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海疆大家薛涌 薛涌:川普时代的留美指南

薛涌:川普时代的留美指南

川普当选如同一场政治大地震。美国颇像个灾区。大选当晚,全美防止自杀生命热线(National Suicide Prevention Lifeline )收到660个电话,比平时增加两三倍。接着就是一场乱局:反川普的抗议在全美蔓延,而川普的选民中,不时爆发出过去必须掩饰或克制的种族和性别歧视行为。让黑人滚回非洲,让拉美裔滚回墨西哥,叫嚣性侵女性(即号称要“川普你一下”)等等的事件频发。许多中国留美家庭,正面临着申请截止期,顿时陷入恐慌。他们纷纷来问:美国是否还安全?是否要改申加拿大学校?

川普当选后,抗议的学生

川普当选后,抗议的学生

看来,美国的大选,对中国人来说已经不是个隔岸观火的游戏。虽然川普要和中国打贸易战的竞选诺言还没有兑现,很多中国人已经必须面对一个川普的美国的现实。

在我看来,十七八岁的孩子,过惯了被父母安排照顾的生活,突然间只身到不同文化、制度和语言的国度读书,焦虑本来已经够大。赶上这样的事件,当然恐惧。我的一位刚刚到了密歇根州立的学生就发来邮件说,她的学校70%支持希拉里,但川普的支持者居然冲她大叫:“滚回中国去!”想想看,不到二十岁的孩子,从来没有出过远门,英语还不太过关,她怎么能不害怕?

在这种时刻,我必须提醒大家:冷静或淡定,是最好的战略。

首先,美国的新闻,经常是报忧不报喜。这种社会批判的媒体精神固然可贵,但有时也未免过度夸张,闹得人心惶惶,有时反而会有不良后果。比如,美国现在其实还是个太平盛世,经济在恢复,老百姓生活水平在提高,但媒体一味报道负面,让大家觉得暗无天日,于是川普的“让美国再伟大起来”的口号才一呼百应。如今是否会走向另一种夸张?估计过很短的时间我们就可以判断。

其次,美国社会对这种突发事件有相当“夸张”的反应,但往往一段时间后就风平浪静。希望这次也是如此。输家要有宣泄期。这主要是反川普的抗议者们。过去的输家,即支持川普的中下层白人,也要扬眉吐气地喧嚣一番。

最后,大家都回去面临新的现实,过自己的日子。

但是,我不能装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中国的留美族,是否有些要注意的地方?这里,我希望结合美国的现实,给大家提出几点建议。然后在对这些建议进行一番社会经济分析。这有助于中国家庭稳妥地安排留美,也深化大家对美国的理解。

我的建议很简单:中国学生在美国的安全问题,从长期看大概不会发生本质性的变化。如果一定要慎重考虑的话,就注意一下选校的地址:尽量选择比较先进的地区,即比较富裕的地区。尽量选择政治倾向比较左的地区,回避川普的大本营。一句话,要选择富裕的左派地区。

应该说,川普上台,对种族主义是个莫大的鼓励,三K党计划游行庆祝,也是意料之中。这种种族主义,在自由派的大本营也会冒出来。不过,左派地区这种事情即使有,也能及时被压制。我的学生在密歇根州立大学,绝对的左派大本营。她碰到这类事件如何处理的,她是否报警了(很多中国学生不知道这可以报警),我还不知道。但我只讲身边的事情,相信这能够让大家安心。

11月12日《波士顿环球报》比较详细地报道了川普当选后Babson College发生的种族仇恨事件。在报道的时候,学校已经进行了紧急处理,反应之快令人欣慰。

事情是这样的:两个学生在非裔美国人中心的建筑前,呼喊种族歧视的口号,马上被报告了,校方立即处理,但细节非常模糊,因为这种事情,如果不构成犯罪,要保护当事人的隐私。这种行为遭到学校师生的一致谴责,校长出来道歉,并强调这种行为和学校所拥护的价值观念截然相悖。你也许觉得这是小题大做、“政治正确”。但也可以从中看出,这种“救火队”般的“政治正确”,使得小题没有大做,中国学生在那里会比较安心。

要强调,这类种族主义不太会影响中国留学生生活的案例,最可能发生在富裕的左派地区。Babson College坐落在波士顿郊区最富的白人社区之一Wellesley。 85%的白人,所谓少数族裔,就是亚裔,占10%。中等家庭收入接近19万美元,平均房价在百万以上。隔壁就是大名鼎鼎的美国第一女校,Wellesley College,也是希拉里的母校,女权主义的中心。这次大选,初步数据显示,当地大约69%的选民支持希拉里,22%支持川普,力量对比悬殊。种族分子如果闹事,也往往是“寡不敌众”。

此次处理方式非常“政治正确”,即让你感到非常可以预测,不会受某种情绪的驱动。这种“政治正确”,不仅仅是保护少数族裔,也保护闹事者的隐私,除非闹得太不像话。我们远郊的小镇,在政治社会经济以及种族结构上也很类似。前一段公立学校据说发生“种族事件”。校长致信所有家长,表示已经处理。但究竟发生了什么?至今摸不着头脑。我们是个750人的小学校。按说大家互相都认识,纸里包不住火。但“政治正确”的方式居然把火给包住了。

川普当选后抗议的学生

川普当选后抗议的学生

以我个人的经验,住在大波士顿地区,特别是比较富裕的地方,你经历的种族事件基本上是在报纸上看到的。有些小事也偶然会碰到,但完全无法构成威胁人身安全的事件。比如,在我们镇附近一个游泳池里,一个白人男孩儿不会游泳嚷嚷要帮助。一个亚裔的助理教练满脸笑容地走过去帮助。那男孩子大声冲妈妈喊:“他不是我的种族!”一个十岁的孩子这么喊,恐怕还是反映了父母的世界观。那个家庭就是从边上的穷镇来的。大家不停地说,不是因为这种事情普遍,而是这种事情太罕见了。所以,不要因为罕见的事情被报道,反而吓破了胆。

但是,穷白人的地区,一般政治文化比较保守,对种族仇恨事件抑制起来就比较难。其中有些原因,跟川普一点关系没有。穷困地区,犯罪率一般都比较高。黑人区可能更高。另外,公共资源不足,警力有限。在正常时期,一般人生活的安全感也不足。

不过,川普的胜利,对白人至上主义者有巨大的“励志”之功。他们长期被压抑的情绪突然爆发出来。这就可能使这些地区变得更危险一些。要知道,美国虽然少数族裔和女性仍然处于弱势,但最近几十年,这些弱势阶层的社会经济状况在缓慢但稳固地改善。中下层白人男性的社会经济状况,则不仅相对下滑,甚至绝对跌落。比如失业率增高和自杀率升高,平均寿命降低等等。为什么会如此?社会经济原因且不分析,自身的原因,是教育水平比较低,缺乏技能,难以适应全球化的经济竞争。

当然,这样的阶层,大男子主义和种族情绪比较强。

富裕白人里,大男子主义和种族情绪弱一点,即使有,也不会以暴力的方式表现出来。道理很简单,富裕白人,都受了大学教育,而且很可能是常春藤的教育。那里五方杂处,外国学生特别多。他们习惯并喜欢这样的多元性,甚至引以为时尚,也比较有机会理解和自己不同的人。另外,自己事业越成功,家庭越幸福,对他人也就越友善一点,至少不会为别人的成功感到压抑。

穷白人特别是男性则不同。自己丢得一无所有。性别和种族的优越感,几乎是捍卫自己尊严的唯一手段,表现出来,也可能很暴力。他们当然不愿意承认失败是由于某种自身的问题。看着那些原来比自己低的少数族裔和女性都跑到自己前面、俨然成为社会的中高产,心里愤然,觉得一定是因为有那么一个邪恶的大政府,把机会都给了这些人,把自己丢下不管。这也是一个被美国的“政治正确”话语格式所封杀、大家不太敢谈的现实。

川普的支持者聚集在白宫外

川普的支持者聚集在白宫外

川普的种族主义言论和反移民、反自由贸易的口号,无异于给这个阶层打了一剂类固醇。他们的怨恨是否会发泄到中国留学生中?这当然还是事先要防范为好。比如,一个没有上大学的穷白人,看到满校园的中国学生,也许本能地愤怒:看看,政府不管我们,收税去教育这些外国人,我们的校园被他们占据了,我们倒是没有受教育的机会。日后还不是这些外国“精英”抢我们的工作?

如今,中国留学生占留学生比例最高,中国制造一直也被川普描述为白人劳动阶层的苦境之源。这些人是否会盲目恨中国学生?这不得不想想。

但是,受教育比较好的美国人,则理解这背后的底牌。比如,网上就有人大声谴责:我们为什么把一流大学的机会都给了这些中国学生?很快有美国学生回应:因为你在自己国家受高等教育的机会,要仰仗中国学生的学费。他们支付的钱,是你的三四倍!

可惜,文化越低的地方,你就越难听到这种理性声音。孟母三迁,大概也是留美时防患于未然的良策。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6/1115/148193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