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红色记忆风云人物 “我只是个普通战士”——访空军原政委高厚良

“我只是个普通战士”——访空军原政委高厚良

0

高厚良,1915年12月生于今河南新县。1930年参加革命,1932年6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和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曾任军分区副司令员、司令员、纵队参谋长、军参谋长。新中国成立后,任空军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政委等职。是中共第十一、十二届候补中央委员,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高老答应接受我们的采访,可见了面,除了一句“我只是一个普通战士”什么都不愿意说,幸好这时高老的夫人王文彦阿姨走了进来,高老笑着指指老伴对我们说:“我是看着她长大的。”这样,才有了下面对高老三个不同人生阶段和层面的了解。

看着长大的妻子

说起自己的老伴,87岁的高老满脸幸福的笑容。

1939年,23岁的高厚良时任冀南军区三分区司令员,在工作中他偶然认识了小自己十一岁的王文彦。第一次见面时,正值王文彦从太行山执行任务回来,看到这个小小年纪就参加革命,独立执行任务的小姑娘,高厚良很受感动。

王文彦出身于河北永年县一个平民家庭。抗战爆发后,在邢台三女师读书的姐姐毅然带着包括王文彦在内的七八个姐妹投入了抗战活动中,那时王文彦还不满十一岁。年龄小并没有影响王文彦的革命热情,在妇救会,她排演节目、发动乡亲参军、做支前工作,一样都不落在别人后面。

虽然高厚良同王文彦不在一起工作,但两人还是常会有机会见面。王文彦的热情、纯真、坚强都给高厚良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三年后,高厚良终于鼓足了勇气向王文彦做了表白。那时,高厚良正是青春年少意气风发,可王文彦还不满十六岁。两个人的终身大事,在当时形成了两个阵营,一方是高厚良周围了解他的人,他们支持高厚良的选择,认为高厚良稳重、有知识,能够对王文彦的一生负责;另一方则是王文彦周围的姐妹们,她们的看法是王文彦还太小,而且放着那么多二十多岁的姑娘高厚良不爱,为什么偏偏要娶她们的小妹妹呢?对此,87岁的高老笑着对我们说:“告诉你们我的心里话吧,我当时有三点考虑:一是她的家庭出身好,全家都是革命者;二是她的精神单纯,十五六岁嘛,一心向党;三是她个子比我高。”说完高老哈哈大笑起来。

周围人的不同意见加上自己也确实没考虑过终身大事,王文彦面对高厚良的表白犯了难。虽然她年龄小,但革命生涯的摔打却让她比同龄人更早的成熟起来,在高厚良向自己表白后,王文彦在接触中有意观察起他来,通过更多的接触及高厚良不断的来信,王文彦很快发现一个让自己动心的地方,高厚良是个有知识、有涵养的人,那时由于条件艰苦,加上许多革命者都是很小就投身革命,能念好书的人并不多,而高厚良虽然也是穷孩子出身干革命,但他却能一直坚持在艰难的环境中学习,无论多艰涩的书,对高厚良来说,都是精神的佳肴。日积月累,高厚良成长成了一员儒将。王文彦在看到了这一点后,终于下了决心:嫁给他!1942年6月29日,高厚良同王文彦有情人终成眷属!

从那时到现在,整整60年过去了。高老感慨说,革命年代,老伴同自己一样冒着枪林弹雨干革命,解放后,自己家上有四个老人下有七个孩子,自己基本都没有照顾过,几十年来王文彦阿姨是既做好了自身的工作,又照顾好了家庭。如今送走了四位老人,她又要照顾第三代人。这么多孩子,王文彦阿姨竟从没打过谁一个巴掌地把他们全部教育成了材。高厚良望着鬓发斑白的老伴对我们说:“你们知道《十五的月亮》那首歌吧,那里面说‘军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可我的军功章一点儿不能分,全是她的。”在高老滔滔不绝的讲述时,王文彦阿姨不断笑着打断他:“老头子,你忙的都是大事哦,我哪能跟你比。”他们的一个女儿也一直坐在旁边,不时插上几句见证的话,笑着说:“我的爸爸妈妈那代人呀......”

关于张国焘

高老在长征前曾做过张国焘的警卫长,我们想请高老谈谈那时的情况。高老笑着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战士,并不知道什么情况,不知道就绝不能乱说。那时我很尊重张国焘,因为他是中央派来的,我尊重他就是尊重党。”

长征中,张国焘给陈昌浩发出一封密电的事情,很多年来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对此,高老客观地谈了自己的看法。那时高老任红军总司令部作战科参谋,知道徐向前曾说过他没有看到这个电报。后来在延安批判张国焘的错误时,也没有人提出这个问题;1938年张国焘逃跑,中央宣布开除张的党籍时,还是没有提过这个问题;文革中仍然没有人提出这个问题;只是在1971年毛泽东说叶帅有功,才说到密电的事。高老提到美国作家索尔兹伯里的《长征密闻》一书,作者考察了许多当事人后说,只有两个人说有密电,别人都没见过。而陈昌浩在临去世前,对自己的儿子也再次提到了此事,他说,我是有错误,我承认,但密电的事,没有。谈起众说纷纭的看法,高老的态度很明确,不是当事人,谁也没有发言权。密电有没有,今天也没有必要再去追究,关键是张国焘已经用自己的行动说明了问题。毛泽东率部北上取得了胜利,而张国焘分裂红军、另立中央肯定是犯了错误,并最终也以失败告终。历史事实已经给出了问题错与对的答案。

谈到这里,高老也对当前有人对历史进行不负责任的改写表示不满。比如对两河口政治局会议的描写,现在有的作品将当时的气氛写得极紧张、激烈,而作为事件亲历者的高老讲,实际上,两河口会议作为红一、四方面军汇合后的第一次会议,虽然双方有政治矛盾,但会合毕竟让大家都很高兴,会议气氛很好,张国焘也对北上举手表示了赞成。

长征三件事

作为四方面军的一员,高老的长征在我们脑海想象中必定是艰难重重,但高老还是那句话:“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战士,没什么好讲的。”倒是王文彦阿姨笑着说:“老头子不讲,我给你们讲讲吧,这三件事都是他常讲给我的。”

第一件事:1932年12月底,在翻越大巴山的前一天,高厚良所在营营长汪乃贵(1955年少将)看见他只穿着一件单衣,就着急地对高厚良说:“明天就过雪山了,你穿这么少怎么行。”高厚良说:“没办法,没衣服啊。”汪营长听后二话没说,将自己身上的棉袄脱下来,给高厚良穿在身上。那是一件从地主家缴来的大红棉袄。“没有那件棉袄,我过不了雪山啊,我当时都没问营长穿什么。”高厚良始终没忘记这位营长,1984年,高厚良在武汉与汪营长见了面,终于问出了这句压在心里半个世纪的话,老营长只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我再去搞嘛。”

第二件事:过雪山时,高厚良年纪小,爬着爬着,实在是爬不动了,在雪山上,停下来就意味着牺牲。一位叫李广生的排长将高厚良的枪背了过去,推着他的屁股,一步步翻过了雪山。这位排长在百团大战时牺牲了。

第三件事:长征中过草地时,高厚良得了伤寒,虚弱得厉害,当时多亏红二十五军蔡军长(军事家蔡申熙)的夫人曾广澜一路照顾高厚良,一口水一口水喂着他过了草地。

在“我只是一名普通战士”的笑语中,我们终于记录下来了老将军革命生涯的三个内容,尽管这三部分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连续性,但正是这不边续的三部分,让我们看到了一名“普通老战士”难能可贵的人生品质——忠诚、真实、善良。

点击页面底部蓝色字 “阅读原文” ,访问东博书院网店。

本网店为公益性质,谢绝商业合作,所得收入全部用于维护本公众号运行。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7/0217/167304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