥,班农“瓦解欧盟”行动触礁

串联右翼应者寥寥,班农“瓦解欧盟”行动触礁

“班农的极右翼欧洲行动陷入混乱。”英国《卫报》21日的头版头条以此为题称,帮助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创建基金会,计划帮助欧洲多国民族主义政党在明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争取选票。不过,班农日前承认,他的计划触礁。在他雄心勃勃计划干预的13个国家中,9个国家的选举法律规定,不允许外国组织或个人向本国政党提供政治咨询服务。

《卫报》称,班农在布鲁塞尔成立了名为“运动”的基金会,招揽欧洲各国右翼政党成为会员。作为一个净资产5000万美元的前投资银行家,班农承诺为欧洲民族主义和极端保守主义政党免费提供民调数据、数据分析、社交媒体建议,同时帮他们遴选候选人。他此前对美国《野兽日报》称,“运动”的竞技场是明年的欧洲议会大选,希望能获得1/3的议席(英国脱欧后,欧洲议会将有705个议席)。意大利《晚邮报》称,班农表示,希望借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教各国极右翼政党如何像特朗普一样赢得大选,如何像英国一样走向“脱欧”,如何使欧洲重新成为一个一个的民族国家、从而使欧盟像苏联一样自动解体。

这位被称为“黑暗王子”的右翼人士计划在13个欧盟国家发起干涉选举的行动。他上个月表示,自己已经投入100万美元用于民调,其结果和分析数据将免费提供给7个欧洲国家,帮助右翼政党在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中争取选民。班农估计,到选举结束时,这项投入将在500万到1500万美元之间。班农拒绝透露“运动”的资金来源,也拒绝将他的运动与政府干涉他国大选相提并论。他辩解称,这是因为他是个人,“与白宫没有关联,和共和党也没关系。”

不过,就在6个星期前,班农的合作伙伴——比利时右翼党“人民党”主席摩德里卡曼表示,根据比利时选举法,他的政党不能接受“运动”的捐款。从那时起,《卫报》对班农试图进行“欧洲大业”的13个国家的选举法进行调研,发现其中9个国家禁止国外个人或组织从事任何与选举有关的实质性活动。多个欧洲国家负责选举的官员和独立专家表示,班农提供的帮助被视为非现金资助。法国、西班牙、波兰、捷克、匈牙利和芬兰严格禁止外国资助本国政党选举。在德国和奥地利,非现金资助必须进行估值,并纳入有限制的外国捐款明细当中。在法国、芬兰、比利时、西班牙、匈牙利和捷克,如果其国内政党接受国外的帮助,可能因为违法选举而遭到制裁。德国和奥地利政党只能接受小笔资助,小到让班农的帮助不起作用。班农的活动在丹麦和瑞典是允许的,但这两个国家中班农希望争取的右翼政党拒绝了他。能够让班农“施展才能”的只有意大利和荷兰。不过,意大利议会正在考虑立法,禁止外国政治捐款。如果该法律通过,班农能争取的只剩荷兰极右翼政党自由党领袖威尔德斯。

班农确实将精力放在了意大利,争取到了该国右翼联盟党以及兄弟党的支持,不过五星运动党拒绝加入“运动”基金会。威尔德斯对班农干涉欧洲议会选举表示欢迎。不过除意荷之外,其他国家的右翼政党对班农的计划应者寥寥。他今年3月曾前往法国,为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袖勒庞站台,但是后者10月公开与他拉开距离,“班农不是欧洲人,而是美国人。他不可能在拯救欧洲的行动中扮演领导角色。” 德国选择党也对班农的“帮助”不感兴趣。

法国《费加罗报》称,在几年前,类似“运动”这样的组织很可能会被视为疯子之举。不过,自从英国公投支持脱欧之后,欧洲老旧的政治模式在灰飞烟灭,欧洲越来越像无数新势力、冒险家攻击的软肋。《卫报》称,欧洲对外国干涉大选警惕性已经提高。英国《金融时报》称,抱怨班农干涉欧洲议会选举会适得其反,挫败班农及“运动”黑暗企图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二者遭受彻底的失败。

在获悉自己的相关行动涉嫌违法时,班农表示,他正在就法律问题咨询顾问,“我们不会做任何违反这些国家选举法的事情。”《卫报》称,班农现在面临的挑战是,如何说服那些“运动”基金会的潜在会员,这些党派不希望因接受美国人的帮助而遭到制裁。班农坚称,他在欧洲的政治操作没有失败,他有时间招募更多政党加入,“一些人可能不会承认他们已经加入,直到欧洲议会选举结束。”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8/1127/200260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