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海疆纵横视点 出租车行业的出路在公有化

出租车行业的出路在公有化

《中国青年报》1月11日报道,10日南京发生多起打砸出租车、殴打司机、阻挠出租车正常运营的情况,起因是8日南京出租车停运,停运的司机提出的要求是上交给公司的份子钱高,每月拼命挣钱挣不多,有时还倒贴钱给公司。报道中说,南京司机的份子钱7000-9000元,每天工作十二小时以上,月收入三千多元,而三年前则八九千元,养老保险和维修费都要自己承担。

出租车行业的管理模式和运营状况在中国各城市都基本差不多,差别限于份子钱的多少和运营价格的高低。这次南京停运的司机提出的要求中还有一条,是提高起步价、实施全天候双计费、加收长途返空费。作为一名有时也要乘坐出租车的普通公民,我对他们或者说这个行业的降低份子钱的要求,是赞成且支持的,但是对着同是普通百姓的这些转嫁成本和抢劫钱财的无理要求,我是断不敢对出租司机给出我本来就同情之下的哪怕一点点支持的。

出租车行业市场化以后,成立了大大小小的私人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司机受雇于出租车公司,成为出租车资本家的雇佣工人。出租车行业的工人很不同于其它产业工人。一般工人受雇,公司支付工资,工资的钱全部由公司掌握,工人只有完成任务或者达到工作要求后,才可以从公司手里拿到,工人是不可能随时拿到工钱的。再有,一般工人在公司的要求下,加班或者延长劳动时间的加班费也全部决定于公司给与不给,因此经常出现拖欠工资,加班费不给的剥削现象。而对于出租车工人来说,一般产业工人的被动情况不会出现。就按目前中国出租车公司的管理模式来说,司机除了上交份子钱之后,每天工作时间的长短完全由自己决定,时间长些多挣一些,而且多挣的钱,乘客一下车自己就能拿到,不会有乘客拖欠。如果说司机是完全自由的,不用或者交很少一部分的份子钱,完全可以肯定,出租车行业是一个绝对高收入行业,只要司机愿意多辛苦一些。因此,从各行业间来说,尤其对比于产业工人来说,出租司机的高收入完全是不合理的,一则社会平均工资是需要均衡的,二则出租车司机并不是劳动价值很大的职业,现在比出租司机要求更高的职业的工资水平并不高,按照报道中的月收入三千左右,以及三年前的月收入九千元,已经远远高于前一段发生罢工的哈尔滨教师们的工资了。月收入九千的,全国普通工人和干部都不可能达到这样的一个水平,也许只有公司高管和一定社会地位的人才能超出这个工资水平。

出租车公司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和不合理的规定,但是应该承认的是,出租车公司的份子钱正是调节出租车司机与其它行业之间在工资水平上基本均衡的一个重要的调节器。

出租车司机很辛苦,各行各业的工人,普通干部们就不辛苦了吗?出租车司机的罢工要求,向出租车公司提出降低份子钱是合理的,但是转嫁成本提高价格就是站在了出租车公司一边侵犯普通群众的利益了。

造成出租车行业问题的根源在于出租车行业的私有化。出租车公司的私有化使得出租车公司无本万利地盘剥出租车司机,迫使司机长时间劳动,个人缴纳养老保险。要解决出租车司机的困境,就必须将出租车公司公有,也只有在公有后,才有可能降低份子钱,保证公司为司机上缴养老保险,也才有可能减轻司机们长时间劳动的问题。但是份子钱还是必须要有的,没有这样调节器的调节,出租车司机行业是没有任何一个理由成为高收入行业的,这对其他行业是极为不公平的。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5/0113/19399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