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论坛焦点 西方的全球化背后隐藏霸权国家和跨国公司的利益

西方的全球化背后隐藏霸权国家和跨国公司的利益

全球化是帝国用来掩盖新的扩张形式的工具,在经济领域用来加强它对其他国家的霸权和让这些国家屈从的剥削制度,所有这一切都被掩盖在这些国家收到有限的利益之下。它们的经济的“发展”只能是一种受到控制和适合于帝国大型资本和世界强国的经济利益的发展。

某些国际机构在它们关于全球化的定义中企图将其说成是一种不可阻挡的现象,称这是由历史决定的,是人类进步的一部分,趋势是发展一种劳动的国际分工,导向世界经济的一体化。这是不确实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为了大型康采恩和为掌握权力的国家的利益而建立和利用的工具之一,它以下列方式为全球化定义:“经济的‘全球化’是一个历史的进程,是人类革新和技术进步的结果。这指整个世界的经济更多的全球化,特别是通过贸易和金融的流动。在某些情况下,这个词是指通过国际边界人员(劳动力)的移动和知识(技术)的转让。此外,全球化包括文化的、政治的和环境的更广泛的方面。”

“全球化最基本的方面并不包含任何秘密。从1980年代起这个词就是共同使用的,也就是说,自从技术的进步为国际贸易和金融的交往提供了便利和加快速度起。这是指更多地延长国家的边界,超过了在几个世纪期间在人类经济活动的所有水平上运作的市场力量的本身:在农村的市场,城市的工业或金融中心。”

“市场通过竞争的手段和劳动的分工推动效益,也就是说,专业化允许人员和经济集中在更好地知道要做的事情上。由于全球化,可能从全世界越来越广泛的市场获得利益,更多地得到资本的流动与技术,从更廉价的进口和更广泛的出口市场受益。但是市场不是必然保障最大的效益让所有的人受益。国家应当准备采取必要的政策,在更贫穷的国家的情况下,为了这种后果可能需要国际社会的支持。”

在这个定义中企图把全球化说成是国际贸易和金融交易本身的现象,当这种现象是一个美国和其他世界大国在不加区别的投资过程中施展的霸权主义和剥削政策的结果的时候,好像是“市场的力量”造成的现象,在这里投资者的利益是第一位的,而不是为了他们投资的国家的利益,一般来说它们是穷国,遇到这些新的就业的来源,至少有一点氧气帮助它们继续呼吸。

另一该机,维基解密也向我们提供了它对全球化的定义,认为“在世界范围内全球化是一个经济的、技术的、政治的、社会的、企业的和文化的进程,是世界上不同国家之间日益增加沟通和相互依存而构成的,将其市场、社会、文化通过一系列社会、经济和政治的变革联结在一起,使其具有一种全球的性质。全球化经常被确定为一个主要由社会产生的有活力的进程,向技术革命打开它的大门,在它的文化政策、国家的经济和法律安排以及它的政治关系和国际关系中达到自由化和民主化相当高的水平。”

这是重新企图把这个魔鬼说成是社会和经济一体化在世界范围内一个进程的一部分,在这里突出世界上不同的国家之间的沟通与相互依存,而实际上是被迫的行动,由一个从这些行动中受益的国家领导,对另一个国家制造一种有计划的依附,一般来说是经常性的依附,因为它的发展对投资者的经济利益,一般来说是世界强国之一的经济利益做出了承诺。

一份专业出版物《统计门户》向我们描述全球化是一种更可以理解和接近现实的形式。“作为外国直接投资,很简单这些钱由一个企业投入到另外没的国家的一个企业。这些公司通常拥有外国公司的一部分,它在这个部分投资,影响生产的进程,做出决定,以及决定所有与生产过程包括工资有联系的事情。尽管这种现象在很大程度上来自21世纪技术的进步,以及今天适龄的劳动人口的文化的灵活性。外国直接投资有很长的历史,可追溯到殖民帝国的时期。不是没有批评,一般来说外国直接投资为投资的公司带来好处,比如接近新的市场,此外劳动力的成本,材料、生产设备都降低了成本,根据进行投资的国家的情况而定。当地的经济可以得到资本投入的好处,得到新的技术,减少失业,工资高于国家的标准,但是收到特别的好处的是进行投资的公司,它受到全球化进程的保护。”

美国在国外的投资在过去的几十年飞快增加。美国的跨国公司强调增加它们的金融利润,在海外的工厂投资,这些工厂为它们提供利润。但是,这些公司大部分强调生产不仅是为了供应美国市场,而且也为了当地对生产的产品的需求,在国际市场上竞争。

2016年美国在其他国家的投资总额达到5.33万亿美元。美国在其他国家投资的速度可以确定是“全球化的结果”,但是它的大多数是投向与该国的货币相比美元定价高的国家,在这些国家进行一项投资比在美国投资成本更便宜很多,在那里支付的工资比一个美国工人做同样的工作能够得到的工资更低,由于接受投资的国家一般对新的投资在几年内免去投资企业的税收,允许它获取很高比例的利润,在正常情况下这些利润被存在“税务天堂”,以便美国政府不能对这些公司征税。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正在分析一个国家的投资过程,美国针对世界的资源抛钩钓鱼,获取尽可能多的利润。

我们也可以分析一个国家接受外国投资的情况,它鼓励这些投资,提供自己的自然资源,它的廉价的劳动力,免税和其他的好处,以便资本家在同一个国家投资获得尽可能多的利润。我们以中国为例。为此我们选择了十个在中国进行投资最多的国家和地区,显然由于外国直接投资明显的结果是它的经济的发展。外国直接投资受制于市场的问题,国内和国外的问题,进行投资的技术进步,中国和投资国之间的外交关系和贸易政策。

美国:到2016年在中国投资924.8亿美元。每年投资近20亿美元。美国公司的存在扩大到几乎所有的制造业部门或服务部门。但是根据对双边关系不同的分析人士的说法,中国经济的减速,对市场更严格的调控和劳工成本的增加致使最近几美国对投资重新安排。

韩国每年在中国投资近30亿美元。它的投资集中在汽车和信息部门。

到2016年新加坡在中国投资120亿美元。每年投资约25亿美元。中国是它在亚洲投资主要的目标国。它出现在致力于能源问题的亨深比能源公司和裕廊国际顾问有限公司。

台湾在中国大陆的投资每年近25亿美元。尽管有政治上的分歧,台湾在大陆第一批投资者中间。台湾在矿业、电子和纺织部门投资。它最重要的企业是富士康、希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

德国平均每年在中国投资20亿美元。在中国的德国投资2009--2013年之间出现一个飞跃,投向汽车工业,有奥迪、宝马、奔驰和捷豹路虎等公司。德国的直接投资也集中在机械制造和设备,特别是高技术部门。

英国在中国的投资每年约8亿美元。英国的直接投资主要集中在制药部门。

法国每年在中国投资约5亿美元。集中在制造业部门、化学产品、汽车、食品、机械和能源。雷诺汽车在这个国家大量存在,此外还有法国电力公司、苏伊士公司、电信公司、道达尔石油公司、家乐福、达能和欧莱亚。

香港这个城市是曾是大量投资进入中国的桥梁,在某些情况下对企业和资本来说不愿意作为投资者直接出现。在香港建立一个企业是相对容易的事情,通过这个企业在中国投资。通过这种途径使来自毒品和其他犯罪活动的资金能够进入中国。已经注册大量的投资,到2016年的头几个月已经上升到330亿美元,主要注册在电子和纺织部门。

日本。日本投资的过程出现某些困难,已经下降,首先是因为对钓鱼岛的争端。加上中国制造业的成本已经提高,许多日本的投资已经转向越南、柬埔寨和菲律宾。汽车和电子部门曾经是日本在中国投资最重要的轴心。

荷兰有近600家企业在中国运营。大部分是不超过50名职工的中小企业,在农产品加工和服务部门。很多企业从事电子商务。

在分析提出的两种情况以后,美国在国外的投资和多年来在中国开展的投资进程,我们不能思考一种“国际劳动的分工”,也不能思考一个国家的正常发展。以我的标准来看,这两个进程都是由努力赚钱和对存在的廉价劳动力的剥削推动的。在中国的情况下,由于其他国家不能对投资者提供更好的优势,包括它自己的劳动力,比如在日本已经发生的情况,它的投资转移了。

一个经济资源很少的国家为了它的经济发展需要外国的投资,这没有任何人怀疑,但是投资的进程可能造成经济和政治上的依附和脆弱性,应当适当地进行测定,并为此做好准备。

某些全球化的理论家将全球化说成是一个进程,除了是经济的和技术(直接与投资的进程有联系)的进程,也是一个政治的、社会的和文化的进程,这是补充以便表明进程如何“人道化”,因为不仅由世界的大国致力于对很少发展的国家的剥削,此外也关注被掠夺的国家的社会和文化方面。

如果全球化是一种让世界的居民受益的现象,而不仅是让世界居民的一小部分受益的话,投资者必须补充他们的目标,利用其利润来解决饥饿的问题,缺乏医疗关注的问题,明摆着的教育问题,这主要是是在地球的南部的国家的问题。

在谈到全球化的时候,没有提及军事的全球化,这是已经存在的事实,使世界和平处于危险之中。在美国的情况下,它自封是世界警察的角色,为了保卫它的统治阶级的利益,通过建立司令部完美地组织了全球的军事化,这些司令部完全覆盖整个地球。我们可以说这是一种完美的全球化。

美国建立了北方司令部(北美洲),南方司令部(中南美洲),欧洲司令部(欧洲和亚洲),中央司令部(中东和非洲的一部分),非洲司令部(北部非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太平洋司令部(整个太平洋及其岛屿)。

当美国的投资者和商人们将他们的钱放在不同国家的同时,作为“全球化”进程的一个部分,还有五角大楼的“投资者”关注它拥有的手段,以便保“卫国家的安全”,在这种情况下由前面提到的投资作为代表。在可能开辟或加强一个军事基地的地方,这已经实现了,当那里不可能建立军事基地的时候,靠在美国投资的国家的边界上分发原子导弹来关注美国的经济利益。

最近一些媒体已经提到“贸易战”成为可能开始的事情,因为美国政府的贸易保护措施正在提出,将对美国的某些进口实施。“贸易战”不会停止存在,在某些时候已经表现为小的冲突,在另外的时候如同现在可能发生的情况,表现为“残酷的战斗”。

“贸易战”由于大国赚钱的努力和投资者个人的利益已经持续进行。如果最终走到严肃的战斗,我们将不得不看看谁有更好的武器和更能抵抗,是投资者和接受投资的国家,或是颁布保护主义措施的国家。(作者内斯托·加西亚·伊图维是古巴《先驱》电子公报的社长)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8/0326/196520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