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论坛推荐 千钧棒:中国绝不能再当“农夫”和“东郭先生”

千钧棒:中国绝不能再当“农夫”和“东郭先生”

《农夫和蛇》出自《伊索寓言》。相传在一个寒冷的冬天,赶集完回家的农夫在路边发现了一条冻僵了的蛇。他很可怜它,就把它放在怀里。当他身上的热气把蛇温暖以后,蛇很快苏醒了,露出了残忍的本性,给了农夫致命的伤害——咬了农夫一口。农夫临死之前说:“我竟然救了一条毒蛇,就应该受到这种报应啊。”

再就是国人非常熟悉的“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东郭先生救了狼,狼在躲过劫难以后反而要吃掉他,幸好得到一老人相助,把狼骗回口袋中打死。

这两个故事是说,做人一定要分清善恶,只能把援助之手伸向善良的人。对那些恶人即使仁至义尽,他们的本性也是不会改变的。

毛主席曾经用“农夫和蛇”的故事教育全党,不要同情恶人。1949年,美国人搁下了在危境中的蒋介石,等待所谓的尘埃落定,赴美乞援的宋美龄被迫悄然离开华府;新年元旦,蒋介石面对全国人民再玩下野的把戏,向中共发出求和的信号;大智大勇的毛泽东不为其蒙骗,他形象地讲了个农夫和蛇的故事,指出共产党人不当农夫,而是要将革命进行到底。在毛泽东的指挥下,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结束了三大战役,取得了解放全国的决定性胜利,并在西柏坡描绘出新中国的蓝图。

美国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无赖国家、战争贩子,美国人曾经忽悠已经崛起的中国和它搞“G2”——由美国主导的中美合作,主宰世界,当受到中国的拒绝以后,遏制甚至扼杀中国的罪恶计划就产生。

“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此说法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他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的危险多数以战争告终。历史上,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总是必然引起冲突,譬如两次世界大战中德国与英国之间等等。

2014年1月22日,《世界邮报》创刊号刊登了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专访。针对中国迅速崛起后,必将与美国这样的旧霸权国家发生冲突的担忧,习近平在专访中说,我们都应该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强国只能追求霸权的主张不适用于中国,中国没有实施这种行动的基因。中国没有挑战美国霸权的野心,也没有改变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的打算。

中国提出“建立新型的大国关系”这一概念,实际上是想告诉美国和全世界,中国不是走国强必霸之路,中国只想发展好自己,只想以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合作关系,来替代过去必然冲突的那种逻辑。说白了,就是要走出过去大国之间必然对抗和必然零和博弈的历史覆辙,走出一条和平、合作的新路来。更直白点说,中国的意思就是,中国不与他国争霸,大家不必打,大家慢慢谈。

在中美关系上,中国的态度是真诚的,也是言行一致的,但是这种真诚没有在美国那里得到真诚的回报。

美国的小布什政府发动伊拉克战争,深陷中东,让中国获得10年的高速发展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后,启动了“重返亚洲”,遏制中国的战略。

从 2009 年 7 月希拉里·克林顿在东盟地区论坛上高调喊出美国要“重返亚洲”以来,美国的“重返亚洲战略”可以说一路高歌猛进, 出台了一系列新政策和新做法。

首先,全面提升和东盟国家的政治和安全关系,不仅启动了“美 国-东盟首脑峰会”机制,还进一步加强了与东盟国家的军事、政治 和伙伴关系。

第二,利用2011年 3 月 26日的“天安”号事件,强化美日和美韩同盟,突显美国的军事同盟义务以应对诸多地区安全的传统关注。

第三,奥巴马政府的“重回东亚战略”竭力宣扬美国将会坚定地帮助东亚国家应对和防范所谓的“中国威胁”,强调美国在地区层次上应对“中国崛起”的安全义务。为此,美国高调介入南海事务,宣布美国在南中国海有“国家利益”;在黄海军演问题上,坚持要派航母的态度,宣扬美国不会接受由中国来划定美国在东亚的“航行水域”。

而在此前的2008年,美国发生了金融危机。

金融危机又称金融风暴,是指一个国家或几个国家与地区的全部或大部分金融指标(如:短期利率、货币资产、证券、房地产、土地、价格、商业破产数和金融机构倒闭数)的急剧、短暂和超周期的恶化。其特征是人们基于经济未来将更加悲观的预期,整个区域内货币币值出现幅度较大的贬值,经济总量与经济规模出现较大的损失,经济增长受到打击。往往伴随着企业大量倒闭,失业率提高,社会普遍的经济萧条,甚至有些时候伴随着社会动荡或国家政治层面的动荡。金融危机可以分为货币危机、债务危机、银行危机等类型。近年来的金融危机越来越呈现出某种混合形式的危机。 这次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主要是由美国的房地产的次级房贷引起的。

这个时候,在我们国内,有人提出“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的口号,与之相配套的是中国投入四万亿救“世界”

“2016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于6月3日-5日在青岛举行。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副司长王军出席并演讲。他表示,

过去35年,中国走过了非常历史性的转折,过去十年,中国对世界的贡献大家都是知道的。在中国入世之后的十年和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几年,是什么原因支撑世界经济增速?王军认为是中国的加入,“在中国2008年投入的四万亿救了整个世界,我们要客观看待这一轮危机中中国起的作用。”但后来为什么没有跟上呢?主要有以下两个原因,“第一,贸易开始区域化,反全球化趋势出现了。第二,中国四万亿出现之后,我们发动发达国家G20,在发达国家失去强力动力之后没有跟上。”

还有人分析说:

美国通过推动私有化改革把中国资源变成廉价资源,通过禁止BG等立法把中国劳动力变成廉价劳动力,然后把廉价资源和廉价劳动力生产的廉价商品,装船运往美欧等西方国家,美国则开动印刷机印制美元付给中国,为防止中国用这些美元购买美国商品,便让中国用这些美元购买美国国债,用这种方式把付给中国的美元又收了回去,最终结果是中国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13亿中国人民流血流汗生产的财富,完全是“无偿”地白白奉献给了西方国家。

现在2万亿美元外汇资产的绝大部分被美国占用;国内2万亿美元的产业资本归外资所有;这两个2万亿反映了中国60年的创业和积累等于白干。还有,我国对外贸易占GDP比重超过70%,对外贸易中外资又超过70%,这两个70%反映了中国老百姓天天在为美欧等西方国家生产。

也许有人会把这解释成为,这是中国崛起过程中必要付出的代价,或者说当时挽救美国的经济不排除客观上在拉动世界经济发展的同时对于中国自己的经济发展也多多少少有一点积极影响。但是问题不在于这里,而在于,世界上最大的无赖国家美国,在走出经济危机以后,像复苏的毒蛇和走出布袋的狼一样,马上就要置曾经救它的“农夫”和“东郭先生”于死地。

2008年中国救美国,2009年美国就马上启动“重返亚洲”战略,一步步拉紧套在中国脖子上的绳索,更无耻的是,在怂恿菲律宾和越南打头阵在南海挑事的同时,一手导演了“南海仲裁”闹剧,甚至直接把双航母和十几艘军舰派到南海,进行露骨的战争恫吓!

并非事后诸葛亮,其实在当时,很多人对于“救美国”就存质疑的态度。而最终不但这个口号大行其道,并且变成了挽救毒蛇和狼的实际行动,对恶人讲善良的中国,面临了毒蛇的毒牙和狼锋利的爪和牙。

也许的确在中国和美国的关系上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恩恩怨怨,有扯不清的利益纠葛,但是意识形态的差异(不说对立吧)和国家利益的矛盾决定了两国不可能有真正的“合”,只能有暂时的“不斗”,况且,美国的金融危机又不是中国造成的,中国没有道义上的亏欠感,咱别说落井下石,最起码放任美国的经济受到一定程度的打击和削弱之后再拉一把也说得过去,别说像中国和美国这样的的在意识形态上有差异的国家,日本是美国的小兄弟,当日本的经济发展危及美国的霸主地位的时候,美国仍然用一纸“广场协议”让日本的经济停滞10年,而中国却干了把冻僵的蛇放到胸口,把狼藏进布袋里面帮助他逃避打击的蠢事,实在是不应该。

值得庆幸的是,一切看美国佬的脸色行事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的中国政府在尽量维持正常的中美关系的同时,在原则问题上敢于说不,包括内政外交,前者可以让改革开放的进程不至于中断;后者维护了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并且正告国内外敌对势力:豺狼来了有猎枪。

中国曾经韬光养晦,赢得发展的机会和时间,但是如果只是“韬光养晦”而不有所作为,客观上与投降无异。

在今后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如果美国不主动挑起对中国的战争,中国和美国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不大,更多的是斗而不破,和而不同。但是无论情况如何变化,在美国强中国弱或者两国旗鼓相当的情况下,绝不能再在美国面前充当“农夫”和“东郭先生”了。

文章来源:http://www.haijiangzx.com/2016/0730/1214369.shtml