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论坛国际纵横 俄专家解读“双普会”:特朗普已丧失调整与俄关系最佳时机

俄专家解读“双普会”:特朗普已丧失调整与俄关系最佳时机

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特朗普7日下午借二十国集团峰会契机在德国汉堡单独会晤。这是特朗普上台半年来首次俄美元首会晤,备受世界各国瞩目。双方就叙利亚、乌克兰、反恐和网络安全等问题进行探讨。不过,俄罗斯不少专家认为,尽管普京和特朗普都有意探寻走出危机的途径,但俄美关系不会因这次会晤显著转变。

7月7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右)、美国总统特朗普(中)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德国汉堡出席二十国集团峰会。(摄影 斯特芬·库格勒)

特朗普可施展空间不大

当天的会谈持续两个多小时。就叙利亚问题,普京和特朗普讨论了有关建立冲突降级区的事项;关于乌克兰问题,双方约定为两国协调解决乌问题的官方代表建立沟通渠道,在俄乌德法“乌问题四方会谈”的基础上借助美方力量推动落实明斯克协议;就网络安全问题,普京和特朗普均认为当前网络安全危机日益加剧,两国可为解决一系列网络安全问题开展合作,并成立双边联合工作组。

俄罗斯政治信息中心主任阿列克谢·穆欣说,普京与特朗普会晤后,俄美关系不会有显著改善,双方会晤带有仪式性。这次会晤的热度已经远远超过会谈成果本身,而特朗普目前能掌控的政治范畴很窄,实际上不得不按照反对党的呼声行事。

他说,尽管各方对这次会晤期望很高,但缺乏落实俄美联合倡议的机制,奥巴马执政时这种机制就已经完全被毁。特朗普先前有望恢复一些双边沟通机制,但他忙于处理内政,并没有太多时间顾及俄罗斯。

关于对俄制裁问题,穆欣说,如果特朗普想对这个问题有所改变,那么之前就会采取措施,因此完全有理由相信美国希望把制裁当做对俄施压的手段,并以此做交易。

俄罗斯国家战略研究所所长米哈伊尔·列米佐夫说,在改善双边关系方面,俄美现在没有施展策略的空间,但普京和特朗普可以约定在某些方面尽可能减少双方损失,只是收效可能不会太快。如果特朗普履新后立即与普京会晤,他可以随机应变的空间更大,如今他已经丧失调整与俄关系的机会。

普京很难做出让步

俄高等经济学院世界经济和世界政治系副主任安德烈·苏兹达利采夫认为,这次“普特会”没有明显积极意义,俄美关系危机会继续。他说,首先,俄美关系实际已经破裂,包括叙利亚沟通“热线”在内的一系列俄美沟通机制已经中断,俄美关系已经不能更糟。其次,尽管特朗普能够应对国内政治形势,但却很难与俄罗斯展开谈判。特朗普承受不少压力,这些压力对他非常不利。

他说,因此,特朗普会对俄展现最大限度的强硬,甚至还寄望普京作出让步,显示他是一个能牵制普京的“领袖”。而普京不会在包括叙利亚、朝鲜和乌克兰问题在内的任何问题、任何领域作出让步,因为这会被解读为他外交领域的失败,或是背着盟友拿它们的利益做交易,国内民众也不会理解。另外,美国对俄制裁基于复杂政治背景,特朗普无法做出改变。

俄美不仅在一些国际问题上分歧严重,奥巴马政府遗留的一些俄美问题也还悬而未决。俄方先前一直要求美国返还奥巴马政府“没收”的俄在美外交财产,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早些时候说,俄罗斯的耐心已经耗尽。而就在“普特会”前夕,美国3名共和党议员呼吁特朗普不要归还俄方财产,理由是返还财产会提升普京影响力,并且助长俄罗斯在世界破坏民主的活动。对此,俄罗斯国际问题专家斯米尔诺夫说,美国想以此展现它的外交地位凌驾于俄罗斯。

美国政府2016年12月29日以干预美国大选和向在俄工作的美国外交官施压为由,对包括俄情报总局和俄联邦安全局在内的5个俄罗斯实体机构和4名俄情报总局高层官员实施制裁,国务院同时宣布驱逐35名俄外交官和他们的家人。美国还关闭了俄罗斯使领馆在纽约和华盛顿的两处生活设施,这些均属俄外交财产。

美部分政治精英敌视俄罗斯

莫斯科卡内基中心“亚太地区的俄罗斯”项目负责人亚历山大·加布耶夫说,俄美关系不会有根本改善,对俄制裁的相关法案很难被取消。

他说,1974年美国国会以苏联限制公民自由移民为由通过《杰克逊—瓦尼克法案》,限制对苏贸易往来。苏联解体后,这一法案对苏联继承国沿用至2012年。2012年11月,美国国会众议院决定废除限制俄美贸易的《杰克逊—瓦尼克法案》,但同时却通过所谓“马格尼茨基名单”法案,对涉嫌马格尼茨基律师死亡的俄罗斯官员实行签证制裁。

加布耶夫认为,美国当前国内斗争激烈,民主党和共和党难以达成一致。很难想象,国会会突然达成对俄罗斯的友好共识,并取消制裁。特朗普对此也无可奈何。

加布耶夫说,美国有一群30岁至50岁左右的政治精英,他们原计划在希拉里政府中谋得要职,但是特朗普获胜让他们的计划落空。这些人和奥巴马一样,认为俄罗斯是一个区域性国家,日益衰落,俄罗斯“干预”美国选举毁了他们的生活。这些人对俄罗斯持极其敌视的态度。在下一次选举中,美国这些年轻的政治精英必将掌握美国的政治军事机器。可以预见,未来10年,俄罗斯不会把克里米亚归还乌克兰,美国对俄罗斯的政策也不会改善或重启。

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东亚和上合组织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伊戈尔·杰尼索夫也表示,现在至2018年俄美关系绝不会改善。俄罗斯不是特朗普优先考虑对象,他首先要考虑国会中期选举。特朗普将遇到越来越多的内政挑战,因此俄美关系前景相当悲观。

鉴于俄美对不少重要国际问题的分歧和奥巴马政府的一些遗留问题,两国元首没能抓住特朗普就任后的最佳时机进行积极应对,俄美关系的僵局一时仍难以打破。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7/0711/190108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