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媒体微平台 产业人网:于悲苏大婶儿案的背后

产业人网:于悲苏大婶儿案的背后

我曾经在群里说过,马大胡子这厮吧,曾经与恩大胡子有点分歧,就是企业主(现代所谓实体企业哦)、工厂主算不算“资本家”的问题。马胡子打底是用“工厂主”称呼他们的,恩胡子则认为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工厂主,也是资本家的。后来的列小胡子啥的,也这么认为。毛泽东则称他们为“民族资本”,并认定他们是成不了气候、无法带动中国走向现代化的“受帝国主义、金融资本、官僚资本压迫的软弱的民族资本”。

资本主义,这玩意到底是啥?说到底,就是把人的特权剥夺掉,转送给资本,控制资本的人,则通过资本掌握特权。所以没有资本控制权的什么皇帝、官僚,就是资本的附庸了。是为“资本主义下的社会的进步(相对于马胡子所述的人类社会发展的第一阶段——《政治经济学批判》)”。

而实体产业的工厂主们,其实始终受制于资本。没有企业经验、没有观察过实体产业的人,大概搞不懂这一点。其实这就是西方实体产业始终受制于银行、融资机构的根本原因!企业的扩张、研发、转型等等,都离不开资本的支撑,而其自身的资本积累,一般都不足以支撑这些工作。这就是它们必须依托金融机构获取贷款的根本原因。只有少数实体企业,才能在漫长的斗争中,摆脱这种境地,而成为资本的控制者。譬如IBM、苹果等等。所以实体产业的老板们,其实最多算是资本家的土壤、秧苗。很多实体产业的工厂主,最后就这么家破人亡了。这也是为什么西方世界希望中国把国企央企都干掉的原因。

很多人说苏大婶儿贷款那么多,肯定是骗贷、非法集资、老赖。更多的资料我不知道。我只能说,她那个企业,是个低端、小产量的高能耗低级钢铁生产和销售企业。即便是正常情况,企业的负债率也不会低——在整个社会大环境下,她的企业必须依靠贷款提供生产所需的流动性。未必就是骗贷。转贷、倒贷反而是常事儿。当然,她到底如何使用资金,没有更多材料,我们无法根据目前的资料做进一步判断。

这里就涉及三个问题:

所谓民企高效率、管理强、有活力等神话,在这个企业的问题上,是不是很搞笑?

民间金融在目前的情况下,到底是促进了实体产业?还是成为货币聚敛的工具,进而毁灭着实体经济?任何无序的金融活动,在任何国家和历史阶段,成为过积极的力量么?

呼唤资本主义,个个觉得自己是候选资本家的秧子们,你们的脑仁儿长齐全了么?资本主义这东西,真的才是冷冰冰吃人不吐骨头的。想做资本家的,准备好身败名裂了么?

马胡子的确天才。看的比恩胡子、列小胡子都远了一步!毛泽东的确清醒!对民族资本的定位,比同时代他的战友们都看得远了几十年。

就这么个事儿。想在资本的大浪里浪催的,先准备好骨灰盒才好。别一个个跟巨婴似的!哪国银行都不会给你无抵押贷款,因为银行不是慈善机构,更不是圣人集团;高利贷者也不是慈善家,说无抵押贷款,其实是把你的身家性命全特么抵押上了!

于欢变了于悲,抛开资本逻辑和高利贷社会背景,就无法正确理解和看待。杀人这事儿,就是这么个成因。今儿是于悲,明儿可能就是今天一脑子琢磨当资本家,却根本不知道资本家是什么玩意的老、小现代人们,或者他们的子子孙孙。

真要欢呼“资本主义的到来”,就别叶公好龙哈,准备好怎么死先。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7/0328/173405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