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海疆大家其他 拉美社会主义发展的历史、特点与趋势

拉美社会主义发展的历史、特点与趋势

u=1969146975,275131919&fm=26&gp=0.jpg

[内容提要]拉美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源远流长,在发展过程中表现出强大的历史初性和多元性。20世纪以来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托派社会主义及各种民族社会主义流派都在拉美获得一定的成长空间,在相互竞争中共存和发展。当前拉美社会主义的发展依然维持着各派思想和各种实践并存和相互竞争的基本格局。拉美各派社会主义有一些共同理念和价值观,但在历史渊源以及对待马克思主义、资本主义制度与社会主义制度、共产主义等重大理论和原则问题上存在明显差异。当前拉美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探索虽面临许多难题,但其社会基础依然坚实,从长远看仍有发展空间。

本文主要从理论渊源、政治实践和社会影响等视角,对拉美社会主义发展的历史韧性、思想与实践的多元性、发展困境及未来前景进行初步分析,并对拉美社会主义研究中的若干问题进行辨析。本文所说的拉美社会主义主要有三层含义:社会主义思想和理论、社会主义实践探索、社会主义政党和组织。

一、拉美社会主义的强大历史韧性

拉美社会主义源远流长,早在19世纪中期社会主义思想就从欧洲传人拉美。1850年代欧洲一些空想社会主义者到拉美活动,并在该地区吸引了一批追随者。

19世纪中叶特别是1870年代后,马克思等人的著作不断被介绍到拉美,马克思主义在该地区的先进分子中吸引了一批支持者和信仰者。当时马克思主义在拉美的传播主要集中在欧洲移民较多的阿根廷、智利和墨西哥等国。1884年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在墨西哥出版,1895年阿根廷开始出版《资本论》。

随着各种社会主义思想的传人,拉美社会主义实践也取得突破,拉美政治发展格局得到新的塑造。19世纪末20世纪初,阿根廷、智利、巴西、古巴、乌拉圭等国家陆续建立以第二国际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的社会党。这些政党的建立及其初步的·政治社会实践,冲击了拉美的传统利益格局和政治格局,推进了拉美的政治和社会改革进程,为20世纪中叶社会民主主义在该地区的发展繁荣奠定了组织、思想和理论基础。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极大影响了拉美的政治和社会主义的发展路径。从十月革命胜利到1943年共产国际解散,多数拉美国家建立了共产党,共产党作为拉美社会主义的重要代表日益活跃在各国政治和社会舞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拉美各国共产党经历了国内外形势变动的多重考验和磨难,在逆境中生存,在曲折中发展,为传播社会主义理念、推进社会主义实践做出了重要贡献。进入21世纪后,拉美共产党不断调整战略和政策,在该地区的政治和社会领域仍有重要影响力。

20世纪中叶以后,拉美社会主义发展的多元化、多样性和民族化特色进一步加强。随着拉美民族民主运动的不断发展,该地区出现了各式各样、具有本土特色的民族社会主义思想和实践,古巴、智利、尼加拉瓜、圭亚那、格林纳达等国家的社会主义思想和实践较具代表性和典型性。尽管除古巴外,其他国家的社会主义探索最终陷入困境,但这些思想和实践进一步强化了拉美社会主义多元化、多样性和民族化的特色,丰富了拉美及世界社会主义思想和实践的内涵。

进入新世纪以后,拉美地区在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方面进行了新的探索。伴随着20世纪末政治民主化的巩固,社会主义成长的条件更加有利,拉美的社会主义思想和实践出现新一轮“高潮”。古巴继续深化社会主义模式“更新”;在智利、巴西、萨尔瓦多、尼加拉瓜等国家,主张社会主义的政党相继上台执政;在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等国家,左翼执政党提出社会主义的新思想、新主张,并开始“21世纪社会主义”或“新社会主义”的实践探索。这些新的理论和实践探索丰富了拉美地区的社会主义思想和实践,提高了拉美社会主义思想和实践的国际影响力。

综上,社会主义在拉美绵延近170年,表现出强大的历史韧性,表明其在该地区有着深厚的社会、历史和政治基础。首先,社会主义思想在拉美有着深厚的社会基础。拉美国家一直缺乏深刻的社会变革,财富占有和收入分配严重不合理,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不断加剧。社会主义关于平等和社会公平的主张满足了中下阶层实现社会变革、合理分享发展利益的愿望和诉求,具有较大的号召力和影响力。其次,社会主义在拉美有着强大的实践支撑。左翼力量不断发展壮大是拉美社会主义实践的强大动力和重要保障。左右翼相互竞争、交替发展一直是该地区重要的政治现象,左翼力量在拉美的政治社会发展中发挥着巨大的和不可替代的作用。一般地说,拉美左翼对传统或现存的社会政治秩序不满,主张政治社会变革,进行利益和权力再分配,这与社会主义的主张极为契合。左翼力量的发展壮大有利于拉美社会主义思想的发展和实践的推进。再次,古巴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成就给拉美社会主义的发展以极大激励。古巴逐渐成为拉美社会主义的大本营和左翼力量的精神引领。古巴不仅给拉美左翼以思想指导,并且给予各种方式的支持,成为拉美社会主义发展的重要推动力。特别值得指出的是,拉美民主制度日益巩固,多党制环境逐渐稳定,这为左翼政党和社会主义者开展合法斗争、通过民主途径取得政权提供了现实可能性,为拉美社会主义思想和实践的发展提供了有利的政治和社会环境。

二、拉美社会主义的多元性和多样性特点

拉美社会主义思想和实践一直具有多元性和多样性的特点。随着历史发展,有些社会主义思潮归于衰落,但拉美社会主义思想和实践的上述特点一直保留了下来。从19世纪中叶起拉美就存在多种社会主义思潮;从20世纪至今,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托派社会主义以及各种形式的民族社会主义都在拉美获得一定的发展空间,多种社会主义思想和流派在竞争中共存和发展。

(一)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在曲折中发展

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主要指拉美的共产党主张的社会主义。拉美的共产党建党百年来经历了艰难曲折的发展历程,经历了专制政权的镇压、党内教条主义和宗派主义的危害等国内和党内各种消极因素的影响,也遭遇过白劳德主义、中苏论战、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等外部因素的剧烈冲击,该地区所有国家的共产党都曾发生过严重的组织分裂,党的力量出现过大起大落的波折。然而,拉美国家的共产党经受住了内部和外部的各种严峻考验,不仅生存下来,还取得了一定发展,目前仍是该地区不可忽视的政治社会力量。

拉美国家的共产党目前大多是“合法”政党,有些党(秘鲁共产党等)虽未进行合法登记,但可通过外围组织开展合法活动。除古巴共产党外,巴西、委内瑞拉、智利的共产党力量较大,近年来通过与执政党结盟参政,在议会中占有席位,并有党员在政府内任职。多数拉美国家的共产党目前虽在野,但在国内有一定的政治影响力,有的党在议会占有席位,有的党在一些省市等地方层面执政,在工会、学生、知识分子等团体中有较大影响力。

拉美国家的共产党虽不断调整策略和政策主张,但一直没放弃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和社会主义理念,这也是其与拉美其他社会主义流派的根本区别。2016年“拉美共产党和革命政党大会”的《政治决议》提出的以下原则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当前拉美共产党的基本主张。(1)坚持社会主义原则和方向。在重申社会主义原则和方向的基础上,提出了一些新设想和新阐述;强调社会主义意味着独立、正义、平等、公平分配、尊重环境、人民自主、民主决策,是反对资本主义的唯一选择,重申“为建立社会主义而斗争”。(2)反对资本主义和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虽陷于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但作为危机的后果,帝国主义变得更具有侵略性;新自由主义是不道德的模式,资本主义正自我组织起来,并在世界范围内制定了新战略。因此,共产党人应进行反对资本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斗争。(3)强调不模仿和照抄其他国家的经验。“革命既不能模仿也不能照搬,而是需要英雄的创造”,需要制定符合各国国情的政治规划;各国国情和外部环境不同,政党状况千差万别,因此“必须尊重观点、文化和历史的多样性”。(4)强调合法斗争。拉美共产党普遍主张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通过民主方式开展合法斗争。

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在拉美显示出强大生命力,但面临新困境,成长空间受到一定限制。拉美共产党的主张在多数国家并未占据主流地位,党在理论、组织、干部队伍建设方面存在严重缺陷,没有成为拉美的主流政治力量。在日益完备和激烈的多党竞争体制下,共产党在与其他政党的竞争中往往不具备优势。许多党内部的宗派主义和教条主义严重制约了其政治影响力的发挥。党的思想和斗争策略存在严重缺陷,领导层对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和本国国情缺乏精准把握,在相当长时期内没有能制定出符合本国国情、得到各阶层群众支持的斗争战略和政策。目前许多拉美的共产党仍未提出解决各自国家政治社会难题的有效建议,其斗争策略不能满足新形势的需要,政治影响力局限于特定群体和特定阶层,总体社会影响力相对不足。

(二)社会民主主义的主流思想地位不断稳固

拉美社会民主主义一直是该地区重要的社会主义思想和实践,源于欧洲和第二国际。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社会主义思想的传播,阿根廷、巴西、智利、古巴、乌拉圭等拉美国家陆续建立社会党,拉美社会主义进入有组织的新发展阶段。二战后,拉美社会民主主义的影响迅速扩大,此类政党增加到数十个,其中不少党长期执政。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苏东剧变后,拉美共产党的影响力明显下降,而拉美社会民主主义的影响却有所提升。④

拉美社会民主主义具有独特的理论和实践特色。(1)“第三条道路论”。该理论主张既非资本主义又非共产主义的“第三条道路”,倡导民主政治、混合经济和社会正义,主张政治、经济、社会民主化,通过经济社会改革,巩固和完善民众参与的政治制度,建立自由、民主、平等和正义的新社会。(2)指导思想多元化。起初信奉马克思主义,后来逐渐出现“去马克思主义化”倾向,主张指导思想的多元化,把基督教伦理、人道主义、拉美民族英雄的思想都作为指导思想。(3)政治取向和价值观的多样性。此类政党数量众多,政治取向和价值观不尽相同,有些具有左翼倾向(如墨西哥的民主革命党、尼加拉瓜的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等),有些具有温和中间倾向(巴西劳工党、智利社会党、争取社会民主党、秘鲁阿普拉党、墨西哥革命制度党、委内瑞拉民主行动党等),有些还具有中右倾向(如哥斯达黎加民族解放党、哥伦比亚自由党等)。(4)实践的差异性。一些政党批判和否定新自由主义政策,有些党虽批评新自由主义,但在执政期间纠正新自由主义政策的立场不坚决。一些政党甚至倾向新自由主义政策。

拉美社会民主主义的温和化、改良化、全民化倾向,有利于其在该地区获得较大的成长空间。拉美社会民主主义主张温和改良,反对激进变革;主张建立自由、民主、平等和正义的新社会,反对贫富悬殊和两极分化;主张多党制和竞选制,通过“多阶级联盟”实现社会民主主义的目标;主张尊重个人权利和自由,强调国家在社会正义方面发挥调节作用。这些主张符合自由、民主、人权、代议制、多党制、政党轮替等拉美社会的主流观念,与追求稳定和秩序的大众心态较吻合,容易被各阶层所认可和接受。从这个角度看,拉美社会民主主义有着深厚的政治社会基础,其社会主流思想的地位在不少国家相对稳固。

(三)拉美民族社会主义在曲折中周期性地发展

民族社会主义是拉美社会主义思想和实践的重要表现形式。早在20世纪上半叶,秘鲁等国就出现了印第安社会主义思想和实践。20世纪中叶后拉美出现一系列民族社会主义的实践探索。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后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建立了西半球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智利社会党在1970-1973年执政期间,宣布要建立“民主、多元化和自由的社会主义”国家,树立“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模式”;由于执政经验不足和政策失误,该党的社会主义实践以失败告终。1978年尼加拉瓜革命胜利后,执政的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桑解阵)领导人声称信奉马克思列宁主义,宣布该国的方向是社会主义。1990年桑解阵大选失利而下台,其社会主义实践也随即中止。圭亚那人民大会党在1970年代提出“合作社会主义”的主张,宣布将根据社会主义的经济规律,建立“正义的社会主义社会”;1992年圭亚那政府宣布不再执行合作社会主义的政策。1979-1983年格林纳达也在社会主义实践方面进行了尝试,主张“从社会主义方向前进到社会主义建设”,建立人民参政体制;1983年该国发生军事政变,其社会主义实践终结。进入21世纪以后,拉美进人民族社会主义思想和实践的“新周期”。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等国家的左翼执政党根据本国国情,提出了“21世纪社会主义”、印第安或社群社会主义、“现代社会主义”、“美好生活社会主义”等理念和主张,并进行积极的实践探索。这些新社会主义思想和实践丰富了拉美社会主义的内涵。

拉美民族社会主义虽有各种表现形式,但有着共同或类似的理论和实践特性。(1)指导思想多元化。与社会民主主义类似,其指导思想涵盖基督教伦理、印第安传统和价值观、人道主义以及拉美民族英雄的思想,有的甚至把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把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作为重要思想来源。(2)强调自身的“独特性”。它们强调本国社会主义的独特性、独创性和原创性。例如,委内瑞拉和厄瓜多尔的“21世纪社会主义”、玻利维亚的“社群社会主义”和“美好生活社会主义”都强调从本国实际出发进行理论和实践创新,创造社会主义的“新形式”。(3)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缺乏历史联系和承继关系。委内瑞拉等国家的“21世纪社会主义”虽吸收了世界历史上社会主义思想和实践的若干成分,但与传统社会主义没有承继关系,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缺乏历史联系。(4)不照搬其他国家的社会主义模式。它们批评以苏联为代表的“20世纪社会主义”不充分考虑各国实际,不考虑各国民族、地域、文化、历史传统及政治实践的差异;强调不照搬曾经的社会主义模式,不搞苏联模式,不模仿古巴模式,不“照搬欧洲社会主义”。

拉美民族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探索是在多党竞争的环境下进行的,而以多党竞争为基础的制度性约束给其发展带来了较大的不确定性。随着政治民主化进程的不断深化,多党竞争、通过选举实现执政党更替是拉美政治发展的常态。无论是左翼还是右翼政党,都无法突破现有体制束缚,无法确保自己长久执政。一旦执政党更迭,拉美民族社会主义的实践探索就有中断的风险。智利、圭亚那、尼加拉瓜、格林纳达在过去都曾发生过类似情况,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等国家未来也面临类似风险。在曲折中周期性地发展,或将成为拉美民族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探索的基本路径。

(四)托派社会主义继续呈现被逐渐边缘化的趋势

托洛茨基主义是拉美重要的社会主义思潮,在该地区一直有一批追随者。拉美也是国际托洛茨基主义的主要阵地。在国内以往的拉美社会主义研究中,这一流派经常被忽视。

托洛茨基主义早在1920年代就传人拉美,1930年代托洛茨基流亡到拉美后,其在该地区的影响有所扩大,拉美不少国家出现托派组织(称“左翼反对派”)。托洛茨基被暗杀后,特别是1950年代后,拉美托派的影响力有所下降,但其在墨西哥等国家存活下来,在玻利维亚、智利和阿根廷等国家还具有较重要的影响。1960和1970年代拉美托派主义又趋活跃,领导了一些国家的工人运动、农民夺地斗争甚至武装斗争。1980年代初,拉美共有30多个托派组织,分布在十多个国家。拉美托派政党忽视竞选活动,把主要精力用于工人运动和宣传工作。目前阿根廷、玻利维亚、巴西、智利、乌拉圭、哥斯达黎加、墨西哥、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巴拿马、秘鲁、萨尔瓦多、哥伦比亚、洪都拉斯等国家都有托派政党和组织在活动。

拉美托派社会主义具有独特的理论和组织特征。(1)理论特点。拉美托派社会主义坚持其传统的世界革命论和不断革命论,认为任何一场革命都不可能单独取得成功并向社会主义发展;争取社会主义是斗争的唯一内容,民族的、种族的和其他类似的斗争“都要与推翻资本主义的斗争结合起来”;世界革命的中心在欠发达国家,拉美国家应先进行反帝的土地革命,再不间断地向社会主义推进。(2)组织特点。拉美托派政党规模小,即使在最兴旺的时期,许多党也只有数百人。这些政党没有建立起基层组织,没有成为全国性政党,影响力局限在首都或少数大城市。(3)政治和社会影响力弱。托洛茨基主义在多数拉美国家都没有成长为有足够影响力的政治力量。阿根廷托派政党影响虽较大,但其在大选中所获选票也只有约2%。拉美托洛茨基主义既没能把支持自己的工人和农民团结起来,其政策建议也从未被任何政府采纳过。此外,拉美多数左翼政党和组织都拒绝甚至反对托洛茨基主义。(4)斗争策略混乱。拉美托派内部分歧严重,各派立场和观点各不相同。安帕罗·罗格里格斯(AmparoRodriguez)指出:“拉美托派派别多,托洛茨基主义运动不是只有一个,而是有多个。有支持工人运动的派别,也有不支持工人运动的派别;有的主张武装斗争,也有和平主义者;有的同情格瓦拉主义、卡斯特罗主义等等,有的则不支持这些运动;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存在所谓‘野生的或未开化的托洛茨基主义’(TrotskismosSilvestres)。”(5)生存能力强。托洛茨基主义自传人拉美后一直延续至今,在一些群体和工会组织中仍有一定影响。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称赞托洛茨基是“杰出思想家”,号召学习其著作,特别是其“不断革命理论”。托洛茨基主义在阿根廷、厄瓜多尔、乌拉圭等国的知识界和学术界也有一定吸引力。

拉美托派社会主义观点陈旧,未能根据拉美政治社会变革的现实完善自己的理论和政策主张,在很大程度上脱离实际。其斗争策略的局限性不利于其扩大政治和社会影响力。如果它们不改变或修正其理论主张和斗争策略,未来仍难以取得突破性进展,将继续处于边缘化地位。

(五)激进左翼社会主义的影响力局限在特定阶层和群体

拉美地区还有一种由激进左翼政党大力推进的社会主义。在1960年代国际共运大论战中,拉美国家的共产党发生了严重的组织分裂,出现一批激进左翼政党(又称革命政党)。这些政党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在大论战乃至冷战结束后一直生存下来,且队伍还有所扩大。如1978年墨西哥共产党(马列主义)、1994年智利共产党(无产阶级行动派)、1995年委内瑞拉红色旗帜党、2009年委内瑞拉马列主义共产党先后建党。2014年,玻利维亚出现了革命共产党。目前在十几个拉美国家有激进左翼政党在活动。

这些激进左翼政党主张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反修正主义和国际主义。在政治立场和意识形态方面,它们既与拉美正统共产党有分歧,也与其他社会主义流派不同。这些激进左翼政党力量较弱,许多未进行合法登记,在国家政治和社会生活中影响不大,影响力局限在特定阶层、知识分子群体、工会等团体中。

拉美激进左翼社会主义及其政党存在严重的理论和组织缺陷,其理论主张和斗争策略严重落后于拉美的新现实,在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上所持的观点和政策主张陈旧,难以在广大社会阶层中引起共鸣,受到其他思想和力量的挤压,未来成长空间依然有限。

三、拉美社会主义的共性与差异性

如前所述,拉美社会主义思想和理论流派众多,组织形式各异,实践途径多样。拉美的各种社会主义思想和实践既有一些共性,也有难以弥合的差异。

拉美各派社会主义存在某些共性:否定资本主义,对资本主义和新自由主义持批判态度;认同社会主义理念;主张建立政治民主、实现社会公平;强调独立自主和对外关系多元化,支持拉美团结合作,反对美国霸权主义。但拉美各派社会主义也存在明显的差异性,在历史渊源以及对待马克思主义、资本主义制度与社会主义制度、共产主义的态度等重大理论和原则问题上有明显分歧。

(一)历史渊源不同

拉美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托派社会主义的理论体系都源于欧洲地区的社会主义,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和思潮有着较密切的历史联系,目前仍在一定程度上维持着这种联系。而拉美的各种民族社会主义更多地起源于本地区或本国的文明和价值观,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目前,都缺乏与欧美社会主义的国际联系。例如,查韦斯强调其社会主义根植于本国和本地区的传统文明和价值观,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EvoMoralesAyma)强调本国印第安农民社群里就存在社会主义。

(二)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不同

拉美马克思主义政党、托派政党、激进左翼政党都把马列主义作为基本原则和重要指导思想。拉美共产党强调,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马列主义和社会主义对解决拉美社会的问题、满足人民的迫切要求仍具有现实意义。托派政党除信奉马列主义外,还把托洛茨基主义作为指导思想和原则。激进左翼政党除马列主义外,还把斯大林主义作为指导思想。

拉美一些社会民主主义政党起初拥护和坚持马克思主义,但后来逐渐放弃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强调社会主义中的民主价值。也有一些拉美社会民主主义政党从一开始就反对马克思主义。有些政党虽然没有完全放弃马克思主义,但出现明显的“去马克思主义化”的倾向。例如,智利社会党曾长期拥护马克思主义,把它作为解释世界的方法;1960年代该党接受列宁的思想,宣称自己是马列主义政党;1990年代后该党出现“去马克思主义化”的倾向,宣称马克思主义不再是唯一的指导思想,在党的指导思想中融合了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的优良传统、基督教思想中的团结互助和解放的价值。

拉美民族社会主义虽声称得到马克思主义的启示和引导,但从来没有把马克思主义作为唯一的指导思想。进入新世纪后,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等国家的社会主义的倡导者们把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思想作为重要理论来源,甚至声称愿意用列宁主义的概念来解释向社会主义的过渡,但拒绝把马克思主义作为分析工具或制定政策的理论基础,甚至强调“社会主义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同义词”。

(三)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态度不同

拉美各派社会主义都批评和否定资本主义,但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态度不尽相同。马克思主义政党坚信社会主义制度取代资本主义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选择。拉美社会民主主义也对资本主义持批判态度,但由过去强调推翻资本主义制度转向维护现存民主体制。智利社会党长期反对资本主义,认为把资本主义制度转变为社会主义制度有历史的现实可能性。1990年代后,该党转而强调用民主方式解决利益冲突,认为民主是保障所有社会成员共处的政治制度,是对现存秩序的一种管理形式,是实现自我转变的道路。拉美民族社会主义也批判资本主义。玻利维亚的“美好生活社会主义”的主要理论家加西亚(AlvaroGarciaLinera)认为,资本主义的“掠夺性”造成了不负责任的死亡和贫困;莫拉莱斯认为如果人类继续沿着资本主义道路无节制地发展,必将自取灭亡,他们号召寻求应对资本主义的方案。

(四)对社会主义制度的认知不同

拉美各派社会主义都认同社会主义理念,但对社会主义制度有不同认知。马克思主义政党认为资本主义有其自身难以克服的固有矛盾,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具有历史必然性;强调“社会主义无论现在和将来都是人类的希望”,是“拉美人民的唯一选择”。2016-2017年拉美地区的共产党相继召开的一系列重要会议都强调,社会主义是更高级、更完善的革命民主制度,要用人民的民主国家取代资产阶级的国家,向建设社会主义的方向迈进;最终目标是实现科学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拉美社会民主主义虽坚持某些社会主义理念,但强调社会主义是一种价值追求,否认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历史必然性。例如,智利社会党2006年的《道德准则》要求党员承诺拥护和尊重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但强调党的主要任务是巩固“民主体制”。拉美民族社会主义认为,社会主义是解决拉美、人类和世界面临的各种问题的“唯一的办法”,但其社会主义实践探索基本上是在现存资本主义制度框架下进行的。

(五)对共产主义的态度不同

拉美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托派社会主义以及激进左翼的社会主义把共产主义作为最终目标。拉美民族社会主义虽不反对共产主义,但强调自己与共产主义的区别。例如,查韦斯等人既不认为自己是共产主义者,也不认可共产党的理念;强调与共产主义没有丝毫联系,自己“不是传统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者”。拉美社会民主主义则坚决反对共产主义,批评共产主义“专制”。

四、结语

拉美社会主义在170多年的发展进程中表现出强大的韧性,呈现出多元化和多样性的发展格局。尽管拉美各派社会主义有某些共性,但在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原则问题上存在着明显的分歧和差异。拉美社会主义的社会基础依然坚实,其基本主张与拉美中下社会阶层实现社会公平的诉求高度一致,从长远看仍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拉美各派社会主义面临的挑战及发展前景不尽相同。拉美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仍有重要的社会政治影响,但面临发展的新困境;拉美社会民主主义的温和化、改良化和全民化倾向有利于其获得更大的成长空间;拉美民族社会主义的实践探索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将在曲折中发展;拉美托派社会主义和激进左翼的社会主义存在严重缺陷,难以获得突破性进展,难以摆脱边缘化的地位。■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8/0930/199479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