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海疆纵横围观 杜特尔特为什么要怼教会?杜特尔特怎么敢怼教会?

杜特尔特为什么要怼教会?杜特尔特怎么敢怼教会?

日前,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公开挑衅天主教会:

据菲律宾《星报》报道,6日在达沃市出席全国科技周庆祝活动时,杜特尔特说,“我只需要一个证人,他能告诉我‘市长,教堂里的那些白痴要我上天堂跟上帝对话,他真的存在。这是我们的合影,我跟上帝自拍了。’”

“你今天去做,只要有一个人类能见到上帝并和他交谈。数亿人中我只需要一人。如果有这么一个人,女士们,先生们,我会立即宣布辞职。”

接着,杜特尔特又批评神职人员,因为他们要求信众捐款。“如果你真的在帮助别人,你还为什么要向他们要钱?”

http://www.guancha.cn/internation/2018_07_08_463160.shtml

22日,杜特尔特在一次讲话中公开批评《圣经》中的创世故事

“亚当吃了禁果,然后产生恶意。这个愚蠢的上帝是谁?”杜特尔特说:“你创造了一些完美的东西,然后你又设想一件会引诱、破坏你作品质量的事情。”

http://www.guancha.cn/internation/2018_06_27_461627.shtml

1

天主教资本

虽然菲律宾是一个政教分离的亚洲国家,但由于过去500年特殊的历史经历,总统“怼”天主教也不是小事。

菲律宾的近代史首先是作为西班牙殖民地的历史,连菲律宾这个名字都是从西班牙国王菲利浦二世来的。西班牙人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本土大多是从穆斯林国家抢下的,西班牙王室也必须通过对教会的虔诚甚至狂信来维持统治。因此,西班牙不仅通过设立宗教裁判所清除或驱逐异教徒,还将天主教会纳入统治管理机构,用于协助殖民地总督府。

500

西班牙帝国

天主教会能成为殖民地管理机构,因为宗教本身是再合适不过的殖民 “软手段”。菲律宾岛群资源贫瘠,仅能产出石蜡、姜、质量较差的肉桂与少量黄金,殖民政府后勤补给基本全要仰仗墨西哥。因此,天主教会输入菲律宾后,,受西班牙的墨西哥殖民地与宗教裁判所管辖。

天主教会在菲律宾不仅掌管宗教事务,也有广泛的行政司法、文化教育乃至财政管理权限。教会不仅直接干预世俗生活,传教士与僧侣本身也都是精明的商人。19世纪末西班牙天主教会占据了菲律宾总耕地接近10%,高利贷、远洋贸易也多见教会的影子。这样庞大的社会控制力,连总督府都要退避三舍,在历次教会与总督摩擦中,总督往往是失败方。

从16世纪下半叶到1898年美西战争,西班牙对菲律宾殖民长达3个多世纪,天主教积累了深厚的社会根基。

500

美西马尼拉海战

美西战争后,美国接手菲律宾殖民地,也需要解决镇压独立运动问题。在美西战争后签订的《巴黎条约》中,美国迫于殖民地烂摊子现状,承认西班牙教团在菲律宾的土地所有权。为了完善殖民统治,美国实施了“三步走”战略:

首先,大批量输送长老会、浸礼会、联合兄弟会、基督信徒会、公理会等新教教士登陆菲律宾,做文化渗透,在信仰层面上清洗;其次,与罗马教皇利奥十三反复磋商,达成对天主教土地收购的协议,越过西班牙教廷,直接动迁多个岛屿上占地甚广的菲律宾天主教会,从经济上清洗;最后,通过美式教育与美式报刊、广播等,进行漫长的思想清洗。

在制度建设上,美国也直接复制了三权分立模式,用美式民主政治对冲宗教的政治影响,美国国会还在1902年通过“菲律宾法案”,允许2名拥有发言权的菲律宾人常驻国会。1913~1921年间,菲律宾政府职员构成上,菲、美人数比例从2:1上升到20:1。在用现代政治制度冲击传统神权社会的同时,也用菲律宾议会外壳掩饰了美国对菲律宾倾销工业品的帝国主义殖民行为。

在美国殖民不到半个世纪的时间里,菲律宾客观上是有明显的进步的,教会全面干涉世俗的恶政,在美国全方位清洗下得到巨大扭转。但相对于西班牙天主教会深耕三百年的历史积累,美国新教难免还有些水土不服。随着二战结束,民族独立运动以燎原之势席卷全球,菲律宾天主教会也迎来了第二春。

1946年7月,菲律宾独立成为菲律宾共和国。天主教在脱离美殖民排挤后,迅速成为政府重要合作对象。对于菲律宾政府来说,天主教不仅能够提供物质救济与精神安抚,还在政治上通过组织劳工自由联盟和农民自由联盟来对抗社会主义思潮,是执政的良好搭档。

虽然宪法明确规定了政教分离体制,但菲律宾天主教在战后的政治话语权,在半个多世纪以来日益增加。通过参与反独裁社会运动,以及投资阿基诺家族,天主教会不仅参与了新宪法修订,甚至达到了可以一言兴废总统的程度。菲律宾回到了半神权时代。

500

阿罗约长子在菲律宾最古老天主教堂圣奥古斯丁教堂完婚

2

教会和生育不能碰

战后,菲律宾进入持续半个多世纪的人口爆炸期。2014年菲律宾人口突破1亿,成为世界上第12个人口过亿的国家。在人口总量直追日本的同时,经济上却是悲剧。如图:

500

直追日本的菲律宾人口增长…直线

500

……以及躺平成直线的GDP

菲律宾人口持续爆炸的主要原因是覆盖人口大多数的天主教会。天主教会提倡传统家庭模式,反对离婚,秉承自然生育道德观念,是当今世界主要保守力量之一。但在今天,世界其它地区的天主教会,极端保守也不过是以反堕胎著称,而在菲律宾的天主教会眼里,连避孕都是罪孽……

500

比极端还极端的保守教会能玩到现在,说明世俗政治出了严重问题。

菲律宾史上执政时期最长的总统是费迪南德·马科斯。马科斯一上台就面临着严峻的人口问题与经济问题。从独立到70年代初,菲律宾人口从1900完增长到4000多万,与此同时,马科斯政府所代表的统治阶级贪腐现象日益深重,菲律宾陷入了普遍的贫困、短缺与不满。而面对这一困境,马科斯政府只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计划生育。1969年,马科斯设立人口委员会,1971年菲律宾正式开始节育政策。直接引发了战后第一次菲律宾政教冲突。

在马科斯政府执政的21年里,菲律宾天主教会积极入世,并成立了住入全国社会活动秘书处、全国天主教农民代表大会等机构,用分权管理方式对教会组织结构进行了改革,通过与政府合作,迅速恢复在社会基层的影响力。马科斯的人口政策直接触怒了教会集团,加上南部穆斯林地区战乱,国际上第二次能源危机对菲律宾的经济打击,社会压力越来越大,而马科斯政府到后期甚至已经在用长达八年多的戒严令维持统治。

在普遍的不满中,掌握基层教众的教会集团,出于教义道德等原因站出来反对政府政策,反而以此跨出宗教范畴,积累了相当雄厚的政治资本。在天主教会积极参与的背景下,各方政治势力联合掀起了反政府社会运动——第一次人民力量革命,并成功推翻马科斯政府。

天主教会无疑是这场革命运动中的重要力量,教会最显著的成就,就是让虔诚的天主教徒——阿基诺夫人当上总统。阿基诺夫人对于教会的政治回报远远超出了教会的预期,连新宪法的制定都是由教会参与完成。

然而人口问题不是政府假装看不见就能解决的。1992年,菲律宾人口已经进一步增长至7000万,同时全球范围内,控制人口都成为了热议话题。阿基诺之后,新总统拉莫斯试图用鼓励对外移民与计划生育来解决日益严峻的人口压力,为此,教会主教公然站出来抨击拉莫斯政府是在用所谓“全球化的力量”来消减“家庭”,主教会议还公开发表宣言,要求菲政府不要破坏教会立场。甚至还组织了信徒抗议示威,全力抵制拉莫斯“家庭计划”。但拉莫斯治下菲律宾经济有明显好转,同时社会主义革命冲击下,全球天主教保守势力都在退潮,菲律宾天主教会的这一轮抗议没有收到预期的舆论效果。

人口道德话题不行,就再制造别的政治话题。由于拉莫斯试图通过修宪延长执政年限,天主教会抓住这一契机,用“颠覆民主”来抨击拉莫斯,用马科斯独裁作为样板来宣传拉莫斯延长执政的代价。在以天主教会为核心的多方势力联合打击下,拉莫斯下台,以不圆满的方式为自己的执政画下句号。

在反拉莫斯政治斗争上获得大捷的天主教会再接再厉,抓住新总统艾斯特拉达的贪腐问题,主导并掀起了一次社会革命——第二次人民力量革命,将艾斯特拉达推翻下台。教会开始正式转变为明面上的政治力量。进入21世纪,政府在教会面前一再退步,不仅不敢直接提人口政策,阿罗约政府为了维持连任讨好教会,连死刑都取消了。天主教会的野心越来越大,对世俗的干预与日俱增。

杜特尔特当选成为了菲律宾的变数。这一次,膨胀的天主教会撞到钉子了。

3

别无选择

菲律宾国土面积29.97万平方公里,是由有7107个岛屿的岛群构成的国家,其中超过2/3岛屿的地形是丘陵与山地。此外,菲律宾有活火山21座,地震频发。在庞大的人口压力下,不仅农业资源稀缺,淡水资源也是看气候降水的脸色。在极端气候愈发频繁的今天,菲律宾面临着庞大的自然压力。

农业生产模式上,菲律宾是典型的小农经济,在城市化过程中,大量高素质劳动力流出,导致菲律宾持续的农业生产率迟迟难以上升,再加上城区扩张对农业用地的征用,粮食安全也成为了菲律宾的重大经济问题,而羸弱的经济也不足以支撑用进口填补。

按菲律宾统计署发布数据,2017年菲律宾水稻总种植面积481万公顷,每公顷产量约4.03吨,2017年水稻产量有望达到1940万吨。2017年下半年玉米种植面积145万公顷,每公顷产量2.91吨,下半年玉米产量是422万吨,全年的总产量预计达到792万吨。按总人口1.03亿算,每年摊到每个菲律宾人头上的粮食产量只有260公斤出头。对比之下中国年人均粮食消费量已经超过400公斤,正在快速接近500公斤,把现有粮食减半,就可以想象菲律宾的粮食安全压力。也就是依靠热带雨林气候,菲律宾才没有爆发大饥荒。

高生育率对现代社会的劳动力的拖累是极为严峻的。菲律宾目前平均每个家庭都需要抚养3个孩子,抚养成本过于高昂,为此只能压制消费,增加储蓄。少儿抚养比力高,劳动年龄人口负担重,导致很多女性为了照顾孩子而不得不退出劳动力市场,酿成了更多的宏观经济问题。

在菲律宾政府一次次推出人口政策又一次次被教会推翻的过程中,人口政策也从最初的计划生育提高节育率,演变成提高法定婚龄,以及少生免税等柔性政策。因为政策暧昧,菲律宾妇女总和生育率下降速度在整个东南亚地区都显得过于缓慢。教众覆盖83%人口的天主教会,无疑要对这一现状负主要责任。

500

东南亚主要经济体妇女总和生育率

讽刺的是,菲律宾不用担心人口老龄化了:

500

  菲律宾的人口问题不是简单的“多”,还有不平衡:

500

人口平均密度已经称雄东南亚

菲律宾的平均人口密度已经在东南亚名列前茅,然而从人口分布图上可以进一步看到,菲人口更主要聚集于少数发达城市区:

500

人口实际上严重集中于部分城市带

菲律宾的人口过度过快向城市集中,始于战后的快速城市化。从上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末,菲律宾城市人口从570万急剧增长至4660万,更在21世纪头十年结束后飙升至6220万。在人口过剩的压力下,进入城市就算压力再大,也意味着收入与生活质量的提高。

爆炸的人口拥挤于少数城区,而菲律宾缺乏像样的产业,也没有足够的农业开发空间稀释劳动力,提供社会积累。因此冗余劳动力只能不断在服务业打转,最后导致菲律宾唯一具有出口优势的商品,就是菲佣。

高密度人口聚集于城市贫民窟,在政府管理不及的社群中,必然滋生毒品与犯罪的市场,在普遍的自制社区中,形成地方性封建团伙。而现代媒体的普及,让所有底层都向往一个有尊严的生活,毒品与犯罪遍布的丛林法则至少在形式上堵住了希望。因此杜特尔特仅仅凭借强硬姿态宣称打击毒贩与黑恶势力,就获得了能够支撑他走上总统宝座的支持率。反过来也可以看出,菲律宾的社会矛盾积累已经深重到何种地步。

但只是打击犯罪并不能解决问题。想要解决经济矛盾,人口问题是必须解决的诸多致命问题之一,而这就需要有一个能与教会坚决对峙的强势政府。

所以,杜特尔特不想怼也得怼。

4

为啥是他出手

杜特尔特以激进言行上台,本身就是因为菲律宾各种问题积重难返,已经不是天主教缓和矛盾能解决的了。

500

马尼拉贫民窟

据《纽约时报》2日报道,菲律宾八打雁省塔纳万市市长,72岁的安东尼奥·哈利利在参加政府升旗仪式时遭遇枪击,当场身亡。据悉,事发地距离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仅70公里路程,凶手目前在逃。

马尼拉是全球人口最密集城市之一,其中过半人口是贫民,而菲律宾允许私人持枪,政府对基层的常年失控,导致菲律宾的所有都市,都是贫富悬殊下,从天堂到地狱并存的混乱世界。杜特尔特干预站出来,以铁血言辞抨击社会黑暗的现实,并扬言要严酷打击毒品犯罪,一跃成为总统,这是对现状不满菲律宾人做出的选择。

杜特尔特作为菲律宾南部达沃地区的政客,在整个菲律宾政坛里只是个小势力的代表。对杜特尔特而言,破坏旧秩序是其唯一合法性来源,而此前杜特尔特已经明确表态过不会修宪,这意味着他反而不会因考虑延续任期而在执政上有所顾忌。为了改变菲律宾的重重矛盾,极端保守的教会成为他必须怼的对象。怼了未必赢,未必能给菲律宾赢得未来,不怼,杜特尔特自己和菲律宾都完蛋。

所以,这次杜特尔特直接质疑上帝,看似是纯粹的和圣经闹别扭,实际上,他是给自己和菲律宾求生。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8/0711/198290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