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媒体微言微语 后沙月光本尊:香港当年如何成为世界毒品中心?

后沙月光本尊:香港当年如何成为世界毒品中心?

@后沙月光本尊:《香港当年如何成为世界毒品中心?》 在巨额利润诱惑之下,香港仍然是毒品贩运重要据点,现在他们的出货对象更多转向了内地。

微博截图:

E[CU3XI0A`NOGG5OG{V)R14

原文:

六十年代初,

马赛与香港有许多相同的地方,狭窄的街巷,滨海地段闪耀着酒吧,夜总会,妓院散发出来的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光,盘踞在城市各个角落里的帮派份子,都经营着同一种行当---贩毒。

在美国,西西里黑手党早年间(二三十年代)并不涉及毒品行业,私酒和食用油走私是他们的主要经济来源。

大规模,成系统的毒品经营者是----犹太人,当然他们永远扮演“受害人”。

马赛炼制海洛因的鸦片来源于土耳其,香港的原料来自金三角。

罂粟种植农无法从毒品交易中获得多少利益,批发,零售商才是暴利的获得者。

1949年4月,杜月笙(微信号:后沙月光论古今)迁居香港,上海青帮的骨干力量也随之来到香港,杜月笙带来并不仅是徒子徒孙,还有独臂大师(制毒专家)及七名弟子 。

同时来到香港的还有上海的老潮州帮。

青帮在上海远远压过了潮州帮,而在香港则完全不同。潮州帮在香港有着得天独厚的地域优势,更重要的是港英当局中的华人警探很多也是潮州人。

1951杜老板去世,被称为香港杜月笙的李裁法试图接班,在香港重振青帮雄风,结果,李裁法自己却被潮州帮摆了一道,1952年被递解出境,去了台湾。

挤垮青帮只是第一步,潮州帮接下来控制整个香港的毒品市场,他们跟曼谷的潮州帮建立了紧密的联系。

然而,利润最高的街区零售业,操纵在广府帮(广,佛,珠)手中,潮州帮无法与广府人较量,因为香港人口有百分之八十是广府人。

2956c5ed6ad52436fd1397363904532b

但1956年10月10日,广府帮暴动(背后是国民党),整整持续三天,死亡60人,港警此后成立了“反黑组”,专门扫荡三合会成员。到1960年止,广府帮被拘捕人数达10500名,其中近千名骨干被递解出境。

广府帮从此支离破碎,潮州帮渐渐坐大,像新义安,福义安等都属于这一系。

香港毒品市场

鸦片退出市场后,海洛因愈发泛滥,每条街道,每家工厂,每个住宅区都有“带家”前来暗中推销,还出现了许多小型的“海洛英架步(三合会术语,一般指聚会地点)”

这一切离不开警方的纵容,警员与毒贩的利益紧密相联,带家只要付出一点贿赂,就可以安心贩毒。

4b0c2d66b02f87828d4f77a2e447b02c

而高级华人和英方警探则拿得更加惊人,整个六十年代,这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大家如果看过刘德华的《五亿探长雷洛传》应当能体会到一些当年香港的盛况。

1969年香港开始掀起反贪风暴,因为这种现像已经超出了港英当局统治安全线。华警纷纷脱下警服,辞职离开,把收来的钱投资到房地产,餐饮,娱乐业等正当生意上。

但这一切并没有阻碍香港取代马赛,并成为世界毒品首都。

毒品交易带来的巨大经济推动力,是港英当局心知肚明的事。

毒贩的经营之道

当时香港已经发展出六个批发中心,个个生意兴隆,财源广进,时不时还要搞一下海洛因打折促销优惠活动,“包邮哦,亲”“给好评哦,亲”

以马山批发中心为例,马山位于港岛东北角地带,是广府帮的地盘,如果潮州帮要强占这里,势必引发火并,而且会令警方不得不介入。

这个地段不是一般的好,简直是毒品批发的黄金宝地。首先它居高临下有利于观察山下警方动静,其次,它没有通往山顶的大路,只有各种迷宫般的小路,再次,当时是贫民窟,人员复杂,警方也不大爱来过问。

30923b2379ca7de791984ad5e9ac0c8b

于是,潮州帮向广府帮提出了一个非常科学的合作方式,以租借的方式,建立自己的毒品批发中心。

广府帮同意了这种方式,既增加了收入,又保住了地盘,更何况火并是双方都不愿看到的事情。

那么,这样的批发中心及遍布四处的小毒窟,终归会被人所知,警方再怎么睁一眼闭一眼,也不能终日无所作为。怎么办呢?既要扫毒,又不能断了财源?

毒贩与警方的默契

潮州帮很聪明,他们在一些地方设置了几个公开的毒窟,让那些无家可归,身无分文的吸毒老鬼来这里白吸,以便警方能及时发现抓人。

0ea7e181885cd06cdb76d838703c4a3c

就算警方发现不了,黑社会还会主动报案。这样,警方完成了任务,还能对媒体侃侃而谈,而毒贩的真正交易地又能不受干扰。

这是一条铁律,凡是毒品猖厥的国家和地区,警方的参于程度都与之成正比,看看美国就明白,鬼会相信美国警方会干不过国内毒贩。

哥伦比亚可卡因主要就是卖往美国。当然,人家政府和人民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多嘴,还要说你不懂人权。

8d37d76924ef5c4ad315631dd3cc8b39

港英当局完全清楚香港的几位大毒枭,但每次总是以法律上证据问题,将他们开释,跛豪是个衰人。

而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到底有多少流动资金,来自于毒贩洗钱,则永远是个谜。

香港警方陆上放纵,海上更是无力,当时,香港海上缉私队只有六艘快艇,要管理一万八千多条渔船,除非请中国帮忙,否则,毒贩走海路远销全球,以港警能力,根本无法做到有效打击。当然,他们打死也不会请中国帮忙缉毒。

畅销美利坚

香港及东南亚一般吸食的是三号海洛因,潮州帮除了保留了一些高精制造厂外,六十年代未,将制毒设备和技术人员大多移到了金三角,主要厂家位于老挝边境,湄公河附近的南坤村,来制造四号海洛因。

三号白粉,色略灰,颗粒粗,一般纯度能达到百分之四十。以烧热加温锡纸,再卷纸吸入鼻腔为主要方式,质高价廉畅销本地及东南亚。

119738975f0c8a6757de25da3c49052a

而美国人则喜欢注射式,于是,如何适应美国市场,提高技术能力,就成了摆在毒贩面前的难题。顾客就是上帝,急客户之所急,是毒贩们的市场格言。

本来是在香港制造四号海洛因,结果在1970年,一家地下制造厂在完成加工过程时,忘了开抽气机,导致爆炸,引来警方大动作。

转到金三角生产出来,再转回香港。虽然运输困难增大,但产量稳步上升,产品也得到了美国消费者的高度认可。

毒贩们那时总是说:我们不生产海洛因,我们只是金三角的搬运工“

香港四号海洛因那时批发价是1KG一千六百美元,到了纽约就变成了1KG三万四千美元,这利差美国情报部门至少拿走一半。

就跟当年毒贩与港警的利益共同体一样,没有CIA的帮助,连金三角都很难存在。

那么谁来负责将白粉运到美国?潮州帮不会自己干这事,他们一般雇佣澳大利亚人或菲律宾人。

1967年1月迈阿密警方曾查获一个贩毒团伙,被捕的15人当中,有11名是澳大利亚人,而且更令人发指的是,他们上线为澳大利亚退休警员。来来回回共贩运了价值2550万美元的海洛因,频率为两周一次,一次出动三到四人。

1970年,一个更大的贩毒团伙被美国缉毒特警抓获,全是菲律宾人,更疯狂的他们一次就出动七八个人,搭乘各个不同航班入境美国,前后贩运价值达三千五百多万美元。

然而这些美国警方引以为豪的战绩,只是美国毒品市中的九牛一毛,有点马山批发中心附近那些小毒窟被捕的味道。

总之,金三角如果没有香港这个世界级港口,它的危害也就远远降低。这种祸害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直到1997年回归之后,才消停了许多。

但是,在巨额利润诱惑之下,香港仍然是毒品贩运重要据点,现在他们的出货对象更多转向了内地。

2bfb0780c1bf036ba21fdf4ef3037bd3

内地有责任对香港的毒品现象及各种乱象加强管制,增加打击力度,该收的权要收回来,你管不了,就中央来管,毕竟这是为了香港明天更美好。

原文链接:http://weibo.com/2624755655/EdgwZpevw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6/1019/141853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