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海疆大家其他 王岩林:一带一路与“世界岛理论”,本就不是一回事

王岩林:一带一路与“世界岛理论”,本就不是一回事

20世纪初,有位英国地理学家麦金德(Mackinder)提出了一个“世界岛理论”。认为地球由两部分构成:一是由欧洲、亚洲、非洲组成的世界岛,是土地面积最大、人口最多、资源最丰富的陆地组合;二是美洲、大洋洲、不列颠群岛、日本等相对孤立的大陆或岛屿。至于世界岛的中央,则是以西起伏尔加河,东至长江的心脏地带(主要包含中东、中亚、部分东欧及中国西部地区)。

在他看来,由于古代落后的交通运输条件,这片心脏地带在过去,不可能被一个单一强权所控制。而现代铁路的出现,已经大大降低了一个单一强权主宰中心地带的难度。当欧亚大陆被密集的铁路网覆盖时,一个强大的大陆国家将有可能主宰这片自东欧门户开始的的广袤土地。简言之:“谁控制了东欧、谁就控制了心脏地带;谁控制了心脏地带,谁就控制了世界岛;谁控制了世界岛,谁就控制了世界”。

由于这一理论,重新强调了陆权较之海权的中心地位,展现了一种海权时代重归陆权时代的别样前景,并直接将欧亚大陆铁路网与未来“世界岛”中央区域的形成联系在了一起,所以被有些人拿来用以解读中国提出并推进的“一带一路”。对此,我觉得不能相提并论。更不能因为它们之间存在着某种相关而认为后者源于西方土壤中生出的那个“世界岛理论”。有必要专门撰此博文,予以澄清。

在我看来,除了都着眼于地理意义上的全世界、甚至主要聚焦于欧亚非和铁路交通基础设施之外(其中有些是地球各大陆联系在一起和人类日益全球化后的一种普遍认知,有些则是各自寻到连通世界的基础依托罢了),一带一路与“世界岛”所具有的站位、所依循的理路、所指向的目标、所展现的前景等,在根本上几乎毫无一致性可言。

首先,“世界岛”,是一种建立在欧亚中心区之大陆帝国对全世界实行统治思路上的,根上没逃脱强权霸权国家与统治御使世界的西式思维理路。即便其也看到了铁路交通基础设施对欧亚非等主要大陆尤为重要的连接贯通作用,却并没有文明交流交融的胸怀与理念,并没有要将其建成“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文明之路”的愿望,更不要说是冲着“人类命运共同体”、或者多元一体的“人类文明共同体”去的了。这乃是一种本质上的大不同。

其次,“世界岛理论”,主要是建立在地理上的大陆与岛屿及孤岛性大陆之对应关系上的,并带有较强的陆权回归色彩和单纯地理中心意味,跟全面综合且多元聚合的一带一路构想构建,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地理意义上的“世界岛”之说,虽然也算新颖,却远不能概括与反映这几块大陆以及其中央核心区的历史、地理、经济、政治、人文、军事、交往等各个方面。也就是说,一个是片面的、单薄的、狭隘的、局限的,一个则是全面的、丰厚的、综合的和近乎无限包容开放及迎着光明拥抱未来的。

这里特别要说的是,仅以“陆权回归”或“大陆文明”的理路看待欧亚非大陆的连接连通、共生共荣,乃是相当狭隘和错误的。换言之,那种从“海权”、“海洋文明”回归“陆权”、“大陆文明”的认知与话语,并不足以如实反映冲着人类文明共同体而去的、亚欧非文明间的交流交融大势。一则,“陆权”与“海权”(或“陆地文明”与“海洋文明”)等概念,仍旧没有摆脱主权霸权等权力利益的固有理路;二则,既然大陆的中央板块要全面连接贯通,便不应是一种排除其他交通交流方式的,比如一带一路就不拒斥相得益彰的海路、空路等;三则,当今世界早已来到了海陆空、甚至还有互联网、物联网等齐头并进的时代,再只讲“陆权”或只是强调铁路一种交通运输形式,未免太不合时宜、太跟不上时代了吧。

第三,“世界岛理论”,未能在其所认定的地理意义上之中央核心区域与人类历史上的文明几大中心间,达成令人信服的高度统一。甚至可以说,其按地理范畴所划定的欧亚非中央核心区,过去并非全是人类文明最集中的中心高地,现在也没有可靠的迹象表明今后就能成为人类文明的中央核心区。

尤其让人倍感作为地理学家缺乏最基本历史常识的是,他在其所划定的世界岛中央区范围内,并没有尽含几个公认的人类原创文明区或最具成就文明体,尤其是没有将坚守人类中央文明之道的中国之主体部分纳入进去——这乃是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当然了,我们按其自身的思路,也可以予以理解:毕竟,人家说的是孕育横跨欧亚非大陆之强权帝国的温床区域嘛。中华,本就是不同于强权帝国之路的另一异类。不算在内,也是很符合其自身逻辑,是能够说得过去的呀。呵呵。

第四,也许最能看出高下之别的一条是,“世界岛理论”始终遵循的仍旧是那种“点文明”(或扩大版的“点块区域”)中央统治的建构方式;而在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中,这早已是被淘汰掉了的陈旧套路了。

我们说,中华文明国,是典型的中央型文明共同体。其几千来的整个构建,都是以道化一统集权化的中央文明高地为其核心的一极(或治理中心)、并以对周边环绕着的戎狄蛮夷(或后来的藩属国、臣贡国等)实施文明统摄教化为其外围构成的。这种大一统文明体的建构,虽然更加遵从于文明之道,从结构类型上看,总体上却是跟世界上不同时代的各种帝国,很是相近,甚至近乎相同的。它们,都有庞大的体量,都有一体化的超大组织系统,都有高度的权力集中和对全社会的强大统御力,都对周边大小文明准文明集群具有着一定的统携或导引、影响力,都是于中心区形成居高临下之统治或治理的高地、而周边多是相对零散弱势的人群。等等之类,就不一一列举了。这在过往的几千年时间里,几乎是人类理性与世俗化区域统治的一个基本模式(或主打模型)。

然而,就像我们之前所论,“点文明”及其扩大版的“区块文明”,近入近现代以后,被另一种“线文明”或“线带文明”的方式与力量所改变。大航海与早期殖民贸易,是初期初级的;后来的区域一体化与主权民族国家基础上的全球化(这是一种根子上不致力于连通交融的表层全球化、甚至“伪全球化”),则主要是西方理路上的新阶段。唯有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中华文明在为全世界贡献的意义上,才有了按照自己固有理路发展出的、真正通体统一的“线带文明”构想与实践了。这,对五千年来的中华文明来说是第一次,这对整个人类来说也是真正“线带文明”意义上的首例。

之前的中国,有人工所开辟的直道、大运河、甚至古玉石之路、古丝绸之路、古瓷器之路、古茶叶之路等,却都还没有以这种“线文明”的质素路径,作为自身文明的基础构建与主要依托。或者说,还是主要以“大陆中央文明”或“中央文明核心主体-周边辐射文明圈”为基本构架形势与主要特征的,其他“线文明”质素与选项仅仅是有限的辅助和补充罢了。更为重要的是,昔日的中华,虽说常有天下文明的情怀,也一直行的是大合之道和有着共生兼容的特性,却并没有将超出本土范围的接触、连通、交融、甚至合为一体,作为自己自觉主动、且常守不改的基本追求(汉唐等时期曾有过,之后就在走下坡路的过程中自顾不暇了)。这一点十分的关键与重要。因为,超出本土区域或面向整个世界的“通”,乃是一个自觉有为的世界性文明所必须要有的。之前,我们的文明,着眼于连通、打通与兼合、统合,几乎总是中央核心扩展型、或局限在中华文明自然接触区范围内的。这样就没能使“合”之基础的“通”,扩展到更大的世界范围里去;也就不可能使“线带文明”最为关键的接触、连通、交融、合体四层级,提升至超越中央核心统治或治理的新高度。

此次迈入新时代的一带一路构想,不仅将接触、连通、交融、合体的努力(这是由“通”而走向“合”的几个必要递进层级与阶段),拓展至了横跨几大洲的大半个世界;还使“线带文明”最基本、最重要的“通”理念与构建,第一次突显到了“合”的优先位置上。这对合之道的中华文明来讲,既是现时代情境下走向世界的合理之选,更是对合和理路与理念的一次的大创新与大提升。

简单地说,昔日五千年中华文明,更多时候所秉持的合之道,乃是一种道统集权式的统合之道。也就是说,是有着一个强大坚稳、高高在上的核心统合统治者,且几乎总是围绕着这个居高临下的核心所展开的。可这一回不一样了,即便于立于中国国内、本土之上最有权威和统帅力的统合者,面对连接世界更大区域的一带一路及其整个“文明线带”,也是无法行使其固有的“统合之法”的。所以,同样是“合”,这一次更多的不是立足和偏重于“统合”(虽然最终意义上根本地不超于此)的“一览众山小”,而是尤为突显、强调“通”或“连通”之“通合”意义上的“线路串联”。从“统合”思维与格局,到“通合”思维与格局,仅为一字之变,甚至总体上还要低于最终实现大合的统合之层位;其于中华之道的新时代演进而言,却是一次成功的现实应变与历史转变。其实质上反映的,乃是一种中华大合的新路与新境,自此横空出世了。对此问题,后面咱们再专文来讲。

我们可以将这看成是中华合之道不同于西方分之道联盟类苟合方式的必然出路,我们也可以将这看成是今日党和政府全面运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的必然结果。不管怎么说,这种老树开新花或顺应中国迈步世界需要而做出的划时代之举,乃是对全人类的一个伟大贡献和对中华文明之道的一次升级升华。西方式的“世界岛理论”,无论从理念理路上、还是道行实践上,都难以望其项背。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8/0112/195372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